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反应
    逆天符皇第七百三十五章反应三大学院领头,五家学院紧随其后,商武大比的前八名学院共写一书,签上各自的名字以及印章,由杨章真、孙胜杰和徐旻睿连夜递进宫中。

    三大正使长老亲自出面,也是要让商帝陛下能够重视此事,不再是和稀泥或者拖延时间让这件事不了了之。

    夏易得知此事后,与谢青山一番交谈后,准备暂停他们的计划,先观望一番风声再说。

    而朝歌城内,朝廷官员们第一时间得知此事,纷纷在私下里联络讨论此事。一些官员击掌叫好,对这些学院能够站出来为公正道义发声感到高兴;也有一部分官员则是微微摇头,认为这些学院是在胡闹,如果真的要提出意见,当在朝廷之上正式提出此事,才能更大的发挥出他们的实力,私下里进宫去面圣,机会会变小很多。

    右相秦府内,秦松是最先得知这个消息的人,他捋着胡须,发表的意见跟其他官员并不相同。

    他轻轻笑了起来,对杨章真三人此举颇为赞赏:“他们三个人还不算蠢笨,知道私下里进宫去面圣,而不是在朝廷上逼迫陛下公开表态。”

    坐在下首喝茶的秦岚一身白衣飘飘,成熟之中带着一丝纯洁,带给人不同的感受。

    秦岚听到哥哥的话,她缓缓地放下手中茶杯,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好奇,细细品着哥哥的话,试着问道:“你是说,逼迫陛下表态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秦松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最近变得消瘦的妹妹,微微摇头。他知道,夏易最近在龙翔院中风头正劲,而相应的,妹妹在龙翔院中的处境就不太妙了。原本依靠着他当靠山,秦岚在龙翔院中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追随地,可是如今大批师生都围拢在夏易的周围,让夏易的声望日渐兴盛,秦岚的力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连带着许多官员子弟在学院里的处境也不太妙,整个龙翔院似乎在朝着一种对立的方向发展,普通师生和出生显贵的师生之间地对立。

    这种对立的情绪并不明显,但是秦松这种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从妹妹口中的只言片语中就能猜得出来,这种迹象已经有了苗头,并且还在缓慢地发展下去。

    妹妹秦岚在龙翔院中失意,她高傲的性子忍受不了别人在背后的指点和白眼,索性请了假在家中休息,只是心结难解,吃不香睡不好,她这身子也渐渐变得消瘦许多。

    秦松对此并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他近日来一直忙于朝务,尤其是陛下那边的动作比较大,他忙的两脚不离地,也没有心思去管龙翔院的事情。

    今日出了这么大一件事,秦松得到了消息,喝茶之余便与妹妹说起此事来。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陛下最近被大事扰得心绪不宁,肝火比较旺盛,脾气还很古怪,随时随地都会发脾气,我在伺候的时候都要万分小心。若是杨章真他们真的在上朝是当众向陛下施压表态,陛下肯定不会同意,同时,说不定还会大发雷霆,狠狠地教训那三个家伙。”

    秦岚闻言,两条好看的眉毛蹙起来,对哥哥的话有些怀疑:“不管怎么说,杨章真、孙胜杰和徐旻睿都是三大学院的正使长老,身份地位不同于其他学院的那些正使长老,他们三人一起上朝进言,陛下再怎么不爽,也不会当众驳斥他们的吧?更别说当众训斥他们了。”

    秦松端起茶杯悠哉地喝了口茶,瞥了一眼妹妹,见她还在盯着自己看,脸上丝毫不见烦躁的情绪,欣慰地笑了出来。85

    “看来,这些日子你在家里呆着,看来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这份耐心就值得赞赏。”秦松赞赏地点了点头。

    秦岚听到哥哥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得不说,人长得漂亮,翻白眼都呆着一种风情,若是秦岚的那些追求者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兴奋地满面通红。

    “你就赶紧说你的吧,我这是被逼出来的,可以的话,我还是愿意做以前的自己。”秦岚吐槽着,催促哥哥赶紧为自己解惑。

    秦松放下茶杯,不再卖关子,缓缓说道:“陛下啊,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陛下了!”

    秦松这一声感慨,似是带着一丝惆怅,听得妹妹秦岚不由地一愣,她在家中,很少见到哥哥会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怎么着,陛下怎么就不是以前的陛下了?”秦岚好奇地问道。

    秦松摇头说道:“人还是一样的,但是心里想的事情,已经不一样了。”

    秦松含糊其辞地说地并不清楚,身为一个权臣,他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不论怎么样,都不能在背后说陛下的坏话,要自觉地养成这种习惯,才不会犯错。

    秦岚也不是一个蠢人,否则光凭哥哥秦松的势力,她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她听着哥哥含糊其辞的话,默默地在心中揣测,再结合最近在哥哥这里听到的朝务和宫中的动静,她渐渐地明白了哥哥话里的意思。

    “我觉得你说的陛下不太对。”秦岚又一次反驳了哥哥的话,她认真地说道:“如果陛下真的想的跟以前不一样了,那他这一次怎么还会想着出兵打仗呢?”

    秦松打眼扫了一下妹妹,而后慢悠悠地说道:“这是每一位帝王的雄心,自然不会轻易地改变,至于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讨论了,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

    秦松内心深处对这件事十分敏感,不愿在妹妹面前说太多,因为说多错多,他并不愿意让陛下清楚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因为,秦松对陛下的决定并不赞同,只是出于自己的身份定位,秦松不会反对陛下的决定罢了。

    ‘即使臣要做一个权臣,也是希望陛下能够建功立业,成就伟大基业的啊。可惜您……’秦松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这是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也是他对陛下近期表现的一种失望。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也只敢把这些心事埋藏在心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