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九百五十二章 被支配的感觉
    “我很乐意听他们的经验吗?”

    夏易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客气。他对厉幸童的话不以为意,大宗师在厉幸童眼中是神圣的、高高在上的,可是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级别高一些的武者罢了。

    没什么好羡慕的,他当年可也是一个大宗师呢,大宗师境界里的那些东西,他都熟,用得着那些正使长老的经验吗?

    “你还真是……”厉幸童的话开了一个开头,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人跟人是不同的,他羡慕的东西,对夏易来说,真的是无关紧要。

    “你别说我了,我教你的那些东西,你都记住了吗?!”夏易打断了厉幸童的话,问起了他前一天给厉幸童布置的作业。

    在家里休息的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屠十方的决裂看起来影响似乎是消失了,可是夏府里仍然显得气氛不是那么热闹,似乎时不时地还能感受到一种萧索之意。这种感觉随着谢青山护送柳宗远离开之后,就变得更加明显了。

    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不去想这些扰人烦的事情,夏易决定开始教授厉幸童学习“阵法”。

    宗英那些学生报名的单子都已经罗列交到了夏易的手里,夏易根据他们的需求,将课程分成了三节,一周上三节课,每一节课都会教一种或两种“阵法”的制作技艺,谁都可以来听,但是上课的人必须接受作业的安排。

    刚开始大家都抱着勤学好问的态度,想要把每一节课都上一遍,可是当他们在课堂上听讲完,全都傻了眼,没想到课程会这么复杂,本以为只是学习阵法的制作流程,可是没有基础知识的他们听起来十分费劲,整节课下来全都是一知半解,最后他们还被庞大的作业盖了一头,全都不知所措。

    到了第二节课之后,就只剩下报名当节课的学生留下来上课,那些想着贪便宜的学生全都没有再出现。

    厉幸童一直跟着夏易上每一节课,回到家里,他还要接受夏易填鸭式的教育,基础知识背的他都快要怀疑人生了,大量的知识要牢记,大量的作业要完成,几乎占满了厉幸童一整天的时间,如此安排,时间还是非常紧张。

    这也是为什么厉幸童敢于质疑夏易了,已经受到了极大地“惩罚”,他还有什么可怕夏易的?再苦再累,还能比现在的日子更苦更累吗?

    不过,此时厉幸童一听到“作业”两个字,他整个脑袋都大了,脑袋里“嗡嗡”作响,一股强烈的晕眩之意涌上来,他险些晕倒在地。

    “你小子想碰瓷是吗?!”夏易没好气地吐槽,心说这家伙竟然还跟自己演起来了,要倒不往一边倒下去,偏偏往自己身上倒过来算怎么回事,是想要自己扶住他?

    夏易轻巧地闪身到一边,厉幸童险些栽倒在地上,幸好他的本能反应很快,脚步一错,人站住了没有倒下去。

    “作业呢?”夏易不等厉幸童开口说话,抢先地问道。

    厉幸童扶着自己的脑袋,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好像没有听到夏易的话,完全没有反应。

    他倒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实在是对夏易的作业感到了由衷的恐惧,确实头十分疼痛。

    “我,我还没有做完。”在夏易地接连催促下,厉幸童不得不说出了实情,这也让他十分地难为情。

    “噢,没有做完啊?”夏易冷静地应了一声,没有生气发火的迹象。

    可夏易越是这样,厉幸童的心里就越是感到了不安。

    这该不会是有什么更大的爆发在等着自己吧?厉幸童心里暗暗地想道。

    夏易依旧是平静地问道:“我给你布置的作业,都是按照你的时间来布置的,只要你不偷懒,时间绝对够用的,你的作业为什么没有做完啊?”

    厉幸童面红耳赤着,夏易虽然没有教训他,可是这些话却说的他心里十分歉疚。

    “我,我,小九找我帮一些忙,我本来想着很快就能结束的,谁知道一直忙到了很久。”厉幸童说着说着,头越来越低,说话的声音变小了很多,说到最后他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所以,熬夜赶都没有赶完?”夏易又反问了一句。

    厉幸童深深地点了点头,在夏易面前几乎弯成九十度的鞠躬了。

    “好了,这件事我会去找小九确认的,你要是没有说谎,那么昨天的作业就不用加倍了,连通今天的作业,明天一起交上来。”夏易还是很有老师的风度地,他很清楚小九去找厉幸童帮忙,厉幸童是不敢不帮的,就是这么怂,怂到夏易对此也没有办法,又不能太打击厉幸童学习的积极性,夏易就只能先饶过他这一次。

    厉幸童长长地出了口气,整个人好像从地狱里走过一遍似的,惊惶未定之中又带着躲过一劫的庆幸感,实在太刺|激了!这种修炼的压迫感和紧张感,他从未体验过,以前小时候修炼,他的养父从来都没有监督过他,也没有老师督促他,更不用说什么作业了,以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作业是什么。

    如今,在夏易的全面呵护下,他终于体会到了上学的“快乐”和被作业支配的感觉,想要后悔却已经晚了,夏易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当初我怎么就迷了心,答应跟他从头开始学了呢?”厉幸童倒是不介意学习一两种阵法来保护自己,可是从头开始学,这让他立即体会到了,那些龙翔院的老师们体会不到的快乐——他们好歹还有自己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而厉幸童现在完全没有时间去思考任何事情,每天就是在夏易地催促下学习阵法知识。

    “你小子,得了好处,以后就偷着乐吧,教你好东西,你还不乐意了。”夏易也不知道从哪里又冒了出来,把厉幸童吓了一大跳。

    两人正在讨论着阵法的事宜,就在这时,夏府的大门又被人给敲响了。

    夏易一阵头皮发麻,他终于体会到了当名人的痛苦,完全没有自己的隐私时间。刚想着自己能不能好好休息一下,结果又被人追着屁|股追上门来了。

    他连忙招来仆人吩咐道:“如果是那些其他学院的人,就说我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