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怪异的态度
    逆天符皇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怪异的态度众人一起送夏易等人返回夏府,当他们得知吴梁始终都保持着沉默,并没有支持夏易的时候,全都感到了十分震惊。

    宗雄不解地说道:“院长这是怎么了,多明显的事情啊,是那边先动手的,我们这边只是在防卫罢了,这根本就是他们的错,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是要治刘,刘长老他们的罪啊!”

    宗英敲打了一下弟弟,这才让他改口没有把刘子虞的名字给喊出来,否则被刘子虞那边的人抓住把柄一顿训斥,那也是凭白吃亏了不是?

    “想必院长是有自己的考虑的,你放心,我认为院长是一定会支持你的!”宗英等人还是非常信任吴梁院长的,虽然吴梁这一次并没有站出来表示支持夏易,他们仍然相信吴梁院长是另有考虑,所以才没有公开表示支持。

    夏易对此则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要处理一个长老团长老确实不是意见容易的事情,他有他的考虑这是很正常的。

    但是夏易并不信服地是,吴梁院长的地位和影响力已经超出了正常武者处理方式的范畴,以他的身份,秉公执法并没有谁敢说什么,毕竟他占着道理和情理,这还不是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吗?可是在夏易看来,吴梁院长偏偏选择了一个最不合理的选择——和稀泥。

    在夏易看来,和稀泥只能解决一时的困难,根本无法从跟不上解决问题,别人可能和稀泥,但是这个人偏偏不能是吴梁,否则那就显得太没有水准了。

    所以,众人说出相信吴梁院长的话时,也都显得底气不足,都觉得吴梁院长的选择比较迷,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考虑在里面,不肯在当场做出决断来。

    “算了,吴梁院长确实可能有他的考虑吧。只是我担心,这样的风气一旦养成,以后会层出不穷此类案件,所有人都找来一个长老团长老做靠山,当他们在学院里惹出了乱子之后,只要找出自己的靠山就不会有事了,这样的风气肯定会损坏我们龙翔院的声誉地。这是百年大计啊!”夏易很想摇头晃脑地说出这番话,可是他的身体不允许,只能微微地摇头。饶是如此,他也感觉到脖子有些累。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可是在宗英等人的心中,却是真的这么想的。他们是真正的把龙翔院当成了自己的家,他们不允许家里会出现这种问题,这对夏易来说并不算一个难题,可是对宗英他们来说,这个问题简直不要太严重。

    “确实,这些问题我们得跟吴梁院长反映一下,这种背靠靠山为非作歹的行为,一定要在我们学院彻底断绝才行。”宗英是个直脾气,当即就表达出对吴梁院长的些许不满,认为他有失公允。m.

    “你不要胡乱说话,你是吴梁院长吗?你就随便揣测吴梁院长的心思,万一这里面真的有其他的考虑,你胡乱做岂不是破坏了吴梁院长的大事吗?”连乐康还是比较稳重的,尤其是在辞去了长老团长老的位置之后,他整个人的脾气都变好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般脾气火爆,时不时就会惹出一些麻烦来。

    宗英听到连乐康的劝告,她也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看她的表情还是气鼓鼓地,忍不住想要为夏易打抱不平,可是对象是吴梁院长,这让她有种无法敞开吐槽的憋屈感。

    连乐康问夏易:“这件事怎么处理,会晤之前你跟吴梁院长之间有过沟通吗?”

    夏易回道:“没有,我们是直接去找吴梁院长的,在见到吴梁院长之后没多久,刘子虞就带着人赶来了,之后就是我跟刘子虞之间的争吵,从那之后,我和吴梁院长之间就没有任何沟通了。好像是在避嫌似的。”

    连乐康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头想,想了半晌也没有再说话。

    夏易扫了连乐康一眼,察觉到他的情绪有问题,便追问下去:“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

    连乐康眼皮子抬起来,目光扫视了夏易一眼,然后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深吸一口气,对夏易说道:“吴梁院长一般做事都是有自己的计划的,哪怕他了解事情的时间比较短,也不妨碍他第一时间做出决定,所以,我对吴梁院长的这番态度有些疑惑,按照常理来讲,在这件事上,他绝对是会站在咱们这一边的。”

    夏易十分赞同连乐康的观点,同样的,他和连乐康一样感到疑惑:“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吴梁院长表现出来了这种态度呢?”

    这个问题问出来,所有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都搞不懂,吴梁院长是怎么想的。

    同样的疑惑还存在于刘子虞的心中。

    回到刘府之后,刘子虞先是把孙子刘一恒叫出来,狠狠地一顿家法收拾,将其惩罚地趴在地上起不来,整个屁|股都被打烂了,看的人有些恶心。

    刘子虞命人将刘一恒带回自己的小院去休养,刘一恒的母亲一直都憋着不敢在老公公面前哭出来,等到出了院子,这才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其凄惨的程度,让整个刘府上下听到哭声的人全不禁汗毛倒竖。

    刘子虞非但没有这种感觉,反而还觉得十分厌恶,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直到那哭声渐渐地消失了,他脸上的嫌弃神色这才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刘子虞从学院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忙于执行家法,此时好不容易闲下来,很快他也察觉到了吴梁院长在态度上的奇怪之处。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刘子虞微微地皱起眉头,尽力去猜吴梁院长的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说,他对夏易的态度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这个可能性让刘子虞心中微微一喜,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谁都知道,夏易对吴梁院长多少有一些恩情,所有人也都相信,在这件事上,吴梁院长肯定会站在夏易这一边。

    可是,这些跟刘子虞一样,都想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