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六百四十章 离开
    逆天符皇第六百四十章离开屠十方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出现,他停下手,朝着龙翔于天大门内看去。

    所有人都在等着大宗师出手,就在这时却发现屠十方停了下来,众人纷纷感到怪异,顺着屠十方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整件事的主角,终于露面了。

    厉幸童站在大门后,一瘸一拐地从里面走出来。

    凡是路过,所有人都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夏易和屠十方立即迎上去,看着厉幸童受伤的模样,心中不由地生出一团怒火来。

    厉幸童在神秘空间里都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反而是回到了“家中”,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这简直就是笑话!是耻辱!

    龙翔于天的大门前,所有人在旁边围观,看着这三人聚集在一起。

    “呵呵,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别人为我让道的待遇呢。”厉幸童看着怒气冲冲的夏易和屠十方,开着玩笑,心里却有一股冲动,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两个患难见真情的朋友,要为了自己拆掉对自己不公的“家”,这种矛盾的心情下,他心里涌动着深深地感动。

    也就是小夏和老屠,换成是其他人,恐怕早就被龙翔于天给应付过去了。

    “老厉,你怎么了?”夏易胸中激荡着怒气,只要厉幸童表示出任何一丝受到委屈的迹象,他立马就带着屠十方一起把龙翔于天给拆了。

    商帝手下的三大走狗之一又如何?敢欺负他的朋友,他把这狗打死了剥皮炖了吃!

    “没事,没事。”厉幸童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大碍。

    可是瞎子才看不出来他有事,只不过厉幸童心中虽然对龙翔于天这个“家”没了多少念想,可是多年来生活的地方、以及老队长的恩念让他对这个地方实在提不起太多的恨意。

    若是恨不起来,那就只有离开这里才行。

    “你这叫没事?!”屠十方的嗓门瞬间传遍了整个街道,说起话来也是带着满腔的怒气,看着龙翔于天的人,目光中充满了不善。

    这要把他们所有人都打瘸了,也抵消不了厉幸童身上留下的“伤痕”。

    一群龙翔于天的武者躲躲闪闪地避开屠十方的目光,他们感觉那目光能在他们身上穿几个洞。

    “老厉,你怎么个说法?”夏易没有为难厉幸童,要强行为他报仇,因为他清楚,他和屠十方对这个地方没有眷恋,但是厉幸童有,他必须要照顾到厉幸童的感受。

    厉幸童嘿嘿笑着,虽然是笑着,可是脸上的笑意,看起来却有些悲哀和无奈。他回过头,抬起头看了看身后的牌匾,又低下头,看了看大门下那些站着的熟悉又陌生的同伴们,那些人都在躲避着屠十方的目光,没人敢迎向他的目光。

    厉幸童看到这一幕,忽然心底生出了奇怪的感觉,他感觉自己跟这个地方一下子变得疏离了,好像这只是一个偶尔来过的住处,而不是他从小长大的家。

    “小厉,你说话!”屠十方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要是敢下决心,我把这里拆了都没问题!”

    屠十方说的恶声恶气,旁边的虎卫们暗自咂舌,心想这厉幸童还真是走运,竟然交了这么两个好朋友,连龙翔于天的家都敢拆,也就龙翔院那帮书呆子能做出这种事来。不过,有这帮书呆子做朋友,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去听书网

    龙翔于天的人听到这话,却是被吓得不轻。

    “这,这是先皇下旨建造的,你们拆了,这是欺君之罪。”一个龙翔于天的小武者怯生生地开口,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虎卫的人差点儿笑出声来,龙翔于天的人还是真是不怕死啊。屠十方当然不会把龙翔于天的卫所给拆了,那只是说笑而已,可是不拆家不代表屠十方会轻易地放过你们,你这时候还敢激将屠十方,这是闲自己死地不够快啊?

    龙翔于天的人也是暗自叫苦,心说哪个混蛋这个时候说话,把屠十方逼得下不来台有什么好处?这不是要害死所有人吗?

    “闭嘴!”不等屠十方发飙,立即有龙翔于天的武者大声地呵斥。

    屠十方正准备发飙,却被对方给截住了话,他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儿没背过去。

    “好了,还是听老厉怎么说吧。”夏易出面打圆场。厉幸童是肯定不会答应拆家的,他也不愿意看着屠十方被架在火上烤。

    厉幸童看着屠十方,笑着说道:“老屠啊,你脾气不要那么暴躁,你要是真把这给拆了,我日后九泉之下,怎么面对义父呢?”

    屠十方的一腔怒火顿时就熄了,他无奈地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到最后还是怂,没办法,你就是个怂货!”

    厉幸童被骂,却还是笑呵呵地看着屠十方,一副怂怂的模样。

    “从今往后,我就不在这里住了,眼不见心不烦,总比你拆了这里之后,我心里还存着一些愧疚,时不时地记起它要好地多吧?”厉幸童向屠十方解释着自己的道理。

    “得得得,你有理行了吧?我懒得管你的事情!”屠十方没好气摆摆手,扭过头去不理会厉幸童了。

    厉幸童又扭过头,看向旁边的夏易。

    夏易看着他,问道:“做好决定了?”

    厉幸童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失落的表情,回头看了看龙翔于天的大门。

    夏易却是笑了出来:“既然做好了决定,之前怎么还想要把我和老屠打发走?”

    厉幸童顿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挠着头,憨憨地笑道:“之前确实怕你们见到我生气,跟这些同门们起了冲突。不过后来听到你们的话,心里的想法一下子冒了出来,就再也抑制不住了。”

    夏易点了点头,明白厉幸童的意思。很多时候,人们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有当他们亲眼看到、亲身经历过之后,他们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既然如此,那不如你以后就跟着我们吧。”夏易对厉幸童说道。

    厉幸童不好意思地笑道:“你们要是不收留我,我就没地方可去了。”

    “我猜就是这样。”夏易笑了起来。

    周围的二十多个人,全都安静地看着他们三人对话,整个氛围诡异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