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捣蛋
    逆天符皇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捣蛋夏易坐在床上,双目微闭,仿佛闭目养神一般,他这副形象,还真像是一个老学究。

    厉幸童的声音不大,他太紧张了,以至于离得稍微远一些的龙翔院老师都听不清楚他说话的声音。

    但是正如夏易所说的那般,他们是在同一起跑线出发的想,学习的时间、进程大致相同,他们遇到的问题,厉幸童已经早早的遇到并且解决掉了,由更有“经验”的厉幸童来为他们讲解,某种程度上要比夏易更贴近他们的实际情况。

    刚开始的时候,龙翔院的老师们并没有体会到夏易的良苦用心,但是当厉幸童把他一笔顺滑下来没有任何停顿的经验告诉众人时,现场立即爆发出激烈的议论声。

    夏易的灵符,都是要求一笔而下,绝不会出现第二笔的笔画,这一点难住了不少人,也成为他们无法更加顺利制作出灵符的一大难关。

    然而,当厉幸童把他的“小经验”说出来时,当场便有人恍然大悟一般,仿佛是茅塞顿开,明白了些什么。至于其他人看到这些人的反应,马上也都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验,而厉幸童就这么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了。

    至此,再也没有人质疑厉幸童讲课的资格了,同时,他们对厉幸童充满了敬意。这个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的。

    人,总是对强者充满敬意,厉幸童正是凭借他的天赋和努力,获得了这些龙翔院老师们的尊敬。

    “很好,不错。”

    课程从一开始的不顺利,到最后的圆满结束,夏易对厉幸童的表现十分满意。

    “多亏了你在后面给我坐镇,要不我真的怕我说不出话来。”厉幸童回想起刚开始给那些龙翔院老师讲课时的情景,就忍不住牙关打架,他说的是实话,夏易在他的身后,给他了无形的勇气。m.

    “好了,你心里多夸夸我就行了。待会儿就是释疑课,你就不要跟着一起来听讲了,你刚刚突破九品境界,应该多多体会一下这个境界带来的变化,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对你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夏易对厉幸童交代了几句,随后就将他请走了。

    夏易休息了一刻钟的时间后,夏夜便带着另一拨人走进了房间。

    这些人里既有之前学习阵法灵符的龙翔院老师,也有闻讯而来的学院长老,《道德经》的释疑课可要比阵法灵符的课程受欢迎地多,尤其是昨天晚上刚刚有一个新鲜热辣的例子出炉,所有人的心思都是暖烘烘地,心里满怀期待,下一关突破境界的希望是自己。

    “这屋子也太小了些,我觉得咱们还是搬到一个大一点的讲堂里去比较好。”由于不是在讲堂授课,来听课人比较多、比较杂,说话的方式多有不同,使得房间内显得乱糟糟的。

    夏易对这样的局面很不满意,这还是不是自己的房间了?这些家伙竟然还敢嫌弃!

    夏易提高了声音说道:“安静!都安静下来,我们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

    大部分人听到夏易的呼喊声,全都闭上嘴巴安静了下来,毕竟大家是来上课学习的,不是来闲聊凑热闹的。

    能获得来夏易府中听课的资格,可是非常困难的!

    人多的地方,总是会有那么几个心态比较良好的人,喜欢大声说话,以此来现实自己的身份非凡,获得别人的关注。

    这一次也不例外,夏易连喊了三声“安静”,依然有一个家伙在大声说话,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夏易的声音似的,跟他身边的同伴兴奋地聊着在黑市里买到一张歌姬试演的门票,听起来,好像还是什么有名的歌姬。

    一连三声都没有让这个家伙安静下来,夏易冲着那边努了努嘴,对谢青山说道:“听不懂人话的家伙丢出去吧,他在这里完全就是对牛弹琴,我看着他就影响我的心情。”

    一瞬间,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到了那个高声说话的年轻人身上,再回头看看夏易,一些人的眼睛流露出玩味的神色。

    谢青山走到那个年轻人身边,伸手请他出去:“对不起,这里是人上课的地方,听不懂人话的人请离开。”

    那年轻人听到谢青山的话,顿时脸色涨红,如同被涂抹了粉红颜料一般,看起来十分可爱。

    “你凭什么让我离开?我来到这里是听课的,你们没有权力让我离开!”年轻人不敢冲着谢青山大喊,因为他已经认出了面前这个白胡子老头儿的身份,所以他只敢冲着夏易叫嚷。

    “哎,果然是听不懂人话的家伙,老谢,别跟他废话,直接丢出去!”夏易可没兴趣在这里一直看这个小丑在表演,立即对厉幸童下达命令。

    谢青山点头,伸手捏住年轻人的脖颈,一下子就把他给提溜了起来。

    谢青山又指了指年轻人的同伴:“你,也出来。你是我把你提溜出来,还是你自己走出来?”

    同伴大呼冤枉:“我没有跟他说话啊,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话,你们不能让我离开!”

    夏易听到这句话,很想掏一掏自己的耳朵,很可惜他现在还做不到。

    “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个问题?这里是我家,我愿意让谁离开就能让谁离开,这是我的权力!”夏易嘲讽地问道。

    “你家?你信不信就凭我一句话,我就能让你无家可归你信不信?!”被谢青山提溜起来的年轻人冲着夏易大声吼道。

    “噢,我倒是很感兴趣,难不成你是吴梁院长的私生子?还是说,你是杨章真老兄的儿子?如果你真是这两个身份,那我认输,你留下,我离开。”夏易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很冷。

    “我爷爷是刘子虞,你怕不怕?!”年轻人冲着夏易大声吼道。

    刘子虞的孙子?

    夏易恍然大悟:“噢,是你这个孙子啊?”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

    刘一恒面红耳赤地瞪着夏易,一双眼睛恨不得把夏易给吞吃了。

    “你敢侮辱我爷爷?!”刘一恒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