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五百零五章?真相
    当得知那股神秘的力量移动速度并不快时,在场的三人心理开始发生了变化。

    如果能够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那么是不是该亲眼看一看,那股恐怖的神秘力量到底是什么呢?

    当厉幸童和屠十方感应到神秘的力量之时,就已经断定,这不是人类武者的力量,也正是如此,才会让他们感到既震惊又畏惧。

    若是人类武者拥有了这股恐怖的力量,那会是什么境界的大宗师,七品?八品?还是九品?

    厉幸童和屠十方都无法估算具体的等量,因为他们并不清楚,到达七品、八品、九品境界的大宗师,他们的灵力是有多么的恐怖,但是他们全都认为,这股神秘力量起码应该是那种等量级的实力。

    一个移动速度缓慢的七品往上的大宗师?三人都来了兴趣,想要亲眼看一看,那股神秘力量到底“长什么样子”。

    只是相互对视一眼,三人皆是明白了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自主地全都笑了出来。

    “看来,我们都喜欢作死啊!”夏易笑着说道。

    “这怎么能说是‘作死’呢?我们只是在打探情报而已,谁让我们是处于第一线的武者,若是错过这次的机会,等虎卫、鹰卫那些家伙查明真相,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屠十方言语之间,对商帝手下的几个组织,全无尊敬。

    “你说的没错!”夏易笑着称赞了屠十方找到的理由,很好很强大,马上就说服了自己。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快点开始吧!”屠十方也有些兴奋,这种感觉就好像他第一次察觉到跟在夏易身边就有很大的机会突破境界时的感觉一样,神秘又强大的力量,总是能够吸引人!

    三人作死一般地往回走,想要去查明拥有神秘且强大力量的家伙,到底是什么。

    屠十方带路、厉幸童走在中间,夏易在最后面压阵,三人慢慢地往回走。

    小心警惕着周围,夏易好奇地问道:“如果说这股神秘的力量移动速度非常慢,那为什么第二次龙翔于天那些人那么接近这股神秘的力量,却没有追上呢?”

    这个问题,主要是问厉幸童,因为他与戚荒做过沟通,他是三人之中最清楚今天凌晨发生的异常情况。

    厉幸童神经紧绷,这一次冒险他给自己的压力非常大,务必要保证三人的安全,起码要在神秘力量威胁到三人之前,察觉到并做出警示,此时他的心神紧绷,说话完全是凭借本能而没有进行“加工”。

    “其实什么也不是,就是当时那些家伙全都怂了,犹豫了半天不敢追,这样能追上才怪呢!”厉幸童把自己心里所想的毫不掩饰地说出来,对于龙翔于天的人怂了不敢追,他心里其实也是能够理解的,但更多地还是鄙视。

    口口声声说着陛下给的压力太大了,可是真到了面临危险的时候,你们也不敢上啊,稍一犹豫,就把“罪魁祸首”给放跑了,还有什么资格抱怨?

    “这些事你们可别往外说啊,要不戚荒肯定就知道是我把话说出去的,到时候他给我穿小鞋我可遭不住!”厉幸童还不忘跟夏易和屠十方交代一句,身在官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夏易和屠十方听到这种八卦,心里也不由地生出鄙夷,苦苦追查了那么久的线索,结果“罪魁祸首”就在眼前不远,却不敢追了,这还敢称是陛下的得力手下?以后可别吹了,让陛下知道这件事,说不定能气得把龙翔于天给解散了!

    这对龙翔于天来说是一个灭顶之灾,但是除了他们自己和陛下之外,恐怕没有人会同情他们,必定拍手叫好的人更多。

    不过,既然这关系到厉幸童的生死性命,夏易和屠十方必然不会得了好处还要把人给“卖”了,那就太没有人性了!

    “啧啧,小厉啊,你身怀界之武灵,到哪儿找不到一个体面舒适的事儿干,怎么偏偏就跑去了龙翔于天去当什么杀手?看看你们在外边的口碑,都烂透了!”屠十方对这类组织最不感冒,说起来也毫无尊重可言,随意地品头论足,就好像是在训自己儿子一样。

    厉幸童露出一抹苦笑,说道:“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小的时候,我是老队长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那一年,我们家乡发生了瘟疫,整个村子的人、牲口、家禽全都死了,当时我也染上了瘟疫,但是最后却没有死。死是没有死,可是我那时候年幼,根本养活不了自己,几乎就要饿死的时候,是老队长前来调查情况,发现了我,最后把我收养并养大,老队长让我进龙翔于天谋一份活命的差事,您二位说一说,我该不该拒绝?”

    听着厉幸童这么说,夏易和屠十方都没有再对厉幸童的身份说些什么,换作是他们身处厉幸童的位置,他们也不会拒绝老队长的好意,毕竟是救命之恩与养育之恩,厉幸童算是老队长的子嗣,子承父业,在这个时候还是主流思潮,并无不妥。

    厉幸童见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他又笑着说了一句:“其实,小时候我的朋友们在听说老队长的职务后,全都吓得离我而去了,那时候我心里其实也是不情愿进入龙翔于天的,觉得那里阴森无比,都是没有人性的家伙,要不老百姓们为什么都怕、都讨厌他们呢?可是老队长后来跟我说过一句话,当时我没有听明白,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觉得非常有道理。”

    “什么话?”屠十方好奇地追问道。

    听着厉幸童前后的话语语境,夏易倒是隐约猜到了厉幸童会说什么。

    厉幸童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老队长跟我说,宁愿让别人害怕你,也不要让别人觉得你善良可欺。”

    “善良可欺?”屠十方嘴里念叨着厉幸童所说的话,稍一琢磨,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确实如此啊。”屠十方感叹了一声,说道:“能得出这样的心得,恐怕你的那位老队长也是经历过很多让他感到伤心的事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