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交易价码
    宴席上的气氛很热闹,双方合作的诚意都非常足,夏易对赌场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变,但是对崔士羊这个赌场大老板的印象却是改变了不少,想到跟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合作,夏易心里也不记得有多么难以接受了。

    主宾尽欢,谈起生意的时候,也就少了一些剑拔弩张的摩擦。

    崔士羊放下手中的银筷子,精致的花纹让其在桌子上的时候不会来回滚动。夏易的目光从筷子上面扫过,他心里暗自忖度,光是这一副筷子,估计就够的上许多贫困人家一辈子的吃穿用度了。

    “天下局”大老板的豪气,从这一双小小的筷子上面就能表现出来,不突兀、更内敛,也更显得豪气。

    崔士羊抬起头来,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他看了一眼坐在夏易旁边淡定喝酒的谢青山,转回视线看着夏易,笑呵呵地说道:“既然是与夏先生合作,而是还是谢长老作保,那么这一单生意我是相当放心的。我觉得再没有比二位信誉更好的顾客了!”

    夏易笑笑,没有回话,安静地瞪着崔士羊提出价码。

    谢青山更直接,开口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给我们最优惠的价格吧。”

    谈判进入了正题,现场变得安静下来,只有潺潺流水声从桌面上传来,就连周围等待服侍的仆人们也都屏住了呼吸,不敢打扰主人家谈判。

    崔士羊闻言笑了笑,略显迟疑地说道:“这一单生意呢,其实我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的。”

    谢青山听到这话,当即伸手打住了崔士羊下面的话,他毫不避讳地说道:“听你说了这句话,我就有种将要被坑了的感觉。”

    崔士羊闻言哭笑不得,他苦笑着说道:“谢长老,您看我今天这么有诚意地招待你们,可能会坑你们吗?”

    谢青山丝毫不为所动,面带笑容,捋着自己的山羊胡说道:“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担心你是在做局坑我们。”

    崔士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总不能因为这小小的插曲就发誓起咒吧?

    崔士羊脸上的笑容转淡,对谢青山说道:“谢长老,你先听一听我提出的价码再做判断可好?”

    谢青山把威慑和警告做到位了,抬手示意崔士羊继续说下去。

    崔士羊看向旁边安静|坐着的夏易,脸上终于露出了谈公事时候的微笑。

    “夏先生,我听说,你写出了一本奇书,许多看到你这本书的武者,都突破了自己的瓶颈,晋升了下一个境界,有这样的事情吧?”崔士羊没有直接提出价码,而是说起了看似无关的事情。

    崔士羊说出这番话,夏易等人立即明白了,这就是崔士羊的价码。

    谢青山冷笑了起来:“怎么,你们‘天下局’不是只看金钱生意的吗?怎么突然对功法有兴趣了?”

    崔士羊淡定地回道:“我们‘天下局’一直都有这样的业务啊,谢长老专心自己的事情,只是没有听说过这些事情罢了,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这样的业务。而且——我们想要《道德经》,也不是为了生意。”

    “不是为了生意?”谢青山不屑地冷笑起来,哪怕刚才那顿饭谢青山吃的很惬意、很舒坦,也不妨碍他现在露出轻蔑的笑容来:“我是不是听错了?‘天下局’的大老板竟然说‘不是为了生意’,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崔士羊对谢青山的冷嘲热讽并不在意,他知道这场谈判的主事人并不是谢青山,而是夏易,所以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夏易,主动与他谈起这件事来。

    “说起来也是惭愧,我们‘天下局’虽然生意做的很大,可是在保护力量方面,一直都是我们的薄弱环节。就在不久之前,大宁王朝的分号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负责守卫分号的一位大宗师因为某些原因,窃取了我们的情报,将其泄露给其他人,导致分号损失惨重,可惜我们在大宁王朝的力量并不强,只能发出悬赏。可是因为对方是大宗师的身份,悬赏至今没人敢接,造成的损失还在继续,不但里子丢了,面子也丢了。”

    崔士羊说起来唉声叹气的,似乎大宁王朝分号发生的事情,跟他也有莫大的关联。

    他接着说道:“家族对这件事十分重视,以前我们都认为只要有钱,大把大把地撒出去,天底下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这件事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敲醒了,明白没有自己的力量,即使有再多的钱财也白搭,所以家族现在开始做准备,花大力气培养自己的保卫力量。这份《道德经》,是我为家族争取的,并不是为了生意。”

    夏易听了崔士羊的话,感觉非常奇怪。像崔家、“天下局”做的这么大的生意,不可能没有经验,连培养自己的力量的想法都没有,生意都做到这么大了,才想起来培养自己的力量,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谢青山的话,为夏易解开了疑惑。

    谢青山看着崔士羊问道:“你们要培养自己的力量?你们这么做,不怕其他几大势力联合起来对你们‘天下局’下手吗?”

    崔士羊看着谢青山,似乎并不怕谢青山泄密,他毫不避讳地说道:“这次家族下定了决心,哪怕是冒着风险,也要培养自己的保卫力量。家族担心这次大宁王朝分号的事情会引发一连串地连锁反应,会有其他各地效仿,所以,这次即使与几大势力撕破脸,崔家的力量也要培养起来。”

    谢青山看着崔士羊坚定的表情,没有再开口说话。这件事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哪怕崔家和几大王朝、几大宗门打生打死,只要不影响他们追查神秘之地的消息,就跟他们没有关系。

    而且谢青山也了解夏易的计划,知道在不久的未来《道德经》将会全面面试,这时候充当筹码与“天下局”做交易也是非常划算的。

    谢青山之所以要与崔士羊争论,是怕自己这边答应地太快,崔士羊会起疑心。

    这些做生意的家伙,心都脏,不得不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