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熟人相见分外亲热
    逆天符皇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熟人相见分外亲热苏子器缓缓地睁开眼睛,当他第一眼看到夏易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地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身上一阵酸疼,胳膊腿儿显得十分僵硬,得好久才能活动开。

    “苏子器,咱们好久不见了。”夏易坐在轮椅上,依旧是居高临下地俯视苏子器。

    这位俊气的男老师,当初在聚灵塔里可是没少刁难夏易,从塔里出来之后,他也没少嘲笑夏易。只不过后来夏易一飞冲天,认识的都是龙翔院里高端那一撮人,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夏易渐渐地就把苏子器这个老朋友给忘记了。

    苏子器看到夏易,立即就明白自己的处境,脸色不由变得灰白,整个人都变得垂头丧气的。

    夏易坐在轮椅上,双手摩挲着搭在双腿上的羊毛绒毯子,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抑制不住。

    “是你?你把我抓来干什么?!”苏子器渐渐恢复了神智和冷静,当他发现自己的处境之后,立即开始了反击,想要倒打一耙,指责夏易无端将自己敲晕了带走,至于之前和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一概都不会再认的。

    “抓你来干什么你都不知道吗,啧啧,怪不得你至今都只能给别人做一个小喽啰,连主持一方大局的资格都没有。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我把你抓来,就是打算跟你商量一下,看看你们的计划怎么样才能实施。”夏易笑眯眯地说道。

    “计划?什么计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子器听到夏易的话,瞬间脸色变了一变,急忙否认自己在执行什么计划。

    “呵呵,你不记得了也没关系,我们会帮你记起来的,你忘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龙翔于天的高手呢,有他在,你越是嘴硬不开口,我们就越是开心地不得了。”夏易笑呵呵地说着很轻松的话,可是话里的阴森恐怖已经把苏子器吓得魂不守舍了。

    “你,你,你别胡来啊,你要是胡来的话,吴梁院长会惩罚你的!”苏子器还在毫无用处地威胁着夏易,可惜这毫无用处,一点儿也帮不上忙。

    夏易根本不听他的,像模像样地让夏夜去把厉幸童给喊过来,临走的时候,夏易对夏夜使了个眼色,也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看懂他的意思。m.

    苏子器看到夏夜果真离开了,而且嘴角还带着笑意,他这一颗心都在激烈地颤抖着。之前他还只是以为这帮人里只有夏易一个疯子变态神经病,没想到那个长得清秀可爱的女孩子在听到夏易说要用刑的时候,她竟然笑的那么甜,苏子器觉得这里的人一个个都不正常,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夏,夏易,你要是现在放了我,我一定不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别人的!”苏子器被吓得脸色惨白,就好像涂抹了一层又一层的腻子似的,看起来像鬼更多一些,根本不像人。

    “别啊,你可以到处去说了,我指着你把我们的名气给打响呢。你不知道,有好多人知道我们这里,他们来了之后就会变得更喜欢来这里,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最好的待遇,努力让你做一个‘回头客’。”夏易说着还冲苏子器点了下头,看起来,好像他跟苏子器之间的过节早就消失了似的。

    苏子器还在搜肠刮肚地想着什么办法能够说服夏易放自己离开,结果夏夜离开了没多久,就把厉幸童给带来了。

    夏夜带来了厉幸童,夏易一看厉幸童的样子,差点儿没笑喷了。

    只见厉幸童的脸上抹了厚厚的粉,那脸色惨白的,一点儿也不逊色于面无人色的苏子器。

    厉幸童走到夏易跟前,缓缓地转过身,低头看着地上被困着躺着的苏子器,脸上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来。

    那一刻,苏子器感觉自己都要被吓尿了。

    “我,我屮!”苏子器身体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说话结结巴巴的,根本说不利索。

    厉幸童转身对夏易说道:“我已经让人去拿我的东西了,之前逮的地鼠还养着几只没死,冬天正好它们没什么东西吃了,正好今儿个把它们全都拿出来,让它们见一见荤腥。”

    听到地鼠两个字的时候,苏子器就已经两股颤颤,几乎就要尿裤子了,等到他听说要让地鼠见荤腥,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开始浮现出一副画面,他和几只地鼠被关在一个笼子里,他和地鼠相互攻击,那画面让他险些又晕了过去。

    夏易想了想,说道:“你之前做的那个笼子,可以绑在他的腰间,据说腰往下、小腿往上的位置肉最好吃,既然让那些地鼠开荤腥,那就让他们吃一些最可口的饭菜吧。”

    听到这句话,苏子器再也忍不住了,当时便昏死过去了。

    厉幸童看到这一幕,不由地撇了撇嘴:“这就吓晕过去了?咱们说的那么夸张他都信?这人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夏易见厉幸童说的轻松,忍不住调侃道:“你忘了你自己的胆子有多大了吗?换成是你被捆在那里待宰,想象着有一群老鼠在不住地撕咬你的皮肉,还有你的重要秘密,你难道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头皮发麻吗?”

    厉幸童认真地回想着他和夏易共同描绘的那个场景,没有意外地,下一秒他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蝉。

    “我屮!太可怕了!我现在感觉身子中间的部分要抽筋了,那些地鼠的形象突然之间在我脑海里变得太深刻了,我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撕咬我的肚皮和两股。”厉幸童战战兢兢地说道,身体不由自主地如同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夏易不解地看着浑身发抖的厉幸童,忍不住感到好奇:“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这不过都是一些假东西,这就能把你们给吓成这样子?我来试试。”

    说着夏易就准备自己也想象着体会一下这些有多么恐怖。

    “不要!武者的精神力太强,稍微一模仿想象,你就会感觉像是真的一样……”

    厉幸童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夏易已经呆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