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九百三十三章 阳谋
    逆天符皇第九百三十三章阳谋夏易一句话,几乎就要了聂景龙的小命。m.zztp.

    聂景龙捂着自己的脖子,气喘吁吁地看着夏易,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凭证是怎么来的,几乎所有人都很清楚,就是为了对付谢青山而捏造出来的。那么,夏易要求聂景龙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就是要让聂景龙自己把实情给说出来,并且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怎么可能?!

    一旦真的那么做了,聂景龙不管有多大的功劳,鹰卫头领这个位置他都干不下去了。

    所以,夏易这是在赶尽杀绝,看起来要求似乎跟聂景龙没有关系,可是一旦查明这种事,身为头领就有躲不开的责任,更何况这件案子是聂景龙一力主导的,更加躲不掉他的责任。

    “夏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要赶尽杀绝,咱们以后还能继续相处。”聂景龙艰难地劝说着夏易,希望夏易能够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

    夏易看着聂景龙,冷笑着反问道:“你这求饶的话总是说的这么顺溜,看来平时没时候锻炼啊。聂头领,你摸着良心说,若是换成我处在你的位置上,你会对我手下留情吗?”

    “会!”聂景龙厚着脸皮,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夏易顿时无语。这家伙还真是为了保住位置,连脸皮都不要了。

    夏易也懒得跟聂景龙啰嗦,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对聂景龙做出了最后地警告:“聂头领,不要忘记了,这次的凭证,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且我要求今天之内必须做出官方地解释,若是做不到,那我就要拜托学院的院长出面为我讨回公道了!”记住址m.luoqiuzww.

    搬出吴梁院长,既是为了压制住聂景龙,让他不敢轻易地耍赖,同时也是为了防止聂景龙做出过激的反应,比如针对夏易和他的家人做出的伤害对方的行为。

    “夏易,你真的要逼死我吗?!”聂景龙冲着夏易的背影喊道。

    夏易站住脚步,头也不回地怼回去:“这句话,之前我也想对你说,好可惜啊,我自己挺过来了,没能亲口问你。”

    说罢,夏易不再理会聂景龙,带领众人返回自己的家中,朱漆大门关闭,把聂景龙等人给关在了原地。

    “特么地!”聂景龙忍不住大声地咒骂一句,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爽,本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拿捏住夏易了,却不料到最后关头竟是功亏一篑,那个谢青山竟然真的从试炼之地赶回来了?

    聂景龙心里正在咒骂和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只见朱漆大门重新又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聂景龙等人警惕地看着来人,是夏易身边的那个妩媚女人,初亮相时,可是把他们几个人的魂儿都要给勾走了。

    小九对着这几个家伙可就没有笑脸了,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冲他们说道:“我家主人说,看在聂头领曾经暗地里投靠我们这边的情谊上,给你一个说法。”

    聂景龙闻言一喜,以为夏易要宣布和解了,却不料夏易丢给他一个难题。

    小九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家主人说了,虽然不清楚聂头领为什么突然针对我们家谢老,但是能够从聂头领的话里感受到聂头领的为难之处。为了不让聂头领继续为难,并且及时纠正方向,我家主人让我告诉聂头领,你们要找的人并非我们家谢老,我们家谢老始终都在家里休养疗伤,相信聂头领刚才也看到了,我们家谢老的脸色不太好看,就是因为伤势复发造成的。”

    “言至于此,这是我们家主人看在往日的情谊上给聂头领的一点提示,至于聂头领相不相信,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再见!”说完,小九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到大门内,吩咐仆人关闭了大门。

    朱漆大门重新关闭,聂景龙却陷入了万分地纠结之中,夏易派人来通知他的一番话,可是把他给说糊涂了。

    夏易竟然说,这件事跟他们没有关系,这怎么可能?难道说从一开始自己就猜错人了吗?

    聂景龙开始疯狂地分析着夏易的动机,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夏易完全没有必要再对自己说这些话,而且他现在已经抓不住谢青山的把柄了,他再多说这些话也没有任何意义,难道是为了转移自己的视线?这倒是有可能。

    可如果夏易说的是真的呢……

    聂景龙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这种可能性,这才是最让聂景龙烦恼的地方。

    假如夏易说的是真的,闯入试炼之地救人的不是谢青山,而是另外一位大宗师,那么在他被转移视线、始终盯着夏易这边的时候,另一边说不定正在疯狂的做事。做什么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没有发现这一点,而是死咬着夏易不放,这就有公器私用、失职不察的罪过。

    到时候夏易这边再通过山阳公主和吴梁院长的推波助澜,不,甚至不需要他们出手,朝廷内就会有很多大臣趁机落井下石,若是他们把这件事和目前陛下最重视的军备筹备工作联系起来,他能不能保住小命都两可。

    想到这里,聂景龙忽然觉得夏易这边什么情况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扳不倒夏易没关系,顶多是被陛下责骂一通办事不利,可要是惹了其他的篓子——比如说陛下的军备计划——那可是丢掉性命的大罪过。

    想到这里,聂景龙一下子就想通了,这件事已经从拿夏易来立功,变成了保住小命,夏易什么的已经不关他的事了,哪怕这是夏易的诡计,用来转移自己视线的计划,聂景龙情愿上当,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可能性。

    那可是自己的小命,以及荣华富贵!

    “走!”聂景龙阴沉着脸,深深地看了一眼夏府两个大字,一挥手,转身离开。

    聂景龙站在门前思索的样子,全都落在了小九的眼中,她看到聂景龙表情不善地离开,立即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后院去。

    此时,夏易正在忙活着帮谢青山处理柳宗远的伤势。

    逆天符皇 htmlbook80935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