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九百五十章 永恒的关系
    众人恍然大悟,以为明白了夏易的意思。

    他们想到的是夏易当初曾经加入镇边军,为了保卫大商王朝的边疆,与其他王朝势力作战的往事,他们听着夏易的话,以为是夏易想到了过去的自己和屠十方一样,所以夏易才会理解屠十方的感情。

    而实际上,夏易所说的“以前”,并不是他在镇边军的那些日子,而是他来到华夏大地之前的那段岁月。

    众人大致理解了夏易的话,而夏易也大致想明白了身边这些朋友、乃至他自己为什么刚开始有些不太理解屠十方的原因。

    夏易自己就不用说了,在他心里,他并不完全属于华夏大地,他是一个外来者,对大商王朝并没有归属感,甚至因为商帝,他对大商王朝带着一丝厌恶感。

    夏夜和厉幸童在大商王朝过的都不算是特别如意,且感情中的重点并不在大商王朝——夏夜更看重哥哥、厉幸童更看重自己逝去的养父——所以他们对大商王朝的归属感也不强烈。

    谢青山和小九就更不用说了,谢青山出身宗门,对大王朝的感情不能理解;小九更是出身凶兽,对人类的感情都理解地不全面,更不用说让她对家国情怀有所了解了。

    所以他们才会表现出对屠十方的不理解,甚至还没有夏易想的更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好了,既然已经搞清楚了原因,那么这件事也就这样了吧,都回去休息吧。”夏易坐在床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要赶众人离开。

    “你真的没事了吗?”众人还有些担忧,尤其是夏夜,脸上的表情毫不掩饰地担忧,生怕夏易是强撑着不让他们担心,才会这么说的。

    “走吧走吧,我说没事了,就是真的没事了,我还能骗你们不成?!”夏易没好气地冲他们挥手,要他们赶紧离开,回去休息。

    小九这时也从外间走了进来,拉起夏夜就往外走。

    夏易看到她们二人往外走,立即冲着小九的背影喊道:“哎,九儿,那个阵法你要随身带着,要是变回了之前的样子,你就立即用阵法将你变回来,知道了吗?!”

    小九脸上写满了感动,可是她心里也还在生夏易的气,他之前帮殷楚玉不帮她,小九心里的闷气可还没有消散呢。

    小九也不吭声回答,拉着夏夜走出房间,返回了夏夜的屋子。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夏易和厉幸童、谢青山。

    谢青山直接问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和屠十方之间,这就算是真的决裂了?”

    夏易却是摇头,谢青山好奇地看着夏易,等待着他的回答。

    夏易抿着嘴,认真地说道:“感情的事是最琢磨不透的,哪儿是一个念头说决裂就真的决裂的?说是这么说,不过日后若是有对大商王朝利好的事情要找他联手,他应该不会拒绝的。”

    “真的吗?”谢青山有些糊涂了,明明屠十方说出了决裂的话,为什么夏易还会相信屠十方仍然会站在他们这边的呢?

    “因为我了解他的想法啊。”夏易笑着,回想到以前的自己,接着说道:“决裂的想法是真的,将来会为了利益继续联手也是真的,说到底,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谢青山听着这话有些不舒服,他不客气地反驳道:“我们之间就不能是永恒的朋友吗?”

    夏易看到谢青山的反应,明白他是不信邪,便笑着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我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还是最重要的存在之一?”

    谢青山当即回道:“当然是最最重要的之一!我要说是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是在骗你。”

    夏易打了个响指,点头说道:“没错,每个人都有很多在意的事情,哪怕是关系好的我们,彼此也有十分在意的其他人或事。那要是我和你其他在意的人或事发生了冲突,你会怎么选择呢?”

    谢青山已经猜到了夏易会这么问,他也早已想好了答案:“我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问这些问题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

    谢青山气呼呼地,认为夏易这是在跟自己下套。

    夏易哈哈大笑起来:“你别说的这么肯定,这种事情哪怕你竭尽全力去避免,也只能把几率降到很低,却不能完全消除。而一旦你最看重的两个人或者事情发生了冲突,你心里必定会做出一个选择,而当你做出一个选择时,势必就会让另一段永恒的感情消失。直到最后,你的所有情绪都会强加在保留下来的那一段感情中,也会导致这段感情随时都会破灭。所以,即使你一厢情愿地认为永恒的朋友存在,却也不能否认,绝大多数人、感情和关系,都是不牢靠的,而真正牢靠的,还是利益。”

    “你太悲观了!”谢青山毫不客气地说道。

    夏易笑着点头:“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悲观的尽头,你什么都不抱希望,自然也就不会有失望了。”

    谢青山微微地摇头,还是不能理解夏易的想法。

    两人的对话暂时告一段落,旁边始终都沉默着的厉幸童开口了。

    “那我们以后该怎么跟老屠相处呢?”厉幸童有些担忧地问道。

    “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该打招呼就打招呼,他不理我们也没关系,他有顾虑不愿意接受我们,但是我们没有顾虑啊。至于相处嘛,想来我们不会相处太久了,这种困扰不会太久的。”说到最后,夏易的声音变得淡然许多。

    厉幸童和谢青山谁都没有接话。

    不多时,两人也离开了房间,返回各自的房间去。

    夏易躺在床上,想通了这里面的事情,心事也放下了。他说能够理解屠十方是真的,所以,他也没有纠结这件事太久。

    夏易回想起来,他们之间议论起皇宫里的事情时,屠十方始终都是称呼“陛下”的,想来他心里对商帝的感觉,与夏易是不同的,只是那时候他们的关系亲密,谁都没有在意、也不去想这件事。事到如今看来,他与屠十方之间,注定只能是分道扬镳。

    “希望以后见面了,你可要手下留情啊。”夏易嘴里喃喃地念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大王饶命〕〔世子很凶〕〔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