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七百八十二章 渐渐清晰
    逆天符皇第七百八十二章渐渐清晰夏易踱步侃侃而谈,屠十方和厉幸童聚精会神,聆听他诉说不靠谱的经验。

    “灵体牺牲到一定数量之后,连通神秘之地的‘大门’就会打开?这些灵体为什么要‘牺牲’呢?”厉幸童很好奇夏易所说的不正经的经验,这是他从未接触过的角度。

    夏易为他解释:“说是‘牺牲’,只是一种解读方式,也可以用我刚刚说的‘祭祀’来代替。我认为,神秘之地随时随地都能进入,每一个灵体都有机会进入神秘之地,只不过,这个几率对它们来说,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九死一生都不足以形容危险的程度。”

    “所以,它们冒险进入神秘之地的举动,可以说是‘牺牲’或者‘祭祀’?”厉幸童使用了清心符冷静下来后,脑袋的思维渐渐变得活跃起来,哪怕是他没有了解过的角度,他也能很快地跟上夏易的思路。

    夏易点头说道:“没错,神秘之地的‘大门’估计很长时间才会打开一次,打开的时间飘渺不定,那些等不及的灵体估计就会选择冒险,哪怕是九死一生,它们也要试一试,不愿再继续等下去。”

    这时,屠十方的思路也渐渐跟了上来,插嘴说道:“听你的意思,那些灵体没有进入神秘之地,死掉之后就会变成‘祭品’成为神秘之地‘大门’打开的能量之一?”

    夏易打了个响指,赞赏地指了指屠十方:“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那些灵体聚集在这里,一是等候神秘之地的‘大门’打开,二来,恐怕也是它们等得不耐烦了,心里不断地在纠结,要不要冒险硬闯神秘之地。”夏易接着诉说自己的理解:“他们寻找人类争夺我们的身体,应该也是利用我们对它们的冒险有一定帮助作用,所以进入这里的武者一开始就会成为灵体追逐的目标。”

    “一旦这些灵体硬闯失败,就会成为下一次‘大门’打开的能量,这种想法,你是怎么想到地?”屠十方惊叹地看着夏易,不明白他是想到这种可能性的。

    夏易揉了揉鼻子,含糊不清地说道:“以前我非常喜欢玩游戏,那些游戏总是会给你带来许多的灵感。”

    屠十方好奇地问道:“游戏?你玩的什么游戏,能给你带来这种灵感?你跟我说一说,回去我也玩玩这些游戏,看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灵感。”

    夏易打着哈哈说道:“哈哈,这些游戏你们可玩不到了。说完了前一种可能,我的后一种猜测也是基于这个可能性延伸出来的。那些灵体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空间发生了改变,很有可能即将崩塌,所以才会聚集在这里,准备冒险闯关,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说不定还真是这样的。”厉幸童点头附和:“我也曾经发现过,当天气发生变化的时候,很多动物最先发现,并且会做出许多怪异的举动,这灵体应该也是如此,对空间的变化有非常敏锐地感应。”

    夏易点头说道:“老屠你观察到那些灵体有进无出,说不定就是它们在冒险进入神秘之地。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它们都不会再出现在这里。”

    厉幸童说道:“怪不得我感觉这一次进来,周围的灵体好像变少了,我这……”非凡

    “变少了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屠十方愤愤不平地念叨着:“我要不是被一群灵体追杀,我怎么也不可能跑到这附近来啊!”

    厉幸童适时地闭上了嘴巴,和夏易一样,强烈地忍着笑。虽然幸灾乐祸不是好习惯,但是实在太可乐了!

    屠十方恶狠狠地瞪着夏易和厉幸童,两人好一阵子才强忍着不再笑出来,这忍的他们实在太辛苦了。

    “追杀你的灵体很多,那应该是因为你距离这里太近的缘故,在迷雾山林的外围,灵体已经变少了,我和老厉这一路追过来,总共也没见到多少灵体。”夏易出面解释,他深怕厉幸童解释的时候再笑出来,到那时他们就很难解释清楚了。

    屠十方之前说的那些话,也只不过是为了发泄一下憋屈的情绪。换成是你被灵体追了好久,结果碰见俩人都说灵体变少了,你心里也会不平衡外加憋屈地。

    “希望这不会是咱们钻牛角尖,看什么都像什么,自己走偏了。”夏易还没有彻底迷失,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并不是事实真相,始终对这些事保持着冷静和警惕。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如果事情真的像我们猜测的那样,这个神秘空间很有可能随时崩塌,那咱们还需要探索这里吗?鹰卫要求的营地,咱们还给他们建吗?”厉幸童问道。

    “给他们建个屁!”屠十方说话很冲:“明知道这里都快要崩塌了,还建什么营地?他们进来说不定住不了几天,就得打道回府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咱们多打探一下这里还有什么秘密。”

    夏易却不这么想,他对神秘空间的态度并不像其他人那么执着,对他来说,能打探到消息是好事,打探不到或者没机会打探也无妨,反正他自己就有一个从神秘之地回来的宝贝,有什么事儿问她不行吗?非得亲自打探,那多累啊。

    “该建还得建,咱不能给人落下话柄啊。”夏易说道。

    “话柄?什么话柄?这地方都快崩塌了,咱们不愿白费这功夫,他们能说什么?!”屠十方哼了一声,对鹰卫很不屑。

    “崩塌不崩塌的,现在也只是咱们在这里说说而已。”夏易意味深长地看着屠十方,不自觉地压低声音说道:“老屠你可别忘了,咱们可是为数不多活着从这里出去的人,要是这个空间崩塌了,你觉得这个罪名,会安在谁的头上?”

    “安谁的头上也不能安……”屠十方正要反驳回去,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顿住了:“咱们回去之后,陛下问起咱们是怎么出来的,咱们说的是把湖底给打穿了回去的吧?”

    屠十方不是想不起来自己说过的话了,而是他想到了夏易担心的点。

    “没错,湖底的通道是咱们打穿的,这空间崩塌了,你觉得皇帝会不会把空间崩塌的罪名安在咱们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