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无敌医仙战神〕〔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七百二十三章 稍稍夸张
    逆天符皇第七百二十三章稍稍夸张褚红姣的话把夏夜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她还以为褚红姣不服气之前的结果,又来挑战哥哥了。

    “你不要担心。”褚红姣看到夏夜受到惊吓的模样,连忙安慰她说道,:“你不要误会了,我是来向你哥哥道谢的!”

    大反转,好在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夏夜不用担心在哥哥和好姐妹之间做选择。

    “你看看你,说话大喘气的,吓我一跳。”夏夜轻轻拍了拍胸脯,嗔怪地瞪了褚红姣一眼。

    褚红姣露出赧然的表情,讪讪说道:“你哥哥给了我一些提示,我当然是来感谢他的,输了就是输了,我可不会为输掉决斗找借口。”

    “啪啪啪啪……”周围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屠十方站在席间鼓掌,大声地笑道:“这才是我大商的好儿女,光明磊落,不像某些人,为了利益和面子就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真是丢脸!”

    屠十方这番话是在夸褚红姣,同时也是在讽刺那些散播谣言的人。

    褚红姣听出屠十方话里的讽刺,她也不畏惧,挺身而出,对屠十方说道:“屠长老,你说这番话,可有什么证据吗?”

    屠十方面对褚红姣的质问一愣,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褚红姣见屠十方回答不上来,便义正言辞地说道:“屠长老,若是你没有证据便说这番话,与那些散播谣言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屠十方被问了个大红脸,他挠了挠头,低头看向夏易,小声地说道:“这话听着好像很有道理,可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啊。”

    其他人全都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帮不上忙。

    夏易对他说道:“那你和褚红姣都默认了你是在讽刺玄鸟学院散播了谣言。若是你脸皮厚一些,否认是在讽刺玄鸟学院,那么这句话她就立不住脚,同时也说不到你身上。”

    屠十方闷声说道:“可我就是在讽刺玄鸟学院啊!”

    夏易耸耸肩:“那她反驳你也没有错。”

    屠十方鼻孔里使劲地喷出气,很不服气地说道:“好气啊!大家都没有是怎么回事,偏偏被她说地哑口无言,不是他们玄鸟学院散播的谣言,还能是谁?!”

    褚红姣正气凛然地说道:“这种事没有确凿的证据,又怎么能空口无凭地栽赃到我们身上?”

    “你……我……”屠十方换作其他时候,绝对能摆出无数个无赖理由来跟对方打嘴仗,可偏偏褚红姣跟夏夜的关系不错,而且一脸正气凛然的表情看起来十分认真地讨论这件事,这就让屠十方有些气短,平时里的无赖手段面对着褚红姣也不好意思耍出来。之家

    夏易笑了,招呼着屠十方坐下来,出面转移话题化解他的尴尬:“感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我在演武台上已经说明了,只是看在你我都拥有界之武灵的缘分上,给你一些提示,况且你还是夏夜的小姐妹,帮你更是应该的。”

    褚红姣规规矩矩地向夏易行了一礼,认真地解释道:“即使如此,那也应该向你表示感谢,这是礼貌。”

    褚红姣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也让人很难无视她的话语,夏易只能点点头,接受了褚红姣的谢意。

    “这位是我的好友,厉幸童,他也拥有一只界之武灵,是地级的。”夏易转身为褚红姣介绍厉幸童。

    就像以前厉幸童对夏易说过的话,拥有界之武灵的武者,相处起来总是比其他人要多一些亲近,或许是他们之间有独一无二的共同点,就好像众人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关系就会变得更加亲密。

    褚红姣与厉幸童点头致意,脸上的表情要比面对其他人时柔和许多,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绝非讽刺的那一类。

    三人站在一起闲聊了几句,当得知厉幸童并非战斗类型的武者,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夏易看着好笑,而厉幸童则是悄悄地松了口气。褚红姣若是要挑战他,他可能当场就认输了。

    褚红姣与夏夜说了一会儿小姐妹的悄悄话,随后便认真地听夏易与其他人聊天,趁着一个安静的当口,褚红姣立即问起了当初七位大宗师硬闯龙翔院那夜的始末。

    这事问夏易的人太多了,只是当晚他是晕死过去的,夏易不愿提起这段黑历史,便把讲述的任务推给了屠十方,免得说到最后自己尴尬。

    屠十方可是非常喜欢跟人讲当天晚上的事情,而且经过了多次演讲之后,他已经渐渐地摸到了诀窍,哪一段怎么说能吸引人,屠十方全都总结了出来,说起当天晚上的事情,他口沫横飞,神情兴奋,就好像又回到了当晚的情景,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这么讲述总会有夸张不实的部分,但是好处也很明显,很容易带动听者的情绪,将他们带入到那种情形之中,随着屠十方的讲述而心情跌宕起伏。

    要么说屠十方还是很够意思的,最后将夏易描述成以一敌二的高手,最后在对方拼命的情况下才不幸落败。

    夏易和谢青山听着直挠头,这怎么跟自己经历的情形不太一样呢?难道说,当天晚上自己并没有亲身经历那些事?

    在看到褚红姣听得满面通红,仿佛灌进了一两斤烈酒似的,生怕她有什么误会,夏易连忙对她解释道:“这些事你当作传奇听就可以了,不要当真就对了。”

    屠十方听到夏易的话,擦去嘴角的口沫,略带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又没有丑化你,你这么说我可是很伤心的,我只不过是稍稍夸张了一些而已。”

    夏易连忙摇头捂脸,满脸羞愧地说道:“你可别夸我了,你夸我我听着跟你骂我一样,我可没你说的那么伟光正,我要是能一人力扛两名二品大宗师不败,当天晚上咱们也不至于打得那么长时间。”

    褚红姣听说自己听到的是故事,顿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原本她还幻想着,自己扛不住两名二品大宗师,打一名立于不败之地是不是也有可能呢?

    结果夏易说这些都是假的,褚红姣有种梦碎了的伤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