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行走于神话的巫〕〔诸天莽帝〕〔离婚后,渣夫成了〕〔See no[电竞]〕〔唐晓晓韶华庭〕〔最强妖孽天王〕〔锦衣卫之风雪传〕〔我竟是个召唤兽〕〔文明与守护〕〔往事如梦2001〕〔贫僧法海佛门世尊〕〔妖孽接法咒〕〔海贼之海军路飞〕〔开局混沌神体〕〔我的双眼变异了〕〔乃木坂中的黑粉头〕〔这剑道还挺好走〕〔国潮1980〕〔武侠惟我独尊〕〔一世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444章 矛盾升级(下)
    <b>最新网址: 明证与暗证

    -m医院17楼走廊-

    3月22日

    14:42 pm

    采月考虑了一下,治疗花费巨大,通过自己查资料,问同学(其实这个知识采月应该具备,但她不过是混日子,根本没怎么学习),得出了大致的数目,确实得几百万,采月就对陈涛稍微有了一些敬佩。

    “陈涛还真不是瞎说的。”采月小声对自己说。

    自己需要爸爸的资金支持,采月就先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三番五次的警告采月不要乱说,不要告诉同学,采月好不容易应付完爸爸的质问后,才说了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在征得爸爸的同意以后,她拨通了joh

    叔叔的电话。

    “hello,亲爱的采月?”老约翰叔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采月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这是不知道第几次哭了。

    -m医院1701病房-

    3月22日

    15:13 pm

    躺在床上的秀香刚开始一直思考到底怎么回事儿,自己到底怎么了,周围怎么了。

    不一会儿,她就不敌困意,睡着了。

    这会儿,她眼前被那些闪亮的光所惊扰,还在睡着,却很不安稳。那些光有白色的、有红色的、有蓝色的、有粉色的,有黄色的,在一个黑色的幕布上出现、移动又消失了,周而复始,没有终了。

    这些线,好像秀香的伙伴一样,出现的时候好像在说,“hello,我来了,小伙伴们。”

    消失的时候,又好像在说,“bye,我走了,小伙伴们。”

    这些线,刺激秀香的眼睛,但有一个共同特点,带有五感。秀香似乎看到每根线的温度,有0度的,有39度的,有36度的,还有30度的......每一根线还有触感,秀香觉得白色的出现,似乎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红色的出现,痛感仿佛在加强,等蓝色的、黄色的和粉色的出现痛感又各不相同,还有叮咚的声音和丁香的香气。

    正看到一条红色的光线改变了方线,直冲自己而来,仿佛一股血直冲自己而来,秀香忽的睁开眼睛。

    她醒了。

    屋里不再冰冷,但她的心还没有温暖如初。她已经失去了对手术刀的恐惧,但也失去了对生活的激情,至少她以为如此。大概这一次有好多刀在她的身体上来来往往吧,习以为常。学医的生活,也有些厌倦了,或许是没有骨气。这还是秀香自从进入医学院以来,第一次觉得厌倦。

    看来,疾病真的能够改变人的心情啊。

    中午简单吃了点清粥,就睡下了,精力还是十分不济,现在醒了也不饿,新陈代谢速度明显减慢,这并不合理。

    不过,采月说了,还好她活了。

    是啊,活着,真好!

    该致敬生命啊!

    要不就太冤了!

    秀香不知道采月所说的冤,到底冤在哪里。

    3月21日下午,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她醒来了,那时候这个病房欢腾起来。

    她却感到了所谓的弱小和无助。

    如今,这个病房又恢复了平静,她知道了自己已成为这间病房的主人,她从未想过以这种方式来到m医院。

    一切,都像是玩笑,却是现实,这或许就是秀香觉得目前可笑又可悲的地方所在。

    距离她醒来已经过去了24小时,时间的指针走的忽快忽慢,醒着的时候好像很慢很慢,走的犹如蜗牛和乌龟,睡着了又很快很快,仿佛光速。

    这段时间身上的疼痛依然剧烈,但秀香却能感到生命的触角再一次伸到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自己确实活了过来。

    那已知的感觉,和未知的恐怖,都证明着,这个地方,是人类世界。

    疼痛,是存在的一种明证。

    思考,是存在的一种暗证。

    思考编制的网格里,疼痛的触角犹如神经一样,遍布全身。

    确实,活着!

    明证的存在,让秀香有些萎靡, 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停的在撕扯着秀香,让她几近要被分裂成好几块肢体,然后每一段上再承受着不同程度的痛楚。

    秀香回想昨夜,她虽然非常难受、非常低落,但是却极度困倦,可秀香的心却不想让自己睡着。采月的回答让她很累。

    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自己躺在这里?

    我是谁?我不是我吗?

    ......

    这一系列的问题让秀香犹如被针刺,她想起来暑假时就会去看的循环播放局还珠格格,紫薇身上被扎的针或许就是这样的疼痛吧,现在秀香有所体会了,每当一个念头从心的海洋里如泡泡般浮上水面最终冲出水的束缚,进入空中时,就好像一根针刺入了体内,又不知道那根针什么时候才会拔出。

    即使那根针被拔出了,痛楚或许也不会消失。

    这个痛楚刚刚适应了,另外的念头冒出来,却又刺痛了秀香。<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我的巨星老婆〕〔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