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一世龙皇〕〔重生之彪悍奶爸〕〔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大英公务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七百三十八章 殿前告状
    逆天符皇第七百三十八章殿前告状不管什么时候,情报头子都不是招惹喜欢的角色,同时,他们在“同僚们”的眼中,也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哪怕“同僚们”对这些情报头子都是畏之如虎。

    当太监来报,钱树礼要觐见时,在场的所有人脑筋稍稍一转,就明白了钱树礼前来的目的,这特么地不就是来告御状的吗?

    但是所有人都对他没有任何同情的心思,反而都觉得他活该。他手下的人跑到人家龙翔院去暗杀人家的明星人物,失手被擒那是活该倒霉,你还敢去要人,要求自己审判自己人,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你的人当初对朝廷官员下手的时候,面对别人求情的时候,你们就没有想到过,自己也有今天的下场吗?

    众人低着头不敢去看龙椅上的陛下是什么表情,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陛下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就从陛下听到奏报后一直都在沉默就能够猜出来,陛下的心情并不好。

    商帝沉默着始终没有同意钱树礼上殿问话,而朝堂上,所有官员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着,即使他们在心里都在鄙视钱树礼的不要脸,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们现在保持沉默。

    过了不知多久的时间,龙椅上的商帝终于开口了。听他说话的语气,台下的官员们全都清楚,陛下生气了。

    “呵呵,朕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好心情……”说到这里,商帝便不再多说。

    虽然商帝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自动接上后面的话,心情不约而同地提了起来,心里一边不断地腹诽钱树礼没事找事,给大家伙找麻烦,另一边,他们也祈求陛下不要过于生气,或者先放他们离开再生气也不是不行。

    只可惜,他们的愿望注定是要落空的。

    商帝朗声说道:“让钱树礼上来吧。”

    众人心里一沉,看来今天提前下朝的愿望破碎了。

    很快地,有两个脚步声在大门外响起,随后一人站住,另外一人则是在大门外请求进入大殿。商帝身边的洪公公大声宣布钱树礼进殿面圣,很快地,钱树礼的脚步声响起,人们听着一个那个脚步声十分沉稳地从身边走过。

    “臣钱树礼叩见陛下。”钱树礼跪在大殿上,对台上的商帝行叩拜大礼。

    低头不语的官员们看到钱树礼跪拜的样子,心中全都不屑地腹诽起来,话都不是什么好话,这个时候也别指望他们会对钱树礼说什么好话。

    一个情报头子,身体里流淌的都是黑色血液的恶臭家伙!

    “钱树礼,这个事实你不在你的卫所里整顿事务,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啊?”商帝的声音懒洋洋地在大殿里响起来。

    钱树礼还没有回答,台下的一众官员们则是心里生出了巨大的疑惑。

    怎么陛下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是生气啊?反而听起来有些慵懒的语气,这不对劲,很不对劲!乐乐文学

    钱树礼顿了顿,依旧趴在地上行大礼,声音从地面向上飘起来,传入众人的耳中。

    “臣确实本该在卫所里整顿事务,然而,卫所里发生了一件事,让臣不得不冒死进入大殿来,恳求陛下为我们伸冤啊!~”钱树礼说着说着,话里还带起了哭腔。

    台下的官员们腹诽,台上的商帝却是闻言大怒。

    “混账!钱树礼,你什么意思?‘冒死’来到大殿,你是说,我这大殿是阎罗殿,来得了,回不去吗?!”商帝指着地上趴伏着的钱树礼大声呵斥道。

    “不敢!臣不敢!”趴在地上的钱树礼忽然抖动起身子来,像是被商帝的威严吓到,浑身瑟瑟发抖。

    众人看到低头的视线看到钱树礼的动作,全都在心中大骂钱树礼无耻,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还敢欺骗陛下,这种人就应该把他拖出去砍头才能解恨。

    “你不敢?你还有什么事不敢的?我问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事,逼得龙翔院、玄鸟学院和清风学院联合其他五家学院联|名|上|书,告你的御状。”商帝手肘枕在面前的桌子上,身体前倾,面色严肃地看着台下趴在地上的钱树礼。

    “你站起来,站起来说话。”商帝哆了哆手,示意殿前侍卫去将台下的钱树礼给扶起来。

    两个殿前侍卫上前去,双手将钱树礼从地上拖了起来,让他规规矩矩地站在台下回话。

    钱树礼顾不得整理自己的仪容,拱手对着商帝深深鞠了一躬:“多谢陛下恩典!”

    台下的官员们听着钱树礼这话,忍不住暗自撇嘴,让你平身就是“恩典”了,那要是陛下大赏,你又该怎么谢恩?

    “说吧。”商帝摆了摆手,示意钱树礼先说正事,不要胡乱打岔。

    钱树礼面露哀伤的表情,语气颤抖地说道:“事情主要是臣管束不利,放纵下属外出胡闹,竟然去到龙翔院中刺杀夏君子夏易,臣听到发生了这种事时,也震惊地不敢相信,后来我……”

    钱树礼说到半截,就被商帝抬手打断了话:“捡重要的说,不要啰嗦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是!”钱树礼又深深地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我那下属平时办事得力,深得信赖,打死我都不会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于是我找来下属询问清楚,这才得知,前些日子我龙翔于天的一位队长离奇死亡,被人抛尸在巷道里。那位队长与我下属是义兄弟,我那下属经过调查发现是夏易杀害了他的义兄,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陛下,我代替我那下属向您认罪,只是请求您,能够将他交还给我们审判,我们必定不会偏袒任何一方,秉公执法的!还夏易一个公道,也给我那下属一个公正地评判!”

    说完,钱树礼又跪下磕头,向商帝行跪拜大礼。

    商帝见状不由地皱起眉头,打手势命殿前侍卫将钱树礼扶起来。

    “原来这件事里,还有如此内情啊。钱树礼,我问你,你那下属查清事实了吗,便敢动手杀人,你可知故意杀人可是死罪!”

    台下官员闻言,皆是大惊,一瞬间,他们全都猜到了陛下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