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七百九十五章 隐瞒
    逆天符皇第七百九十五章隐瞒夏易带着谢青山和小九离开了浣神之墙,夏易和他们俩商量好,这里的秘密就埋藏在这里,回去之后即使是对屠十方和厉幸童也要保密。知道的人越少,保密程度就越严,同时也不需要考验屠十方和厉幸童。

    夏易对他们二人是信任的,但是他并不相信人性。

    人性是脆弱的,不要总想着考验人性,凡是这么做的人,十有八九都落得悲惨的结局。

    小九问起夏易的打算,夏易表示自己只需要顺水推舟。

    “顺水推舟?什么意思?”小九没有理解夏易的话。

    夏易将他们推断神秘空间可能将要崩塌的消息告诉了小九和谢青山。

    “从种种迹象来看,都很像是这个空间将要崩塌了。”夏易把自己和屠十方、厉幸童的发现告诉了他们。

    谢青山听着夏易的分析,微微点头,这些细节来判断,这个空间确实有崩塌的迹象。

    小九沉默不语,她皱起眉头想着夏易的话,表情上看似乎有不同的意见。

    “怎么了,你觉得这不像是要崩塌吗?”夏易减缓了脚步,一路狂奔回来,他也遭不住这么猛烈地运动。

    小九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空间崩塌的前兆,因为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只想给你们提供一个思路,你们觉不觉得,这会不会是浣神之墙开启的前兆呢?”

    夏易和谢青山听到小九的话,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通常的空间是闭合的,即使它有多个出入口,但是完全独立的空间,引起空间巨大变化的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空间崩塌。

    然而夏易等人所在的这个神秘空间,却是连通两个空间的通道,空间发生巨大地变化差异,虽然崩塌的可能性依然是最大的,但是也不能忽略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通道连接的另一个空间即将打开。

    而这个提议,也能更加合理地解释那些灵体为什么会蜂拥聚集到浣神之墙附近,整个迷雾山林的中部和外围数量变得稀少。

    小九提出的这个建议为夏易他们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回到营地之后,夏易把谢青山打发去做事摆样子,厉幸童立即把屠十方找了回来。

    好一阵子,谢青山装得都快不耐烦了,屠十方才带着九个“软体动物”回到了营地,那九个武者,几乎死爬着返回了营地。

    谢青山装作正在做事的样子,看到那九个武者用一种羡慕地几乎要把他吞噬掉的眼神看着他,即使他们相差着巨大的境界,他依然冷不丁地打了个寒蝉。

    那九个家伙的眼神太真实了,谢青山情不自禁地被他们的眼神给吓到了。

    “屮……”夏易等人看到这一幕,也都被吓傻了。我看书

    “老屠,让你教训这几个家伙,你也不用把他们往死里整吧?”厉幸童的心最软,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拉着屠十方抱怨道。

    屠十方很罕见地翻了个白眼,隐晦地瞪了一眼缩头缩脑的夏易,没好气地怼了厉幸童一句:“老子这是在对他们好!要是不好好操练他们,就他们刚进来的时候那种德行,他们走不出朝歌城百十里之外,就得被人给欺负地裤子都不剩一条,我不这么狠狠地操练他们,以后他们丢的都是命!”

    夏易从屠十方的动作里已经猜出了,是自己和谢青山回来的时间晚了,所以屠十方才会多操练了那九个家伙。按照夏易的想法,这湖水根本没有危险,能把这九个家伙操练成这个样子,屠十方恐怕下了重手。

    其实夏易是把这些家伙当成了普通的武者,实际上,他们与龙翔院里最普通的武者相比,都有着不小的差距……

    “看什么看?好好做你的事,要是不好好做事,你也跟他们一样明天给我下水去操练!”营地里响起了屠十方大声训斥谢青山的话。

    九个几乎累死过去的武者躺在营帐了,一动也不想动,只有微弱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妈蛋,要不是为了回去,打死老子都不干了……”

    没过多久,营帐里就响起了连绵起伏的鼾声,这些被|操练了一上午的家伙,连中午饭都没有吃,便急急陷入了沉睡之中。

    夏易检查了几个营帐,发现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之中,便召集所有人在一起。

    “那个光幕周围的灵体越来越多了,而且还跟昨天一样,有进无出,我怀疑这个空间要不了多久就会崩塌了。”夏易把浣神之墙和神秘之地有可能开启的消息隐瞒了下来,打算继续按照空间崩塌的猜测方向引导屠十方和厉幸童。

    屠十方和厉幸童面露忧色,都表现地十分担心。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得尽早做准备才行,不能等到空间崩塌之后再想着逃,咱们说不定全都得被埋在这里。”厉幸童最胆小、最悲观,所以对这件事最为关心,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丧生于此。

    “老厉说的没错,咱们确实得提早做准备。”谢青山没滋没味地附和一句。

    谢青山只是捡着没营养的话推动事情发展,却没料到厉幸童对他露出一个感激的神色,似乎是感激谢青山同意他的看法。

    谢青山看到厉幸童的表情,顿时觉得这孩子混地实在有些苦。

    接连有人表态,屠十方也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有一些顾虑。他看向夏易,问道:“那咱们是不是就不能在这里继续探索了?”

    夏易看着他遗憾的表情,明白他是想探索神秘之地更多的信息,伸手拍了拍屠十方的肩膀,摇头道:“再重要的秘密,都比不上我们的生命重要!”

    屠十方看着夏易坚决的眼神,无奈地点了点头:“嘚,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干吧!”

    夏易感激地捏了捏屠十方的肩膀,拍了拍双手,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对他们交代道:“接下来,咱们得派人出去跟外边汇报这里的情况,把这里的情况描述地更危险一些,要求外边暂缓增派人手进入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