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八百六十八章 交差
    逆天符皇第八百六十八章交差此次神秘空间探索之行,以结果来看,无疑是失败的,夏易等人没有探索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结果神秘空间还崩塌了;但是与以前鹰卫执行的任务结果相对比,这一次行动也是成功的,此次行动牺牲了一个鹰卫,以及谢青山所顶替的武者之外,再无一人牺牲,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胜利。m.zjmqc.

    只可惜,除了那九名年轻的武者之外,再也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死活,对鹰卫、对商帝来说,关于神秘空间的情报,要远远比一个年轻武者的性命重要地多。

    从夏易这里确认了谢青山所顶替的身份死在了神秘空间之后,聂景龙指挥鹰卫将九名年轻的武者护送返回朝歌城,而夏易、屠十方和厉幸童则返回龙翔院,聂景龙甚至看起来没有对他们进行询问记录的意思。

    “这家伙看来是想打什么歪主意了。”屠十方对聂景龙境界实力、为人处世不屑一顾,但是要说起冒坏水,他自忖难以望其项背。

    “这不是早在咱们的预料之中嘛。”夏易躺在龙翔院前来迎接他们的马车上,既然要装伤员,就要装的像一些,否则传出去,影响不好。

    屠十方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即使早有预料,他也气不过,就好像自己早已经提前预知了结果却无力改变,这种不受他自己掌控的感觉让他十分讨厌。

    屠十方愤愤地说道:“那小子连水潭都不敢下,还是任务的负责人,我特么就没见过这么怂的负责人。看来鹰卫只擅长背后阴人,连鹰卫头领都不敢正面面对困难,就更别指望那些手下人能学得了好!”

    夏易对此没有发表意见,实际上在他内心看来,像鹰卫这样的情报组织,确实应该擅长暗中作业,毕竟鹰卫的性质决定了他们无法在阳光下行走。

    当然,理解不代表原谅和喜欢,夏易现在很讨厌聂景龙,这个家伙不仅威逼自己,甚至还随时随地想要害自己,那还能喜欢他吗?

    马车很快就回到了龙翔院中,夏易和屠十方、厉幸童没有返回各自的住处,而是由马车拉着,直接来到了吴梁的府邸。

    这是夏易的决定。m.luoqiuww.

    马车停了下来,得到消息的吴府仆人早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看到屠十方背负着夏易从马车下来,仆人们立即迎上去,七手八脚地要接过夏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屠十方立即婉拒了这些仆人的请求,在一众失望的眼神中,又厉幸童陪同,进入了吴梁的府邸。

    来到前院的会客厅内,吴梁端坐在主位上,正在安静地茶看,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动静,他放下,起身走到了会客厅的门口,看着屠十方背着夏易快步地赶来。

    “不要着急。”吴梁叮嘱了一声,便引着屠十方将夏易放在了椅子上,还在他的屁|股下面垫上了软垫。

    “院长。”夏易坐在椅子里,微微地向吴梁行礼问候。vp

    “免礼,你现在的情况就老老实实地坐着吧。”吴梁随意地摆了摆手,招呼着屠十方和厉幸童坐下后,自己这才回到了主位上坐下。

    “刚出来?”吴梁看向左手边坐着的夏易,和声问道。

    屠十方带着人从神秘空间返回的第一时间,消息就传到了吴梁这里,所以他问的是夏易的情况,对屠十方并没有过多地关心。

    夏易坐在软乎乎的垫子上,颇为艰难地点了点头,满脸羞愧地说道:“差点儿没能回来。”

    吴梁和颜悦色地安慰着夏易:“不要那么沮丧,空间崩塌这种事经常发生,整个华夏大地除了几个固定的长年开放的空间之外,几乎所有空间都会有崩塌的那一天,无非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你们的运气确实不太好,碰上了这种情况,也怪不得你们。”

    屠十方平时狂放不羁,见了谁都敢怼两句,一言不合就敢大打出手,但是唯独害怕吴梁,在吴梁面前,屠十方乖巧地就好像一只大猫,半天都大气不敢喘一下的,听着吴梁讲话,他只会嗯嗯应声,平时说话理直气壮的样子完全不见了。

    夏易听着吴梁的话,脑海里不禁回想起之前吴梁曾经劝说他到神秘空间走一遭的事情,想起吴梁当时说的话,夏易犹豫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最终下定决心。

    “院长,经过这一次地调查,我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也没有发现有什么新的有价值的线索。如果说值得关注的线索,还是那个巨大的光幕,上面刻有关于阵法的花纹,这一次我又拓印下来一部分,连同上一次老厉发现的那些,全都交给您研究。”

    说着,夏易冲厉幸童挥了挥手,示意他把自己收好的一叠纸拿了出来,递到了吴梁手边的桌子上。

    屠十方一脸懵逼地听着夏易的话,看着他把那些纸交到了吴梁的手边,完全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夏易悄悄地丢给他一个眼神,等回去之后再向他解释。

    吴梁拿起那一叠纸观看,朗声说道:“屠十方要是感兴趣的话,你跟他说一说也无妨,不过呢,你们两个小家伙要注意,出了这扇门,在这里听到的所有话,你们都不能再记得,若是有人传出去,可别怪我院规处罚。”

    一听到吴梁说出这番话,屠十方和厉幸童齐齐变了脸色,这话换了其他人说,他们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可是换了吴梁这么说,他的话可要比院规还要吓人。

    当即,厉幸童没有多少犹豫地站起身,向吴梁躬身一礼便走出了会客厅。在这个房间里,他的好奇心没有那么旺盛,比起日后担心泄露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不打算听这个秘密。

    屠十方则是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无法摁下心中的好奇心。他很好奇,夏易和院长之间会有什么秘密?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关于神秘空间的。

    屠十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一方面是关心夏易和院长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他的内心深处却是在怀疑,夏易有没有隐瞒自己、背着自己做事的秘密?

    逆天符皇 htmlbook80935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