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九百四十五章 决裂?
    夏易与殷楚玉携手相伴,游山玩水了整个下午,二人才意犹未尽地返回了家中。

    回到家中,夏夜等人早已准备好晚餐,等待二人回来后,连忙招呼着开饭。

    整个过程中,小九都嘟着嘴表示自己很不开心,嘴上都可以挂油瓶了。好在夏易交代她的话她仍然记得,始终都没有吵闹,没有与殷楚玉发生冲突。

    夏易打眼一看,谢青山仍然没有出现在这里,而厉幸童还留在这里,这让夏易感到有些奇怪。

    “老厉,怎么着,觉得我们家的饭菜好吃,准备留在这里吃大户啊?”夏易笑着跟厉幸童开玩笑,结果只等来了厉幸童的一声苦笑。

    气氛有些尴尬。

    厉幸童只是苦笑,却没有说话,夏易便没有再追问他原因,等到晚餐结束之后,众人坐在一起说了会儿话,夏易给厉幸童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夏易的房间。

    两人坐定,沏茶倒水,算是坐稳当了。

    夏易端着茶杯润了润嗓子,对厉幸童说道:“说吧,怎么了,跟老屠闹别扭了?”

    厉幸童又露出了一丝苦笑,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沉默,而是向夏易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

    “夏易,以后我能不能住在你这里啊?”厉幸童略有些怯怯地看着夏易,毕竟寄人篱下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总显得底气不足。

    夏易当即拍板表示没问题,家里还有几间房间,随便厉幸童挑选。

    “不过呢,在这之前,你总得把事情给我讲清楚吧?怎么了,你跟老屠闹别扭了?”夏易又重新问起了之前的问题。

    厉幸童砸吧嘴吧嘴,悻悻地说道:“准确地说,是跟咱们都闹别扭了。你没有发现吗?平时老屠他来这里最积极,一有空就往这里跑,要说我们两个人,他才是那个最有可能因为你家的饭菜好吃而准备住下来的人。”

    夏易仔细一回想,事情确实如同厉幸童所说的那样。这一次回来之后事情太多,夏易忙的晕头转向,又是忙着与聂景龙斗智斗勇,又要关心柳宗远的伤势,随后还要考虑着该如何向吴梁院长解释整件事,以至于夏易的脑袋里时刻都是满当当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发现,原来屠十方并没有在身边。

    夏易皱着眉头,歪着脑袋看向厉幸童,敏锐地察觉到他异样的表情,缓缓地问道:“怎么,老屠那边出了什么事儿?我在院长那里没听到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啊。”

    厉幸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让夏易更加意识到,这里面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厉幸童叹完气,便说出了一个让夏易惊愕万分的消息。

    “老屠要跟咱们决裂了。”

    “决裂?!!!”夏易一脸的荒唐外加莫名其妙,他不明白,自己和厉幸童就是离开了没两天的时间,屠十方怎么就要跟自己决裂了?这也太离谱了!

    “怎么回事,该不会是怪咱们这次行动没有喊上他吧?”夏易皱着眉头,心里十分怀疑自己的猜测,这虽然可以作为一个理由让屠十方闹别扭,但是绝没有达到要决裂的程度。

    厉幸童苦笑着说道:“我能够察觉到你和谢老他们的异常表现,老屠自然也能察觉到异常之处。”

    夏易张大了嘴巴,听到厉幸童的话,他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看来老屠也意识到,咱们说的空间崩塌了并不是真的,而是另有隐情?”夏易缓缓地道出一个原因。

    厉幸童轻轻地点了点头,苦笑地看着夏易。

    夏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件事他们做的确实不妥当,可是……夏易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无论有多少的为难之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把内幕共享给屠十方,以至于屠十方感受到了区别对待。

    “之前老屠就在闹别扭,这一次恐怕是真的伤了他的心了。”夏易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坐着,杯里的茶水也变得没滋没味的。

    厉幸童闻言却是摇头,不认同夏易的话。

    “怎么?”夏易皱着眉头看向厉幸童。

    厉幸童眉头紧锁,他面露疑惑的说道:“当时我也以为是这样的原因,还劝说了两句。可是他始终都不肯吐露真实的原因,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我们无法再继续并肩作战了,最后他就把我赶了回来。事后我一个人的时候琢磨了琢磨,觉得老屠当时的状态有些奇怪。并没有被排斥在外的愤怒,更多的像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

    “哀莫大于心死?”厉幸童的话又把夏易给搞糊涂了,他们做了什么事,让屠十方感到了哀莫大于心死?因为隐瞒了这些事情?

    “如果是因为我们隐瞒了空间崩塌的事情,我觉得老屠更大的可能性是爆发愤怒,逮住我们狠狠地揍一顿,都要比现在的状态可能性更大。”厉幸童解释道。

    夏易点了点头,他跟厉幸童的感觉很像,而且厉幸童的感应力超强,他的直觉是最准的,在这方面,他更愿意相信厉幸童的直觉。

    “那你说怎么办?”夏易认真地想了想,说道:“我去找他谈一谈,不管怎么样,事情总是要说清楚的,不能凭他三两句话,咱们之间的友情说完就完了。”

    厉幸童连连点头表示赞同。虽然屠十方老是教训他、呵斥他,可是他们之间毕竟同生共死过,而且他也明白了这就是屠十方的表达方式,所以厉幸童并不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去一个挚友。

    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夏易想象的严重性,所以他也没有犹豫,当即起身要去找屠十方问个明白。

    “我跟你一起去,再跟他接触一下,说不定我能找到更多的感觉。”厉幸童也跟着一起站起身来。

    夏易点头,这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厉幸童当然也有资格在场谈判。

    两人快速地收拾妥当,只是与夏夜等人打了个招呼,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夏府。

    “他们这么着急地去哪儿啊?”夏夜皱着眉头,看着哥哥匆匆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心。

    “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事儿了,先看看你手里的牌能不能跑掉吧!”小九哈哈大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王饶命〕〔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