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五百九十七章 讲故事
    逆天符皇第五百九十七章讲故事从试炼之地到入宫,这一路上聂景龙的姿态摆的非常低,说话也不似之前那么强势,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也都没有往心里去。

    这时候聂景龙想要从他们口中套出来突破境界的秘密,都懒得搭理他,谁也没有理会他,而是各自凑对儿坐下来闲聊。

    殷楚玉此时已经知道,杨章真带着龙翔院的武者们去营救夏易,是夏夜找到了杨章真请求的结果,她把自己无奈之下哄骗夏夜的事情告诉了夏易,还请夏易帮她请求夏夜的原谅,自己也是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

    “没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没有缺胳膊少腿,连头发都没少几根。夏夜见到我,肯定也不会生你气的。”夏易对这件事并不是很在意,在他看来,殷楚玉是善意的谎言,大家都会理解的。

    可是殷楚玉并不这么想,也认为夏夜肯定不会这么想,她劝说夏易要认真对待这件事。

    “你们男人或许不在意这件事,可是女人对这种事,都是很敏感的,你一定要帮我解释清楚,求得夏夜的原谅,别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听到没有?!”殷楚玉喜欢夏易,也喜欢夏夜,她不想失去夏夜这个好朋友。

    夏易见殷楚玉的表情很严肃,他明白殷楚玉是认真的,便重重地点头答应下来。

    接着,殷楚玉又询问起夏易等人在神秘空间里的遭遇,夏易把遇到的那些事情挑挑拣拣说了一些,被灵体附身这件事,也被他用“幸运”蒙混过关。

    “当时那个虎卫死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于是我就躲开了,后来我遇到了老屠,他也差点儿被灵体给侵入了,我们俩就一直逃啊,希望能够离那些灵体远远地。”

    “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只知道有莫名其妙的危险,并不知道那些东西是灵体,等遇到了厉幸童之后,我们才知道那些是灵体。他的感应力非常强,所以能感应到那些灵体的威胁,他说了之后,我和老屠才明白追杀我们的是灵体。”

    “我们一路狂奔逃出了那片山林,看到了一处非常大的湖,我们就在湖边修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灵体来骚扰我们了。也是幸运,我们都足够警觉,这才没有被那些灵体侵入,否则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像那些虎卫一样,落得身死的下场。”

    夏易说起这些话滔滔不绝,殷楚玉和旁边偷听的聂景龙都听得津津有味,他们却不知道,这些故事,都是回来的时候众人商量好的,九成真、一成假,听起来更加真实,殷楚玉和聂景龙都没有怀疑真实性。

    殷楚玉有些吃惊地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厉幸童,感慨地说道:“你们还真是幸运啊,那家伙竟然拥有界之武灵,而且还是感应力超强的火烟蛇,这种运气……”

    殷楚玉没有把话说完,可是所有人都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确实,这种运气简直让人无话可说。

    夏易感慨地附和道:“是啊,我们真的是足够幸运,可惜的是,那些龙翔于天的武者,还有鹰卫、虎卫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其实我们跟鹰卫、虎卫的人进去的时间相差不多,但是就那么短短的时间里,所有的鹰卫、虎卫几乎全都死了,可想而知那些灵体有多恐怖了。”

    旁边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是聂景龙。他在听说自己的那些手下全都死了,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叹。

    殷楚玉瞥了一眼聂景龙,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问起来好奇的事情。

    就这么讲故事一般地说了好一会儿,夏易等人终于等到了商帝的旨意,由一位老太监引着路,一行人朝着祈年宫走去。

    殷楚玉跟在夏易的身边,她要随着夏易一起去见父王。第六书吧

    之前父王在得知夏易失踪的消息后兴高采烈的样子,殷楚玉还记得清清楚楚,此行她怕父王见到夏易安然归来,更加着恼,会对夏易不利。

    殷楚玉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聪明的人,可惜在夏易和商帝这件事上,她总是犯错,根本不知道她出现在夏易的身边,只会更加激怒商帝。

    夏易想明白这件事,可是他不会说出来。殷楚玉愿意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面对商帝,这是他乐意看见的情形,至于商帝会不会不高兴,夏易不在乎!

    不过,跟随在他们身边的人,可还有一个心思狡诈的家伙。

    聂景龙最喜欢阴人,也非常擅长勾心斗角,天天琢磨着怎么阴人,他的心思转的极快,看到殷楚玉跟着一起出来,他立即就明白殷楚玉要做的事,也很清楚这件事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商帝对龙翔院、对夏易的态度很不爽的,若是看到最疼爱的女儿跟夏易走那么近,聂景龙甚至能够想象到陛下龙颜大怒的表情。

    他悄悄地走到殷楚玉的身边,避开前面太监的耳目,小声地劝说殷楚玉暂时不要跟着去祈年宫。

    夏易皱着眉头,对聂景龙的举动有些不满。

    殷楚玉也皱起了眉头,对聂景龙当着夏易的面跟自己套近乎感到不舒服。

    “殿下,您跟着我们一起去祈年宫,似乎有些不太妥当。”聂景龙小声地说道。

    “怎么不妥?”殷楚玉皱着眉头,心情不爽,说话的声音不像聂景龙压的那么低。

    走在最前面的引路太监动了动耳朵,忍着没有回头。

    聂景龙心里叫苦,这要是让陛下知道了,不会怪罪自己,恐怕也会对自己的多管闲事感到不满。不过为了能够卖龙翔院和夏易一个面子,仔细算下来也不算亏。

    毕竟这个神秘失踪案还是自己破获的,陛下要顾及到臣子的感受,总不至于过河拆桥。

    聂景龙见殷楚玉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腹诽一句,还是恭敬地把自己的考虑告诉了殷楚玉。

    殷楚玉这个时候才醒悟过来,自己跟着夏易一起去见父王,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没事,我不在意。”夏易倒是很期待商帝看到自己和殷楚玉站在一起时的表情,那一定很精彩。

    可是……

    “我在意!”殷楚玉硬邦邦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