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六百八十章 解释就是掩饰
    四个二品大宗师在心里不断地腹诽夏易奢侈,拼命地攻击阵法,想要破阵而出。

    吴梁抬头看了几眼天空上的烟花,见许金花他们的成效寥寥,随即便低下了头,看向了站在原地不动的雪晚晴等人。

    “你带着你家长老走吧,不要回朝歌城,立即离开大商王朝,记住我的话,不要有一刻地停留,否则会出现什么后果,你自己承担。”吴梁对雪晚晴还是最照顾地,甚至提醒她不要往朝歌城的方向走。

    雪晚晴点了点头,从刚才她就知道,朝歌城已经派出了救援队伍,在朝这里拼命地赶来,按照这个时间点来计算,他们应该马上就会到龙翔院了。她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这一次行动,她本就做好了结束之后立即离开朝歌城的打算,师妹英一诺那边她已经做好了嘱托,重要的物品钱财都带在了身上。

    她已经告别了朝歌城。

    雪晚晴犹豫着没有迈步,鼓足了勇气,她面带红晕,神情之间难得出现了小女儿的羞涩情绪,不敢抬头看着吴梁,怕被他那双睿智的双眼看破心思。

    “吴院长,您为何对我这么维护?难道说,您跟我师父有旧?”雪晚晴在暗中偷听了谢青山与许金花、天机谷、温家这个大八卦,心里不禁受到影响,见吴梁对自己如此照顾,还以为他也跟自家师父有什么旧日情分。

    “你师父?吴菁馨?”吴梁喃喃念道。

    雪晚晴抬起头,眼睛看着吴梁,俏脸上写满了好奇:“吴院长,您跟我师父都姓吴,你们之间该不会是亲戚吧?”雪晚晴纠正了自己的想法,旧情什么的太狗血了,亲情似乎更靠谱一些。

    吴梁闻言,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我们都姓吴,溯源祖上肯定是一家的,但是这成百上千年过去了,华夏大地每个地方都有吴姓起源的脉络,我这一支,与你们宗主那一支吴姓,并无太多渊源。”

    雪晚晴略有些失望,但是好奇心并未消减:“那您为什么这么照顾我呢?请您如实告诉我,否则我连吃饭都不会香的。”

    华夏大地所有人都知道,雪晚晴是一个冷若冰霜的仙子,在与夏易闹出绯闻之后,她的气质就愈发地冷了。她只有在亲人面前会偶尔流露出小女儿的姿态,如今,却在第一次见面的吴梁面前流露出这种撒娇的神态,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

    吴梁听着雪晚晴撒娇的语气,温和地笑了起来:“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之前你出手保护了夏易的性命,那我对你宽容一些,也是应该地。”

    听到这里,雪晚晴的神情流露出一丝恍然,这种情况,她也曾经推测过,只不过当时她并不相信这种可能性,所以并未在意。如今听来,倒像是她沾了夏易的光似的。

    雪晚晴俏脸上神色变幻,迅速恢复了清冷的模样,不复之前小女儿的神态。

    “当时我并非要保护夏易,我说过,夏易的命,只有我能杀,别人谁都不能插手,否则就是我的敌人。我并非是要保护他!”雪晚晴被吴梁的双眼看着,最后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

    吴梁笑着点头,口中说着“我明白了”。

    可是看着他微笑的神情,很显然他并不相信雪晚晴的解释,而是对这件事有着自己的判断。

    雪晚晴大约能猜出吴梁的心思,她不禁脸颊微热,再一次说道:“吴院长,日后我会亲手取下夏易的头颅,来向您证明我如今这番话是真心的!”135中文

    吴梁见雪晚晴大有“你不相信我就一直解释下去”的架势,他收敛了自己的笑容,流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郑重地点头说道:“今日之事一笔勾销,来日你若取了夏易的性命,敢来此履约,我承诺,饶你平安离开。日后再寻你报仇!”

    这份回答,就要正式严肃了许多,雪晚晴点头,算是与吴梁共同承认了赌约。

    旁边的黄腾江看着迷迷糊糊,对两人之间的对话听得似懂非懂。倒是赵贤抱着必死之心,看出了不同的含义,嘴角带着微微的笑容,似乎是在嘲笑这一老一小当着自己的面儿在演戏。

    赵贤这后半生,最大的收获就是爱情,最懂的也是爱情,他和吴梁一样,都看穿了雪晚晴的小心思。

    只是年轻人为了说服自己、或者为自己和夏易找一个牵绊的理由,又或者是真的没有发觉自己的真心,所以才坚持要对别人表明自己的意志,才重视在别人的面前表明自己的态度。

    无论她自己有没有发觉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这一切在老年人眼中,都不过是掩饰罢了。

    雪晚晴满足地离开了,在吴梁地主持下,谢青山和龙翔院的人都没有对她阻拦,放任她抱着周邕眉离开。

    雪晚晴走在龙翔院的道路上,走出不远,便有一个老师模样的女子走了过来,表明自己的身份,是护送她离开龙翔院的。

    宗英大致打量了一番雪晚晴,伸手指明离开的方向:“请这边跟我来。”

    雪晚晴点头,跟在宗英的身后,朝着龙翔院的侧门走去。

    “出门直走,是一条小路,是我们的人经常走的小路,通往后山,你可以从那里离开朝歌城。”宗英为雪晚晴指明离开的路线。

    雪晚晴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明白。

    两人沉默地走出一段路程,仍然可以听见身后传来爆炸的轰鸣声。眼前前面的围墙之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想必那里就是离开龙翔院的出口了。

    这时,走在侧面引路的宗英忽然开口,向雪晚晴表达了谢意。

    “多谢你之前保护了夏易。”宗英依旧保持着往前走的姿势,似乎说话的人并不是她。

    雪晚晴愣了一下,随即冷着脸说道:“我不是在保护他,我只是不愿意让别人杀掉她!他的命,只有我能拿!”

    宗英轻轻笑了一声:“是,我们都明白。”

    宗英话里虽然说着理解,可是在雪晚晴听来,她却是带着别的意思,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