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婿归来〕〔奶爸的修真人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玄天龙尊〕〔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六百二十三章 调查结果
    逆天符皇第六百二十三章调查结果房间里的人听着戚荒虚伪的胡言乱语,表情不一。

    球形老李震惊地看着戚荒满嘴不像话的话,真的不敢相信,这是自己院里的队长能够说出来的话。

    “为了确认老厉不会泄密,你们就对他施加酷刑?你特么的在说什么屁话呢!?”球形老李说到最后愤怒了,肥胖的身体突然变得十分灵活,朝着戚荒就要冲过去揍他。

    可惜,球形老李即使再敏捷,也快不过身边架着他的两个武者,他本身就不是战斗类型的成员,和厉幸童一样,都属于文职一类的人员,自然比不过身边的武者。

    戚荒面无表情地瞪了一眼球形老李,要不是得顾及到影响,他一早就上去抽这头肥猪了。胡说八道说着不中听的话,刚才他就气急地想要冲进来给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但是身后突然出现头领的身影,这让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才没有做出后悔的举动。

    中年人紧紧抿着嘴,觉得戚荒不是来息事宁人的,而是来挑拨所有人的情绪地。

    戚荒走到厉幸童的面前,伸手敲了敲桌面,好一会儿,厉幸童才艰难地抬起头来,看着戚荒。

    看到熟悉的面孔,厉幸童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

    戚荒盯着厉幸童的双眼,身上的灵力缓缓涌现,逼视着厉幸童问道:“厉幸童,你确认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吗,没有一丝一毫地隐瞒和欺骗?”

    厉幸童缓缓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戚荒感受到门外那股强大的威压倏地消失不见了,他这才松了口气,神情也变得委顿。

    房间里的气氛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戚荒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相信了厉幸童的话,他无力地摆了下手,示意自己的随从放开球形老李,他转头对中年人说道:“将厉幸童的所有证词都记录在案,登记完之后交给我一份,等到明天鹰卫来问话,你们在旁边听着,也把问话过程记录在册,到时候做一份对比,明白了吗?”

    中年人点了点头,看着戚荒前后的表现反差极大,他一时间没有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戚荒走到厉幸童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沉声说道:“辛苦了!”

    厉幸童没有动静,只是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戚荒转身,正准备离开房间,忽然门外有人敲门,得到允许后走进来,直接来到了戚荒的面前。

    戚荒看到来人,眼瞳猛地一缩,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来人的胳膊,情绪显得十分激动。

    “怎么样,查出来了没有?!”戚荒顾不得在场还有其他人,便直接与对方交谈起来。

    来人初始还带着一份谨慎,在房间内所有人的脸上打量了一遍,听到戚荒迫不及待地开口追问,他愣了一下,误会了戚荒的意思。

    戚荒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结果,而来人却误以为这个房间里都是戚荒的心腹,便向他汇报自己的工作成果。

    “队长,我昨天得到了一个消息,令兄在临死之前,曾经接到过一个任务。”

    “任务?”戚荒愣了一下,他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件事?不过也不算特别,他们是陛下手底下干脏活儿的组织,有什么秘密行动,只有头领和领命的队员知道,其他人哪怕是亲兄弟,也不会相互吐露。有缘书吧

    这是规矩。

    周围的人们听到双方的对话,都是一愣。

    戚玖离奇死亡的消息,整个龙翔于天的人都知道,一个队长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去,怎么都得有个说法才是。

    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根本查不出来一些线索,这件案子渐渐地就跟神秘失踪案一样,成为了悬案。

    平日里戚荒始终没有表露出对这个案件关心的地方,人们都以为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便渐渐地开始遗忘这件事了。

    如今听到那人地汇报,房间里的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戚荒并没有忘记义兄的死,他只不过是在私下里进行调查这件事。

    这才对嘛,戚荒与义兄戚玖的关系不错,虽然是义兄弟,但是很多人的潜意识里,都认为他们是亲兄弟。戚玖死了,戚荒却没有半点儿反应,这跟他们以前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嘛。

    原来,事情都在暗中进行。

    “不过,我得到的消息有些古怪,所以我花了一点儿时间,去暗中打听了一些事情。”来人说到这里,又一次转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人,眼神询问戚荒要不要把这些人全都轰出去再说。

    戚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事情被很多人都听到了,他强忍心中的焦急,把所有人都轰出了房间,这才追问起古怪之处。

    来人放心大胆地说道:“我得到消息,说是令兄在临死之前,曾经私自接受院外的暗杀任务,当天,也确实是他执行任务的时间,他专门请了下午和晚上的假,出门在外,不在院中。”

    “院外的暗杀任务?!”戚荒悚然一惊,不由地失声说了出来。

    他们是直接受陛下指挥的暗杀组织,可以说,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陛下服务。若是有人胆敢私接任务,等于是利用陛下的资源,为自己谋利,这是大逆不道!而且这其中还牵扯到泄密的可能性,更是一个禁区——他们所肩负的,都是陛下的秘密,若是泄露出去,就是天大的罪过。

    此时,戚荒也明白了手下为什么要其他人都离开房间,并且还宣城这是一个“古怪”的消息。

    消息并不古怪,只是有些吓人罢了!

    若是捅出去让陛下知道了,说不定连戚荒都会受到牵连下狱。

    谋利和泄密,都是陛下所不能容忍的事情,说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这件事都有谁知道?”戚荒脸色难看地问手下。

    手下压低了声音,悄悄地说道:“只有我和给我搜集消息的线人知道,其余的谁都不清楚这件事!”

    戚荒皱起了眉头,敏感的神经让他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倒不是说他觉得义兄私接任务很蹊跷,他了解自己的义兄,好赌,院里发的钱,根本不够他花,接一些私活儿在他看来非常正常,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他久赌成瘾的钱财来源。

    戚荒感到奇怪的是,这种事实在是太过私密,本不该有消息流传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