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都市潜龙〕〔战龙觉醒〕〔斩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时雍赵胤〕〔锦衣玉令〕〔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局为重
    逆天符皇第七百四十九章大局为重整个皇宫都处于高度压抑的氛围之中,所有人都不敢大声的说话,哪怕距离祈年宫极远的宫殿之中,也没有人敢肆意地议论之前听来的消息,所有人都处于战战兢兢之中,生怕说错、做错了什么,自己被会殃及。

    祈年宫中,整体的氛围远比皇宫中其他宫殿的气氛更加紧张压抑,太监宫女们全都低头垂手地站着,神情高度紧张地听着书房里的动静;手执刀剑的侍卫们则是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还有侍卫队队长迈着稳健的步伐,在宫殿中来回巡视,检查疏漏。

    只要一遇到可能触怒陛下的大事发生,祈年宫就会成为一个充满炸雷的生死区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还会不会活着。

    书房内,清香怡人,令人神清气爽,房间里有轻轻的说话声,偶尔还有笑声传出来,书房里的气氛似乎并不像外界想象地那般死气沉沉、充满了危险。

    “钱树礼那老小子快要被吓死了,当时就趴在地上不敢起来了,一个劲儿地在那磕头,我怎么说话都不好使,就是不起来,就跟一条癞皮狗似的,哈哈哈哈!”

    说话中带着笑声的人,正是被人们猜测可能会龙颜大怒的商帝,此时他语气轻松,说话带着笑声,一点儿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那是他们不了解陛下您的圣明,只要他们忠心耿耿、问心无愧,陛下自然不会强加罪名在他们头上。但若是他们敢瞒着陛下胡来,陛下肯定不会饶过他们的。”又一个声音带着些许的谄媚传了出来,声音也不算陌生,正是商帝的左膀右臂之一的秦松。

    视线转入书房之中,商帝盘膝坐在长榻之上,面前的桌几上摆放着一些瓜果,商帝的面前还有剥皮去核的残留,商帝手里捏着一牙水果,笑眯眯地看着面前坐着的秦松。

    书房里并不只有秦松一个官员,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两个大人物,正是虎卫头领朱庆燊和鹰卫头领聂景龙。

    秦松笑容晏晏地与商帝交谈欢笑,而旁边的朱庆燊和聂景龙就没这么轻松的心情了,两人端坐在座椅上,手里个拿着一些水果,可是没有任何品尝的心思,他们脸上带着忐忑不安的笑容聆听着陛下和右相之间的谈话,不时陪着笑,那表现跟初进京城的地方小官没什么区别。

    往日里他们也不会如此紧张忐忑,可实在是今天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一个应对不好就有可能失去陛下的恩宠,更严重一些的话,若是陛下被某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大臣说动了心思,对自己下手,说不定连脑袋都有可能搬家地。

    在这种压力之下,哪怕是情报头子,朱庆燊和聂景龙也难免面色发紧、心里发慌。

    商帝与右相秦松谈笑风生,某个不经意地在朱庆燊和聂景龙的面上扫过,看到两人挺直了腰背坐直起来,手里的瓜果一口也没动,不由地失笑摇头。

    “你们俩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们不是都说了,这件事不是你们干的,那你们还紧张个什么劲儿?”商帝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就是这种笑,最让人琢磨不透了。

    朱庆燊先人一步,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商帝深深地鞠躬行礼,大声地汇报道:“启禀陛下,臣朱庆燊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任何谋逆之心,但是就怕某些人企图蒙骗陛下,挑拨陛下对臣的信任,所以臣才会如此紧张!”微书吧

    聂景龙见朱庆燊比自己还要快,他心里大骂朱庆燊卑鄙无耻,立即也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向陛下深深地鞠了一躬,比朱庆燊的鞠躬更加深。

    商帝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聂景龙,对朱庆燊说道:“你说的‘某些人’,是不是就是旁边这个人啊?”

    坐在两人中间的秦松听到这句话,不由地一愣,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还不等他说话,就听到商帝没好气地骂道。

    “没说你,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坐下!”

    秦松笑呵呵地坐回自己椅子,看着身边两个情报头子一个比一个神情紧张,不由地摇摇头。就像他之前说的那般,若是问心无愧,陛下自然不会惩罚他。这话听起来更像是拍马屁的话,可实际上秦松说的都是真心话,只可惜身边这两个家伙一定在误会自己是在拍马屁,而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当劫囚的事情消息传入朝歌城之后,神经敏感的朱庆燊和聂景龙第一时间就感到了皇宫,就是担心陛下会怀疑是自己干的这件事,同时也是在提防对方诬陷自己。

    而秦松则是为了大战前朝局的稳定,下了朝之后,听说了消息,又特地从府中赶回了皇宫,来安抚多疑的陛下,同时也是在帮衬这两位情报头子。

    之前那番话,是说给陛下听的,也是说给朱庆燊、聂景龙二人听的,宽一宽他们的心,让他们不要太紧张了。只可惜这两个家伙关心则乱,涉及到自己的安危就慌了神,根本没有听明白他的暗示,只会干巴巴地表忠心,完全没了往日里的聪明机灵劲。

    商帝瞪了一眼插科打诨的秦松,也明白他的心思,心中有无限地感慨说不出来,最终都化为对秦松地喜爱。

    “好了,朕明白你们的忠心,都不用说了,说来说去也只会重复同一句话,证据却拿不出来一个,听着都腻了!”商帝敲打了一番手下这两个情报头子,同时也破例,卖给了秦松一些面子,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破例,会不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朱庆燊和聂景龙听到商帝的话,这才缓缓地直起腰来,额头上没有虚汗发出来,后背却是被冷汗给打湿了。

    “平日里,你们相互之间的仇怨我都不愿意多问,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儿,谁有本事谁解决。但是如今不同了,时局正在发生变化,我不希望你们之间的矛盾,影响到朝中大事,你们都明白了吗?”商帝再次敲打。

    “回禀陛下,臣明白了!”聂景龙这一次抢了先,连忙低头答应。

    在朱庆燊也表态之后,商帝挥了挥手,不耐烦留这两个家伙在这里陪自己,便把他们全都轰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