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宋北云〕〔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柳暗花明林云〕〔东方梦工厂〕〔陆峰江晓燕〕〔陆峰穿越1988〕〔陆峰穿越1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冷脸
    朱厌惊魂未定,夏易却是杀的兴起。

    夏易叫嚣着来多少杀多少,惊得朱厌连忙安抚他的情绪,生怕夏易一个冲动,直接埋着头往深处冲,那肯定会捅了“马蜂窝”的,到时候一群灵体围攻上来,就算是“灵种”再牛比,最后夏易人没事,它肯定是要光荣牺牲的。

    “瞧你那怂样!”夏易鄙视朱厌,并它之前对自己说的话,原话奉还。

    朱厌忍了。身为凶兽和成为“凶灵”两辈子加起来,它都敢说自己没怂过一次,结果到头来被夏易这个家伙骂了怂样,还不能还嘴,真的是憋屈。

    “别说那么多了,我马上就要陷入沉睡了,别你一个激动把我搞死了,以后谁帮你啊?!”朱厌情绪略微有些激动,一想到闭上眼就再也睁不开了,它这心里就一阵阵地心悸。

    “好了好了,我小心一点儿,行了吧?”夏易被朱厌唠叨地不行,只能无奈地答应下来。

    实际上,现在他冷静下来,也不会莽撞之事,正好就坡下驴,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朱厌见夏易的表情不似作伪,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些。这以安定不要紧,放松下来后,它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之中,连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夏易叫唤了两声,没听到回应,这才发现朱厌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啧啧,关键时刻掉链子。”夏易嘴里嘟囔了一句,没了朱厌帮自己警戒四周,他行进的速度再次变慢,缓缓地朝着前进的方向深入。

    薄薄的迷雾之中,隐约有光亮出现,随后又消失不见,夏易强忍着头皮发麻的紧张,跳上一根粗壮的树枝,朝着树林的深处谨慎地前进。

    ……

    在夏易陷入一个神秘的山林之中,开始寻找屠十方和厉幸童时,试炼之地这边,生存赛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观众们不断听着比赛场地传出来的回报,情绪始终很高涨。

    由于没有直观的比赛可看,现场的观众开始进行各自的活动,一边等待着比赛进程地汇报。

    殷楚玉坐在商帝的身边,眼神不断地朝着龙翔院的观赛区瞥过去,她眉头微微蹙起,神情间带着一丝焦虑的情绪。

    商帝一早就察觉到了女儿的不对劲,不过他不用猜就知道,女儿一定是在寻找夏易的踪影。根据她的神情反映,夏易似乎并没有在观赛区。

    商帝等待着无聊,正准备点一点自己的女儿,忽然左相兰天野前来禀报事情。

    商帝看着兰天野,忽然笑眯眯地对身边的女儿说道:“楚玉,听说你和兰长恭配合地不错,带着怀川学院创造了历史,这一次还进入了生存赛,看来你们之间地配合很有默契啊。”

    兰天野还没有汇报事情,便听得商帝这么说,心里不禁苦笑,从私下里得到的反馈,陛下指婚这件事,似乎只有陛下和自己颇为看重,其余的人、尤其是两位当事人,似乎对这件事都很不在意,此时当着自己和公主的面前提起这件事,还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不过,谁让人家是皇帝呢,即使尴尬,也要继续装下去,否则的话最后倒霉的就是自己。

    兰天野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连连谦虚了几声,脸上根本看不到^_^

    太子在旁边听着好笑,眼神打量着自己的妹妹,想要看她怎么应对这场面。

    你不是不同意指婚吗?现在父王当着面开始往这件事上引,看你怎么应付!

    商帝和兰天野都明白殷楚玉的心思,两人却都跟老狐狸一样,神色如常,根本看不出一丝的尴尬。

    而殷楚玉就不同了,或许是不屑伪装,或许是不擅长伪装,听着商帝的话,她的表情显得十分僵硬。

    “兰公子倒是在刚开始见过两次面,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我还以为他完成了父王你交给他的任务,回复任务后便卸职了。”殷楚玉的神情显得很严肃,仿佛这不是在闲谈,而是在商量什么国家大事一般。

    商帝和兰天野皆是一闷。

    本以为殷楚玉起码会说一说场面话,谁知道她直接“掀桌子”了,表情和语气都表现地对兰长恭不屑一顾,不仅让兰天野情绪发堵,更是让商帝下不来台。

    商帝有些恼怒,这孩子怎么就不能让自己省心一些呢?这是想要当众掐灭这桩指婚的可能性啊!

    兰天野心里也不爽,怎么说兰长恭都是自己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使公主你不答应陛下的指婚,你也没必要这么地羞辱我家长恭吧?

    只是,兰天野心里不爽归不爽,当着商帝和山阳公主的面前,他可不敢流露出半分不爽的表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但是肯定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和善。

    太子见殷楚玉硬邦邦地把话顶回去,不由地在心里为她竖起一根大拇指,这话也就自己这个妹妹能说,换成是其他任何人,肯定都要承受父王的怒火。

    一句话怼的大商王朝最有权势的两个人都下不来台,最后还能活着的人,首屈一指地便是这位山阳公主了。

    商帝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管怎么说,长恭还是尽了力的,这份功劳之中也少不了长恭的努力。”

    这话说的殷楚玉无话可说,即使再不愿意承认,她也不能抹杀兰长恭露过一两次面的事实。

    至于兰长恭是否出了大力,这时父王说起来很轻松,她也不能否认。父王都这么维护兰长恭的面子了,她再继续尖锐的“批评”,即使有父王的宠爱,也显得很过分、没有礼貌。

    殷楚玉对着兰天野微微一福,面带微笑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兰天野自然很清楚殷楚玉如此表现的原因,见她如此这般的表现,兰天野也确定了自己的心思。

    既然孩子们都不乐意,再强行把两人凑成一对也只会好心办坏事,他决定不再试图去挽回局面,既然年轻人们都不乐意,那这种事以后能不提起,就不再提起了。

    想必陛下最后,也是拿公主殿下没有太多办法的吧?

    商帝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见女儿一副倔强的样子,他这心里就十分的不爽,同时更加恨夏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