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苏颜〕〔白卿言萧容衍〕〔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五百四十二章 裂痕
    逆天符皇第五百四十二章裂痕夏易和屠十方、厉幸童失踪的消息,被严格封锁了起来。

    这是殷楚玉下达的命令。

    神秘失踪案算是一个半透明的状态,朝廷里有很多重臣都知道这件事,但是大商的老百姓们和一些低级官员们却不知道这件事,夏易三人失踪的消息被严格封锁起来,也是为了商帝的颜面着想。

    之前龙翔院的连乐康一直都坚持请求商帝暂停生存赛,商帝一意孤行,坚持继续进行比赛,结果比赛刚刚开始没多久,就发现了凶兽袭击选手的危险发生。

    旁人只知道是凶兽袭击选手,却绝少有人知道,实际上是大批发狂的凶兽围攻选手。若非如此,境界实力不强的凶兽,又如何能够威胁到这些精英的武者选手们?

    这件事已经足以让商帝的颜面受损,若是此时再传出夏易等人失踪的消息,再顺便扯出神秘失踪案,那对大商王室的威严和颜面打击就太大了。

    一向英明神武的商帝,怎么能做出这种不顾选手安危、一意孤行的蠢事呢?

    绝对不行!

    然而,这些因素都是殷楚玉心里考虑到的,但最重要的一点,她是为了夏夜着想。

    难以想象,夏夜若是得知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失踪不见了,她会怎样的伤心难过。

    殷楚玉准备告诉夏夜,就说夏易涉及到一个巨大的秘密,需要隔绝起来处理这个秘密,暂时无法与她相见。这个理由不能拖延很久,但是能拖一时是一时,这已经是殷楚玉此时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

    若是有办法能瞒着夏夜一辈子,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个办法。

    可惜没有。

    夏夜得知了这个消息,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出于对殷楚玉的信任,她并没有怀疑太多。

    但是当商帝得知这件事之后,他的态度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你说夏易和那个屠十方还有一个龙翔于天的武者也失踪了?”商帝坐在祈年宫书房的长榻上,听到这个消息后,神色来回变幻着。

    “是的。”殷楚玉此时心情沉重地几乎喘不过气,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

    当时她强打起精神来通知夏夜,还能坚持地住,当她与夏夜分开后,她就再也坚持不住悲痛的心情,整个人精神都变得颓丧起来。

    龙翔于天里虽然只有一位大宗师,但是他们身为父王身边的秘密组织,追踪的本领可是很强地,说是整个华夏大地上最顶尖的那一级,也是能够说的过去的。可是连他们都始终未能找寻到神秘失踪案的线索,殷楚玉的心里十分悲观。

    商帝无声地笑了起来,虽然这个什么神秘异象搞得他有些灰头土脸的,但是夏易失踪了,这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那个臭小子,终于不能骚扰自己的女儿了,而且,这件事还不需要自己动手,他自己就失踪了,这也让自己免于纠结要不要对他动手了。918

    太好了!

    商帝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愉悦的心情,嘴角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来。结果,却被殷楚玉看到了。

    他一直都担心亲自动手会不会破坏自己与女儿之间的关系,如今夏易失踪了,他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让殷楚玉看到了,这立即让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出现了深深地裂痕。

    “父王!”殷楚玉看到父王竟然在笑,这让她感到无比震惊和悲痛。虽然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但是没想到,父王竟然会幸灾乐祸。

    商帝见女儿发现了,他也懒得再伪装了,便直接说道:“我一直都不看好那小子跟你在一起,当初他是怎么拒绝你的,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吗?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了,就反过来巴结你,我非常看不起他的这种行径!山阳,你还年轻,很容易就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了!”

    这些话以前就从父王的口中听到过,可是殷楚玉从未像今天这般感到愤怒和失望。

    殷楚玉从软凳上站起身来,提高声音冲着商帝说道:“父王!夏易对我如何、他对我有没有企图,我心里很清楚,他绝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相反,父王,我对您感到非常失望,无论如何,夏易都曾经为大商王朝做出了贡献,这不该是对一个有功之臣说出的话!你是在羞辱一个功臣,同时,也是在羞辱您的女儿!”

    商帝听到女儿的话,勃然大怒。

    他气呼呼地冲着殷楚玉喊道:“功臣?没错!他是做了很多贡献,但是他身为臣子,却对君王不臣,这是一个功臣吗?!”

    殷楚玉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父王,她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父王,就是因为当初夏易拒绝了您的封赏,所以您才会这么讨厌他的?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到了今天您还记得?”

    商帝愤恨地说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他身为一个臣子,做出不臣的举动,你还来指责我心胸狭窄?!”

    殷楚玉失望地摇着头。当初夏易曾经对她说起过这些事,当时她并未往心里去,还一度认为是夏易小心眼儿,胡乱猜测,对自己父王不恭敬。

    谁知道,夏易的猜测竟然是真的,就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自己的父王记了这么多年,到如今都无法忘怀,并因此针对夏易,这简直太可笑了!

    “父王,夏易当初拒绝了封赏,并不是因为对您有任何不敬之意,他是有……”

    商帝打断了女儿的劝解,他抬起手示意殷楚玉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他鼻孔里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你不要再替他辩解了,今天我的心情很好,准备喝几杯酒庆贺一下,你要是看不惯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殷楚玉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父王,无法相信,这是他说出的话。

    “父王!你……”

    “你走吧!”商帝看到殷楚玉的表情就知道她不会顺着自己的心意来,不愿再听到任何让自己心情不好的话,直接挥手赶走殷楚玉。

    殷楚玉站在祈年宫的门口,抬头看着天空中被乌云遮蔽大部分光亮的月亮,就像她此时的心情。

    为什么父王会变成这种模样?以前那个贤君去哪儿了?

    殷楚玉心头一片悲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