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夸张了些
    逆天符皇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夸张了些吴梁感觉脑门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有点晕。

    “你有话好好说,别夹带着戏腔,哭都哭不好,一看就是演出来的,你就不能认认真真地做事吗?”吴梁一个脑袋两个大,他觉得处理这种事,比让他闭关突破境界都要累人。

    “我倒是也想啊,可是那些家伙欺人太甚,我实在是忍不了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个可怜样子来找您呀。多丢人啊。”夏易说着说着,话里又隐隐带着哭腔了。

    吴梁虽然明知道这些都是夏易装出来的,但是看着他一副可怜的样子,还真的把这些话全都听进去了。

    “好了,你现在就从头说来吧,我现在倒是来了兴趣,想知道你到底怎么冤了?我可不记得你小子什么时候吃过亏,有便宜你可从来都不会让别人抢走的。”吴梁见夏易说话还是带着哭腔,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不怎么客气了。

    夏易听着吴梁的语气不太对劲,立即严肃了表情,再也不敢卖弄小聪明了。

    “院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有人要暗杀我,而且一来就是十几个人,我现在才知道,其中还几个人跟咱们学院的某些人有关系。听到这些消息我感到十分痛心啊,可是我无权无势,无法跟那些人抗衡,只能来请求院长来为我做主了!院长,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夏易脸上流露出悲痛欲绝的表情,配合着他一副浑身瘫软的样子,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可怜的样子。

    吴梁暗自在心里数着夏易的话,这几句话里,能听的话没有几句,能信的话就更少了。

    什么“无权无势”,什么“无法抗衡”,你夏易在龙翔院敢说自己是一霸,就没有人敢说自己不服气的。你一个最晚进入龙翔院的老师,就这半年多的时间里,认识了不少人,其中长老团的长老们有超过一大半的人跟对你的印象不错,都有一些私交,代理院长的杨章真更是忘年兄弟,这都是“无权无势”,那龙翔院里还有有权有势的人吗?

    吴梁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通夏易,末了,他还是把这些心思全都撇去,安静地问夏易到底有什么冤屈,那个与外人有勾结意图谋害他的人又是谁?

    夏易也不客气,趁着刘子虞还没有来到,他要把握住机会,狠狠地给刘子虞上一些眼药水。

    “我,我不敢说。”夏易声音很怯懦地说道。

    吴梁忍住敲打夏易的冲动,耐心地提醒他:“敢不敢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心里也很清楚。所以,你最好别说那些没用的,在我把耐心用完之前把事情讲清楚了,否则我不管你是不是冤枉,我都不会再管这件事了。”

    听到吴梁如此说,其他人全都给夏易使眼色,让他见好就收,别跟着吴梁院长作对,否则的话把吴梁院长惹恼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夏易感受到气氛有些变化,他也不再装模作样了,当即恢复了正常,简明扼要地把事情的开始经过等等都说给了吴梁听。

    “你说那个虎卫是刘家的人,你有证据吗?要是没有证据,我们可不能帮助你,相反,刘长老要是反告你诬陷,那我们还要反过来对你们进行询问。”吴梁事先把一些情况全都告诉夏易,让他自己掂量明白。

    “毕竟刘子虞长老是长老团里资历最老的武者,可以说也是我们龙翔院的精神楷模之一,决不能发生随意诬陷这种恶劣的事情,若是有某些差池,发生了误会,这件事可不是那么容易善了的。”

    夏易听着吴梁在警告自己,他心里不慌不忙,而是对吴梁缓缓地说道:“说起来,巡查队还没有把情报送过来吗?要是您看了……”

    夏易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外边的管家传报,巡查队的队长萧立山带着队员前来汇报今日的情况。

    吴梁没有去理会那个管家,而是扭头看向了夏易。

    吴梁看着夏易眼神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在询问夏易的这件事是不是夏易安排好的。

    “这时间赶的也太巧了吧?”吴梁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探究地问话。

    夏易看出吴梁的误会,他不疾不徐地解释道:“巡查队的队长萧立山在经过我的府邸时,顺便将消息通知了我,这会儿估计又是顺道去通知刘子虞长老了,所以我才会快一些,比消息先到了这里。”

    果不其然,当萧立山走进屋子时,看到夏易出现在自己的前面时,不由地感到惊讶:“你的速度这么快,我这才刚刚把消息传递过去,你们竟然已经跑到了这里来了。”

    夏易嘿嘿笑着:“要是不快一些,又怎么赶在那些家伙的前面?那些家伙在私下里肯定会把这些事情全都说成是我的过错,我要谨防这种意外地出现,让事情能够公平地处理清楚。”

    萧立山对夏易的话很想翻一个白眼,要说起来谁这么会颠倒黑白,篡改情节去诬陷别人,在他看来,夏易才是那个最有可能做这些的家伙。

    夏易变得安静了下来,示意萧立山向吴梁汇报他们巡查队调查的情况。

    在吴梁面前,萧立山可不敢做任何猫腻,他无视夏易的眼神,一五一十地将他们的调查讲给吴梁听,里面没有掺杂一丝的偏袒和情绪,冷静地把案情说清楚,然后就不再多废话,垂手站立在一旁,听着院长做决断。

    吴梁略感惊讶地看向了夏易:“你还真的是遭到了暗杀?”

    夏易愣了一下,随即大声呼喊起来:“院长,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会骗你?我既没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儿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听一听,跟萧立山队长说的大致相同吧?”

    吴梁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大致’相同,从萧立山的汇报里我可没有听出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刘子虞长老指使他的族人去暗杀你的,也没有听出来你遭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和折磨,这些跟你所说的话,都不怎么相符啊。”

    “我只是稍微带了一些艺术的加工,实际上本质还是没有变的,就是那些家伙试图暗杀我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