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夜闯
    手下很快就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双眼无神,脚步凌乱,身形晃荡,一看就知道遇到了不好的事。

    戚荒强忍心中的怒火,他从手下的身边走过,掀开门帘进屋去看,很快便走了出来。

    只有一具尸体,并没有血迹,脖子被人拧断,倒在了床上。

    戚荒站在手下的身边,心中纵有千般不爽,也强压着自己的火气,沉声问道:“屋里的人是你的线人?”

    手下呆若木鸡地点了点头,巨大地冲击之下,只剩下了本能。

    “朋友?”戚荒问道。

    只有这样亲密的关系,才会对一个龙翔于天的队员造成如此巨大地冲击力,以至于他跟丢了魂儿似的不会说话。

    “从小长大的朋友。”手下说出这句话之后,突然间崩溃,一个出溜跪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出来。

    “混蛋!!!”戚荒又怒又恨,抬手就给了手下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巴掌,戚荒没有丝毫留力,一耳光将失声痛哭的手下给扇飞了出去。

    手下刚刚落地,戚荒便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揪住他的后衣领,飞快地跃过院墙,从这户院子消失不见了。

    不多时,有路过的行人看到远门大开,不禁好奇,当发现了院中黑狗的尸体,以及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屋子里挺着的尸体,很快的,死人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街坊。

    戚荒带着自己的手下快速地离开是非之地,他们留下来帮不上任何忙,还会带来许多的麻烦,所以戚荒才会第一时间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

    两人没有回本部,而是来到一处隐蔽的河边,戚荒逮着自己的手下狠狠地揍了一顿。

    “告诉过你们多少遍,找线人不要找自己身边的人,你们特么的就是不听,就为了贪图那一点儿例钱,特么地连命都不要了,你们是活不下去了吗,非得这么做?!”

    一通训斥之后,戚荒二话不说,从自己的怀中掏出自己所有的钱,丢到了手下面前。

    “逃吧,你的线人已经死了,谁都不敢保证,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你,这种险我们冒不起,你还是赶紧走吧。”戚荒心里很清楚,连一个小小的线人都不放过,自己的手下也有极大的可能面对非常危险的境况,他不能眼看着手下人惶惶不可终日,便亲自劝说他离开朝歌城。

    “队长,我的家人……”手下一骨碌从地上滚起来,跪在戚荒的面前。

    “我们龙翔于天的人,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的家人地!”戚荒送给他一个临行的承诺。

    手下明白,此去,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再见到爹娘了,可是眼前的形势紧迫,他也耽搁不起,只能朝着戚荒连磕三个头,起身就要离开。

    “站住!”戚荒忽然喊住了自己的手下。

    “队长。”手下转过身,看着戚荒。

    “那一晚,我义兄接手的任务,暗杀的目标是谁?”折腾了这么久,戚荒终于有机会问出心头盘桓已久的问题。

    手下面容略显古怪,随口吐出一个名字,旋即转身离开了河边,消失不见了。

    戚荒久久地站在河边,嘴里喃喃念叨着手下交代的名字,看着水面上倒映的面容,一动不动。

    朝歌城,老虎坊。

    这是一个面积非常小的坊市,原先还是比较热闹的地方,可是自打有一个衙门口在这里落户之后,这个坊市就渐渐地变得热闹不在,原先聚集在这里的商户商贩们也都渐渐地搬离这里,去到其他热闹的坊市开店做生意。

    这个堪称煞神一样的衙门口,就是臭名昭著的虎卫!

    这天晚上,一个黑影如壁虎一般,蹭蹭蹭地爬到虎卫卫所的院墙上,偶尔在墙壁上停留一阵子,等到眨眼的功夫,却发现黑影已经从原来的位置消失了。

    黑影悄然地顺着院墙爬到了墙头,在墙头静静聆听了半晌,摸清楚了守在暗处的所有岗哨后,趁着岗哨的间隙,黑影突然灵巧地纵身一跃,从墙头跳到了对面的屋头上,犹如一只巨大的蝙蝠飞过去地一般,庞大的黑影落在屋头上,竟是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

    “这偷偷摸摸的,太不习惯了,这不是我的风格。”谢青山趴在屋头上,看着脚边墙壁上的窗户透出亮光,他略带无奈的语气说道。

    一个雪白的身影悄然地攀爬到他的肩头,一上来就伸出可爱的前爪朝谢青山的头发挠了过去。

    一爪子过去,只扫到了飘荡的发丝,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

    “你跑的那么急干什么,快把我给颠死了!”小九满腹牢骚,爬到谢青山的肩头,嘴里嘟囔个不停。

    “可别说这不是你的风格了,你躲在暗处保护我家主人的事,干的还少了?虽然一个是保护我家主人,一个是劫狱,可是方式不都一样么,都是偷偷摸摸地办坏事!”小九说话很不客气。

    “我现在可是在帮你家主人,你再这么说话不客气,小心我撂挑子不干了,回去就告你的状!”谢青山被吐槽地有些急了,立即表示抗议。

    “好好好,给你几分面子,看你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小九伸出前爪,在谢青山的肩膀上拍了拍,就表示安慰了。

    谢青山也是很好哄,只要答应不再吐槽他,他就会乖乖地干活。

    一人一狐悄摸地探查周围的动静,摸清了岗哨和散落在院中、房中武者的部署,他们很顺利地就进入了虎卫的大牢门口。

    小九悄然地爬到守卫的身后将两人迷倒,谢青山现身出现,扛着小九,大摇大摆地进入大牢之中。

    “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少?”小九放开了声音,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随便:“我还以为这里的警戒会非常严密呢,谁知道就是一个市场,随意进出。”

    谢青山早已探查清楚,这里边并没有多余的虎卫,他也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确实有些古怪,按理说,虎卫是一个暗杀组织,他们对自己的本部,应该会经营地更加坚固,防止被人端了老窝,怎么防御会这么松散呢?我觉得还不如清风学院的防御大阵更让我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