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好孕连连:总裁爹〕〔神话之龙族崛起〕〔太古丹尊〕〔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长生〕〔许你情深深似海〕〔帝国萌宝:薄少宠〕〔天才相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别致的宴席
    在会客厅寒暄了没多久,院子里的宴席便已经布置完毕。

    待到夏易等人随着崔士羊和崔桐的邀请回到院子里时,看到那一张大大的桌子上并不是传统的桌面,其上则是堆叠着小桥流水一般的风景,有流水,有缩小景致一般的餐具,稳稳地漂流在流水之中,这样别致的宴席,看的在场的人们全都傻了眼。

    周围的仆人们依次站立,看到贵客们目瞪口呆的模样,亲手布置这些宴席的他们此时也挺胸抬头,颇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

    谢青山和厉幸童、小九哪儿见过这种模样的宴席,看到这一幕全都傻了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算是让他们称赞一番,此时也都张不开嘴。

    崔士羊骄傲地看着这一切,看到谢青山等人震惊的模样,心里别提多痛快了,能做出让三品大宗师都感到惊讶的事情,崔士羊心里也是得意地很。

    崔士羊笑呵呵地,比之前公式化的笑容更增添了几分,不过当他的余光看到夏易的表情时,却是不由地一愣。

    夏易好奇地左右来回看着,看起来很感兴趣的样子,可是神色之间并没有谢青山等人那般震惊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崔士羊以为夏易是在故作淡定,他好奇地问道:“夏先生,你见过此等宴席吗?”

    谢青山、小九和厉幸童听到崔士羊的话,立即扭头看向了走到一旁近距离观看的夏易,见他根本没有震惊的表情,脸上的表情更加惊讶了。

    崔桐正骄傲地昂着头,向众人炫耀这一切的时候,忽而听到三爷的话,立即找到夏易看了过去,见他根本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震惊,心里愕然之余,不由地感到有些生气。他认为夏易根本就是在强壮镇定,他肯定是用灵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表现,一定是这样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易的身上,夏易闻言抬头,看向了崔士羊。

    “呵呵,这等新奇的宴席,我可没有见过。”夏易笑着摇头否认。

    众人愕然解除,心说这才对啊,以前的夏易只知道修炼、修炼、修炼,肯定不会有这般见识的。

    崔桐又重新抬起了头,心中给了夏易一个“还算坦诚”的评价。

    崔士羊闻言笑着点头,解释道:“我也是偶然间听闻古时有这样的宴席,于是我试着将他模仿出来,还好,虽然还有诸多瑕疵,但是也不妨碍这成为一件雅事。”

    听着崔士羊开始讲解这宴席的由来,夏易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认真的听着。

    听到最后,夏易却是摇了摇头。

    崔士羊见夏易摇头,似乎是对自己的讲解有不同的意见,心里微微有些堵得慌。

    自己这一次的接待可谓是诚意十足,给足了夏易面子,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这种小事上找自己的麻烦,这个年轻人未免也太傲气了吧?只喜欢自己出风头,却见不得别人闪光,这种人未免有些心胸狭窄了。

    崔士羊在心里思忖,如果夏易真是这样的人,那还值不值得自己结交呢?

    崔士羊心里的念头百转千回,情绪只是利益的引导,而非主宰,他没有对夏易的“不礼貌”动怒,而是在暗暗地思考该怎么调整自己对待夏易的态度。

    而崔桐就显得年轻很多,反应也很直接。他看到夏易一个劲儿地摇头,顿时感到不满,也顾不得三爷对夏易的看重,直接对着夏易开口质询道。

    “怎么,你觉得不对吗?还是说你另有什么高见吗?”

    崔桐说话的语气有些冲,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小九冲着崔桐喊道:“你喊什么喊?怎么了,你家确实摆的不错,但是就不允许别人有不同的意见了,你比皇帝老子的架子还要大啊?!”

    崔桐被一位美女冲着怒吼,心里又气又怒,可是偏偏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小九说的没错,做的再好的事情,都会有瑕疵,做的不错确实值得称赞,可是连不同意见容纳不下,这就显得有些小肚鸡肠了。

    夏易冲小九打了个手势,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生气。事实上夏易也确实没有生气,他对崔士羊的印象很好,而崔士羊肯下这么大功夫摆出这么一桌别致的宴席,也显得非常有诚意,夏易心里很高兴,并不会因为崔桐的叫嚷而生气。

    他笑呵呵地看向崔士羊,解释自己之前的举动:“崔大老板误会了,我确实是有一些看法,但是也谈不上是什么高见,只是眼前这些与我所了解的情况有些不同,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崔大老板还请见谅。”

    崔士羊听到夏易的解释,不由地感到惊讶:“夏先生知道此种宴席为何?”

    小九等人也好奇地看向了夏易,崔桐虽然认为夏易是在吹牛,可是现在掌控谈话节奏的是他的三爷,他也不敢再擅自发言,只能气哼哼地瞪着夏易,想要看看他到底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夏易没有去理会崔桐的敌意,他笑着点头回道:“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是‘曲水流觞’吧?”

    崔士羊听到夏易说出曲水流觞四个字之后,顿时眼睛一亮,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赞道:“‘曲水流觞’?这个名字不错,确实很有韵味,名字也很雅致。”

    夏易见崔士羊连连赞叹,他接着说道:“曲水流觞原本是在蜿蜒的小河里举办的酒宴,众人围坐小河两旁,水流上游放置酒杯,酒杯顺流而下,小河两旁的人们取杯而饮,有去除灾祸的意味,也有一些人雅士喜欢饮酒作诗,我说的没错吧?”

    崔士羊听着夏易把原本是酒宴说的清清楚楚,当即明白过来,夏易是真的知道这回事,并不是故作姿态装模作样。

    “没错,夏先生果然不凡,这等古时趣事,我还是从家族的一本古籍之中翻阅到才了解,之后我按照书上的描述重现了这种宴席,招待的每一位贵客都没有听说过、见识过,夏先生是第一位能够说出这等宴席的真相,而且还起了这么贴切且有韵味的名字,崔某佩服!佩服!”

    众人见崔士羊承认了夏易的说法,顿时全都惊呆了。

    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