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四百七十章?本是仇人
    九尾狐出来之后好一顿嘲讽之后,便向夏易提起了之前听到的话题。

    “主人,你想挑战自己之前创造的奇迹?”

    夏易摆摆手说道:“如今你已经‘武灵化身’成功,也不再是我的‘武灵’,你再喊我主人似乎有些不妥。我想来想去,你还是改换一个称呼吧,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平等的身份了。”

    九尾狐脸上露出愕然的表情,随即流露出伤心的模样。

    夏易最怕女人哭,急忙劝道:“你不要难过,我这么说不是要赶你走,也不是要与你划清界限,只是,只是让我们以更舒服的身份来交往,这就算是我当作主人的最后一个要求吧。”

    九尾狐有些难以接受这个要求,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争辩道:“主人,我们以前不是一样相处地很舒服吗?什么我们就不能再继续下去?”

    夏易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开口道:“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夏君子了。”

    淡淡的话,仿佛一把利刃,将他与九尾狐以前的过往一刀割断。

    九尾狐愣怔了好一会儿,眼泪叭叭地落在地上,她抽泣地问道:“主人,是不是我回来晚了,让你生气了?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那些在这期间嘲笑你、让你受苦的人,我会一个一个杀掉的,当作我的赎罪!”九尾狐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停停停!”夏易无奈地摇头,上一次劝说九尾狐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着说着就哭了,念着念着就要大开杀戒、报仇雪恨,让夏易不得不收回了要求,这一次还是这样。

    九尾狐站住脚步,回头看着夏易,似乎他不收回要求,便要离去。

    “虽然刚开始听着别人叫我‘主人’很兴奋,可是听久了真的觉得很不自在啊,我总觉得自己变得好邪恶。”夏易嘴里小声地嘟囔着,见九尾狐转身就要走,只得招招手又把她喊住了。

    “主人,当初你给予我的帮助,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这份恩情,我会用一辈子来还。主人你信守承诺,小九也不能做无信之人!”九尾狐低头,语气悲切地说道。

    “信守承诺?”夏易无意识地念叨了一句。

    “主人你忘记了?!”九尾狐猛地抬起头,紧紧地盯着夏易,那神情中的悲戚再一次地浮现出来。

    夏易也搞不清楚,她一个九尾狐化身,怎么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这么丰富的表情。

    “那啥,之前曾经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对以前的事情忘记了许多……”夏易又搬出了万能理由,把他与九尾狐之间的约定敷衍过去。

    谢青山在旁边附和说道:“我作证,这件事他妹妹夏夜曾经亲口对我证实过。”

    九尾狐眼神里流露出震惊的神色,眼泪不断地滑落,她不敢相信地摇着头说道:“之前我看主人的性情大变,与原来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我心中有所犹豫,所以便在暗中观察,始终没有露面与主人相认。却没料到,竟是这样的原因。都怪我,都怪我没能及时赶回来,否则的话,主人也不会遭此大变!”天天书吧

    “你赶回来的话,就能及时救下你主人了?”谢青山在旁边好奇地问道。

    “嗯哼!”夏易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九尾狐的话,他笑着对谢青山说道:“怎么了老谢,还没放弃打听那些事啊?”

    谢青山一愣,明白了夏易所说的事情,不由地好笑:“我只不过是感到好奇,随口一问罢了。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办法,那些什么‘古老的传说’,对我来说都不如你来得有用!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又要突破了!”

    夏易笑呵呵地看着他:“但愿你没有唬我。”

    谢青山对夏易的怀疑也不以为意,笑呵呵地回道:“唬不唬的,你心里其实也清楚。”

    两人相视一笑。

    九尾狐却被他们的对话给搞糊涂了,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

    夏易看到九尾狐迷茫的表情,忽然一愣,他想起一件事来,当初,谢青山也是参加过追捕九尾狐的行动的,虽然不如周邕眉、赵贤那般执着地一直追下去,但是在龙翔院试探夏易的时候,他也曾经打听过九尾狐的下落。

    想到这里,夏易的面色僵住了,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九尾狐。

    按理说,有了这件事,谢青山与九尾狐是敌人。可是夏易对此的感受却并不深,一来是他与谢青山相识要早于九尾狐,二来是他与九尾狐之间并无瓜葛,他不是夏君子,没有与九尾狐经历过生生死死,所以对谢青山几乎没有敌意,并且随着相处推移,他与谢青山之间的关系和信任,甚至比九尾狐还要深,这就让夏易有些纠结了。

    说,还是不说呢?

    夏易抬起头,看向了谢青山。

    要不说,夏易与谢青山之间的关系要更深厚一些,夏易只是递过去一个眼神,谢青山略一思忖,便猜到了夏易的心思,这份默契,是他们共同经历了许多事情培养起来的,一如九尾狐与夏君子那般关系一样。

    谢青山扫了一眼九尾狐,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的表情,对夏易点点头说道:“说吧,被人瞒着的感觉是很不好的,既然是我曾经做过的事情,那便要承担起来。大丈夫,当如是也。”

    听着谢青山坦荡的话语,夏易也觉得应当如此,于是,他看向九尾狐,略做梳理之后,便把谢青山的身份和曾经做过的事情,一一告诉了九尾狐。

    九尾狐从震惊,到愤怒,之后又流露出不解和疑惑,整个情绪随着夏易的述说不断起伏,甚至,她听不到最后便大喊一声,打断了夏易的话。

    “你,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九尾狐猛地抬起头来,眼神中带着疑惑、愤怒和失望的复杂情绪看着夏易,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追杀自己的仇人在一起。

    夏易叹了口气,为什么?因为自己不是夏君子,对她也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还是谢青山告诉了他,当初拥有的天级界之武灵是九尾狐,这一切对他都很陌生,所以,这一切便如此发展了下来。

    除了他不是夏君子这件事之外,他坦诚了所有的心理活动,没有一丝隐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