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好孕连连:总裁爹〕〔神话之龙族崛起〕〔太古丹尊〕〔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长生〕〔许你情深深似海〕〔帝国萌宝:薄少宠〕〔天才相师〕〔柳浩天平步青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六百章 帝威难测
    逆天符皇第六百章帝威难测商帝对夏易地冷淡,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楚,商帝在对屠十方询问完之后,并没有理会夏易,而是转头开始询问厉幸童。

    厉幸童表现地很胆小,这让商帝有些惊讶,龙翔于天的武者竟然还有这么怂的家伙。

    由于屠十方讲得很细致,厉幸童在回答时虽然说的话略有不同,但是主要思路都跟屠十方大致相同,商帝大致听过后发现厉幸童讲的东西跟屠十方差不多,他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这种情况最近经常会出现在商帝的脸上,以前,他对臣子、仆人们的态度都很平和,而且表现地很有耐心,只有在忍耐不住大发脾气的时候才会露出不耐烦和嫌弃的表情。

    如今,这种事发生地越来越频繁了,商帝几乎每天都会发脾气。

    人们意识到,陛下在发生改变,所有人都活得战战兢兢,没有人敢把这些话说出来,怕引来杀头之祸。

    商帝很快就让夏易四人退下,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问过夏易一句话,人们甚至怀疑,商帝有没有看过他一眼。

    夏易四人离开了,鹰卫头领聂景龙被商帝留了下来。

    “那个厉幸童,真的是龙翔于天的人?”商帝十分好奇。

    聂景龙拱手行礼,恭敬地回道:“确实是龙翔于天的人,因为他身怀界之武灵,感应能力非常强,所以,虽然他的战斗力不强,龙翔于天还是把他留了下来。”

    聂景龙没有道出厉幸童曾是龙翔于天老队长收留的养子,那样难免会给人留下他是靠关系进入龙翔于天的印象,既然聂景龙想要交好夏易,自然会在方方面面做到帮助,哪怕一些夏易暂时看不到的细节,他也会用心去做。

    “噢?界之武灵?”商帝顿时来了兴趣,界之武灵无论到哪里都是十分受欢迎的,听闻厉幸童身怀界之武灵,商帝顿时来了兴趣。

    “是的!”聂景龙低头回道:“据说,是一条火烟蛇。”

    商帝恍然大悟道:“噢,怪不得感应能力很强,原来是火烟蛇,难怪。”

    聂景龙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厉幸童虽然看起来战斗力不强,甚至还有些怯弱,可是他的能力无论在哪里,都是相当有用的,当初我也曾经想过把他挖到鹰卫来,可惜那小子胆子比较小,怕得罪了龙翔于天,最后也没能答应。”

    商帝对这些事并不关心太多,手下的几个力量相互之间较劲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从未想过调解,他们之间争斗,只要不影响到为他办事、不突破底线就行,想怎么斗,他都不担心。上位者,不担心手下人不对付,只担心他们会抱团,若是手下人抱起团来,他这个做主子的就有很大地危险了。

    商帝点了点头,之后,忽然不经意地问了一个问题:“你与他们接触最多,在你看来,厉幸童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走的近吗?”

    聂景龙听到这句话,立即暗中警醒。

    终于来了!

    聂景龙佯装回忆沉思,不一会儿后,他拱手说道:“据我接触以来观察,并未见他和龙翔院那边走的比较近。”

    商帝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聂景龙,一直没有说话。起舞中文

    聂景龙感受着对面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身上,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身上渐渐地浮现出一层冷汗来。

    ‘陛下为什么看着自己不说话,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说错了话,惹怒了陛下?’聂景龙心里快速地回想自己地回复,并未察觉到有什么地方回答地不对。

    商帝沉默着不说话,脸上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渐渐地,之前变得轻松下来的气氛,重新又变得紧张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商帝的声音重新在书房中响起。聂景龙刚刚如蒙大赦一般,可是还未来得及感到庆幸,很快他便如坠冰窖一般,整个人都愣住了。

    “若是他们之间走地并不近,那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为何一同被吸入了那个神秘的空间里?”

    商帝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缥缈而又空灵,可是听在聂景龙的耳中,却仿佛头顶惊雷一般骇人。

    聂景龙急忙双膝跪下,语气惶恐地回答道:“那厉幸童是我从龙翔于天借调过来帮忙调查的,因为他曾经参与过调查这件案子,所以我很轻松地借调而来。至于他为什么和龙翔院那边走到了一起,据我观察,厉幸童曾经向夏易请教过关于界之武灵的事情,我想,应该是这件事让他们之间走地比较近。”

    商帝忽然想起来,夏易也是一个拥有界之武灵的武者,曾经。

    “那你能调查出来,夏易和屠十方为什么会参与进来调查这个案子吗?”商帝眼神冰冷地盯着跪在地上的聂景龙,语气漠然地问道。

    “臣一定能够打探出来!”聂景龙跪在地上,大声地呼喊。

    当商帝有所怀疑、并且感到不满的时候,聂景龙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地表达自己的忠心和立场。

    书房里的气氛渐渐变得轻松,聂景龙目光看着眼前的地面,能够感受到身上的压力变小了许多。

    “希望你能让我满意。”商帝的声音变得平静下来,不再像之前那般压迫力十足,似乎是变得平和了些。

    聂景龙低着头,行色匆匆地离开了祈年宫,脸色的表情并不太好看。

    原以为陛下和夏易之间的关系不佳,是因为夏易和山阳公主走地比较近。当初夏易拒绝了陛下的封赏,如今又回来要娶陛下的女儿,这让陛下感到了不悦。

    可是从今天在书房的表现来看,陛下和夏易之间的关系,远比自己想象地要尖锐。

    “这夏易还真是胆儿肥,竟然敢跟陛下硬顶,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哎。”聂景龙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之前他还费尽心思地想要跟夏易套一套近乎,现在看来,自己这一步棋还是走错了。不仅是错,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该怎么调查他们呢?”聂景龙皱起眉头。

    厉幸童还好说,虽然有龙翔于天的背景,可是他有陛下的旨意,聂景龙巴不得他们敢抗旨不遵,这就有机会趁机搞他们一波。

    可是夏易……龙翔院是最难搞地,吴梁虽然还未出关,但是五品大宗师犹如一把无上利剑,一直悬在所有打龙翔院主意的人们头上。

    这是聂景龙最头疼的顾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