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六百二十二章 虚伪的面具
    房间里响起了清脆的声音,球形老李怒目而视身边的彪悍中年人,气急地大声吼道:“这不是都很正常吗?人的记忆总是会出现偏差的,不可能事事都记得特别清楚,咱们审问犯人的时候,遇到的这种事情还少吗?你为什么非得抓住这一点不放,非得质疑老厉?!”

    彪悍的中年人眼神冷厉地扫视着身边老李,老李浑身的肥肉一哆嗦,下意识地想要坐回自己的位置,可是余光瞥见厉幸童摇摇欲坠的身体,他紧咬着牙,硬挺着没有让自己跌坐回椅子里。

    “他没有说真话!”彪悍的中年人面无表情地看着球形老李,声音平静到冷酷无情。

    “你放屁!老厉不就是没有说出你想要听到的话吗?!装什么装,老子也在院里呆了不少年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球形老李怒视中年人,嘴里带着愤恨地骂道:“有必要对自己人也这么狠吗?!!!他可是从小就在咱们院里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吗?!”

    中年人听到这些话,脸上的冷漠陡然融化了许多。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只有球形老李粗重的呼吸声在不断地响起,若是仔细辨别,还能听到厉幸童虚弱的呼吸声,而那个彪悍的中年人,则是一点儿声响都听不到。

    半晌之后,中年人也发出了长长的叹息声,倍感苦恼地说道:“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老李,你知道的,咱们院里前前后后死了那么多人,院里是非常重视这件事的,我必须要问出实情才行啊!”

    球形老李顿时又怒了,他大声地吼道:“什么实情?凭什么你们认为活着回来的老厉说的不是实情?你们不就是想要老厉说出来你们想要听到的‘实情’吗?我知道,这一次院里牺牲了很多人,院里想要讨回来更多的补偿,就得问出上面想要听到的‘实情’,可是,就为了这些,你们就要逼死活下来的自己人吗?!!老头领泉下有知,非得被你们给气死不可!”

    球形老李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拖动着肥胖的身体,走到厉幸童的面前,伸手就要拉着他离开。

    厉幸童身上并没有囚禁的镣铐,由此看得出来,龙翔于天对自己人还是有“优待”的。

    “老李!!!你要干什么?!”彪悍的中年人看到球形老李的动作,顿时就急了,立即大喝一声,上前去拦住了球形老李的动作。

    “你放开!”球形老李满面通红,爆发出来的情绪让他血涌上头,变得更加激动,指着中年人大骂道:“有本事你就让他们把我也弄死!老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搞死自己人!!!”

    说完,球形老李又伸手去拉厉幸童。

    这一次,中年人没有拦着老李,而厉幸童则是缩了下手,躲开了球形老李的手。

    球形老李一愣,伸手又去抓厉幸童。

    结果这一次还是被厉幸童躲开了。

    “老厉,你干什么?!”球形老李不解地问道。

    厉幸童无力地垂着头,气若游丝地说道:“不要管我,别拖累你了。我不会出卖那些把我救出来的同伴,我也不会连累自己的好兄弟。”

    听到这里,球形老李胖乎乎的脸上,瞬间就布满了泪水,声音中夹带着哭腔,冲着面色难堪的中年人大声咒骂。云海

    “你们特么地都是混蛋!!!听听,听听!这特么地的才是自己人应该说的话,你们这些当官的为了自己的前途,就拿自己人的命去换,你们特么地良心都被狗吃了!龙翔于天的人在外边穿的人模狗样儿地,回来就对自己人下狠手,我特么地诅咒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男人永世为畜生,女人世世代代都为奴为娼!”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在房间里响起,球形老李好像真的像一个球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嘴巴里却再也喊不出声来。

    中年人脸色铁青地瞪了一眼地上的球形老李,随即恭敬地面对着房门躬身而候。

    便在这时,房间的大门从外边打开,戚荒脸色阴沉地从外边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地上呆滞的球形老李,跟在身后的人立即上前去把他从地上拉拽了起来。

    “戚队长,他……”

    中年人开口想要为球形老李说情,却被戚荒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不要说了,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戚荒冷冷地说道。

    中年人身上没了彪悍的气息,只剩下了颓丧,他脸色灰败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戚荒慢慢地走到桌前,低头看着趴伏在桌子上的厉幸童。之前见到他时,他还是一副火力十足的模样,虽然胆子小了些,人看起来怂怂的,但是都要比现在看起来好地多。

    可就是这副凄惨的模样,却让戚荒觉得这家伙似乎也不是那么地没骨头。

    “头儿说了,审问可以结束了,一切都按照他的话记录就行。”戚荒静静地看着厉幸童,好半晌后忽然开口说道。

    中年人和球形老李猛地抬起头,似乎不敢相信听到了这样的命令。

    戚荒收回落在厉幸童身上的目光,转头看向球形老李时,眼神陡然变得凌厉。

    “龙翔于天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兄弟,正是因为如此,你们能理解头领失去那么多好兄弟的悲痛心情吗?!”

    听到戚荒的话,中年人和球形老李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戚荒接着说道:“这件事对龙翔于天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头领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难免要用上一些非常规的手段,结果就被你们认为是残害自己兄弟?!”

    球形老李抬起头,要跟戚荒争辩一番,结果却被戚荒一个眼神威慑,嘴巴哆哆嗦嗦地,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我们看这件事是有着血海深仇的,可是外人看这件事,只会在乎这件事里包含的秘密。我们要为死去的兄弟们讨回公道、报仇雪恨,而那些秘密,就是我们兄弟们的回报,别人想要抢夺这些秘密,厉幸童就是他们眼中最好的突破口。为了确保秘密不会流落他人之手,我们必须要确认他不会轻易地开口,泄露那些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