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五百七十七章 聂头领的察觉
    逆天符皇第五百七十七章聂头领的察觉暂时解除了对杨章真的怀疑之后,聂景龙仿佛又恢复了之前随遇而安的态度,对于水潭的探查工作并不积极,杨章真连着催着了几次,聂景龙都以谨慎为由推脱过去。

    杨章真数次要主动接过探查的任务,也都被聂景龙以龙翔院要负责更艰巨的任务、现在需要更多休息的借口婉拒了。

    龙翔院的武者们气得开始鼓噪起来,但是聂景龙一句“陛下钦点由我们鹰卫负责此案”,将所有人都给压了下去。

    现在还有连乐康没有从皇宫里回来,杨章真真的不敢在这个时候再违抗商帝的旨意,否则,他真怕连乐康从此以后都回不来了。

    杨章真气急了都有砍死聂景龙的冲动,他可以想象地到,若是听到龙翔院违逆旨意的命令,如今变得独断专行的商帝,说不定真的敢拿连乐康来开刀。

    聂景龙的一句话,杨章真是真地听进去了:我们的任务是救人,而不是让人去送命。

    杨章真不敢下令强行下水,便只能派学院的武者们到四处寻找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总不能真的闲下来等消息吧?

    聂景龙与龙翔院之间地争论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等到杨章真离开之后,聂景龙的副手便凑近过来,小声地询问聂景龙这么做的缘由。

    聂景龙微微一笑,颇为得意地说道:“得拿捏一下龙翔院的人,让他们明白,谁才是这次行动的主导者。”

    副手不信,他不认为聂景龙会这么做,自家头领可不像那群贪名好面子的虎卫一样,为了面子能够让自己的手下去送死,如果能够达到目的,自家头领是可以向人低头的。之前与杨章真的接触,就曾经看到了这一点。

    聂景龙看了一眼副手,见他不信的样子,笑了起来,手指点了点副手,对他的表现颇为满意。

    “咱们的人手跟龙翔院比起来,肯定是处于下风的,咱们先把龙翔院的人性子给吊起来,等到他们等不及的时候,再让他们去打头阵,那样基本上就用不着我们的兄弟出手了,龙翔院就能替咱们把险给顶了。到时候,冒险的是他们,领赏的是我们,稳赚不赔的买卖,你觉得这怎么样?”聂景龙嘿嘿笑着,为自己想出这样的计划相当地得意。

    副手闻言,立即对头领竖起了大拇指:“聂头儿真厉害,把龙翔院那帮‘书呆子’拿捏地死死的,任凭他们实力再强,最后还不是给咱们鹰卫做打手?”巴特尔

    聂景龙听着这马屁非常地舒爽,他悄悄地摆手,示意他不要声张:“想要人家替咱们出力,可不能还要当着人家的面儿笑话人家,那成什么样子了?就算这一次咱们占了便宜,日后跟龙翔院的关系闹僵了,对咱们也没什么好处,还凭白树了一个实力很强的敌人,那咱们还图啥呢?”

    副手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随后悄声地说道:“咱们就闷声发大财!”

    “没错,闷声发大财,这才是最聪明的作法!”聂景龙满意地点了点头,有个能理解自己心思的属下,真的是能让事情变得省心爽快的一件事。

    “聂头儿,那你说,咱们拖大概多久合适呢?要是拖的时间太长了,那些家伙忍不住动手了该怎么办?”副手谦虚地问道。

    “动手?那就让他们动手呗,咱们要的就是他们迫不及待地动手,他们要是真地擅自动手了,日后领赏,他们就更不敢跟咱们提要求了!”聂景龙得意地笑了起来,眉飞色舞地,有种算尽天下英雄的豪气,“你想啊,只要咱们往陛下那里一报,龙翔院就脱不了一个‘抗旨不尊’的罪名,若是再有人半中间添把火,龙翔院会死的更难看。他们肯定能看明白这些的,而他们明白了,就不会再跟咱们争赏了。”

    “高!聂头儿,你这主意简直太高了!龙翔院那帮‘书呆子’平时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倨傲模样,这次被咱们捏得死死的,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拿鼻孔看人了!”副手兴奋地拍着马屁,即使他觉得龙翔院是自己见过的表面上最不势力的群体了,但是在此时此刻,为了拍大头领的马屁,他也顾不得这些了。

    “哎,你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好歹也是帮了咱们大忙的人,咱们可不能干虎卫那帮不入流的家伙一样的事情啊!”聂景龙被下属拍的马屁舒爽至极,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完全不像是在办重大案件的样子。

    “是!”副手积极地应答之后,随后又开始了花式马屁:“哎,要我说,能这么关照别人的面子,为别人着想的,也就只有聂头儿你了,看看虎卫那帮子蠢货,整天横行霸道地,恨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虎卫就是一群流氓混子!聂头儿,这次咱们要是把陛下的任务完成地好了,你是不是就有机会往上更进一步了?”

    当官的对自己的官职和权力是最关心的,聂景龙也不例外,听到下属这么说,他心里也是颇为心动,不过,他现在也有些摸不清楚陛下的心思,换作以前,他要是把这件事做得漂亮了,他敢肯定,陛下一定会对自己有所嘉奖的。但是现在嘛……聂景龙发现,陛下的心思是越来越难琢磨了。

    “这种话你也就在我面前说一说就得了,千万不要在外边乱说,明白吗?”聂景龙对圣心难以揣测,就越发地小心。

    这个时候,小心低调绝对没错。谁知道原先能讨的龙心大悦的事情,如今会不会惹怒陛下,聂景龙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但是他出任鹰卫头领许多年,接触过诸多朝廷、王室的秘密,见识自然也很多,知道圣心难测的时候,一定要低调行事,谁也不知道陛下什么时候不顺心了,就会拿身边的臣子出气。

    ‘陛下最近的行事风格,似乎越来越熟悉了些啊。’聂景龙敏锐地察觉到陛下与往日的不同,似乎与大商王朝的某段历史颇为相似。

    只是,对大商王朝来说,那不是一段只得歌颂赞扬的历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