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朝歌城里讲故事的
    逆天符皇第一千一百四十章朝歌城里讲故事的朝歌城内,一家灯火辉煌的客栈之中,一强一弱、仿佛是一对主仆的组合出现在客栈的大厅之中。

    大厅是食客进餐的地方,这一对书生、书童的主仆出现,立即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他们是几天前投住在这家客栈里的,这一对主仆像是家里有货的书生和书童。为什么说是家里有货的书生呢?一看这书生都已经有三十好几的年岁了,依然是一副书生的打扮,家里如实没点儿货,能供着他读书读到现在都不改行吗?

    这一对主仆很扎眼,刚开始是因为书生的书童实在太过壮硕,比客栈里的某些江湖好汉都要壮实,自打他们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们的身上转悠。

    不过这种情况是刚开始的那段时间,现在他们依旧很扎眼,不是因为书童的身形庞大,而是因为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书生,讲起故事来真是一套接着一套,听着人们心里痒痒地很。

    每天要是不听这书生讲上一段故事,那饭菜吃着都不香。

    很快地,书生周围的桌子全都被占满了,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凑到一桌,一边端着各自的饭碗,一边眼巴巴地瞅着书生,想要听听他说今天讲什么故事。

    这书生做到桌子旁还没有点菜,便对小儿说道:“那什么,爷的盘缠不多了,跟爷说一说,最近的赌场是哪一家,我要去赚些盘缠回来。”

    一个书生,自称爷,这不伦不类的称呼顿时引起了一阵笑声和嘘声,周围还隐约传来不屑的嗤笑声。

    书生根本不理会那些嫉妒的眼神,他瞅着店小二,等他给自己报出几个地名来。

    旁边有人笑着喊叫起来:“哎哟,没想到,这还是有手艺傍身的家伙啊?”

    只一句话,周围的人们全都是哄堂大笑。这句话正是来自于书生前一天讲故事里说的一个说辞,听懂的人全都跟着哈哈一乐。

    书生面对着哄堂大笑好不怯场,得意地哼唧着,大拇指指着自己的下巴说道:“爷这一路上走的舒坦,可全都是靠着这一手手艺混过来的,你以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成为手艺吗?小二,问你话呢,快说啊!”

    店小二是个黑小子,可是这小二面黑心不黑,见书生号称要去赌场赢银子当盘缠,当即暗中摇头,又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败家子,赌这一个字,害得多少人家家破人亡啊。

    不过客人的问话他不能不答,不然的话今天的工钱没了不说,就连晚餐都得没了。于是小二立即撩起亮亮的嗓子喊道:“出门往左,十间铺子的旁边,就是‘天下局’。”

    做赌徒的,不会有人不知道“天下局”的名号。

    哪知,书生却摆摆手,豪气地说道:“‘天下局’我刚来的时候就去过了。别人赌钱那是玩,咱这是吃饭的手艺,不过不能可着一家赌场赢,咱自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规矩,同一家赌场,不能进去两次,老是赢一家的钱,这是砸场子,不是做生意。来来来,小二,再给爷报一个名字,最好要大一些的赌场啊,爷再次要赢的多一些,撑得日子得久一些。”

    众人听他说的新奇,赌徒还有从不进一家赌场第二回的,那天底下即使有再多的赌场,也禁不住他这么折腾啊,那岂不是这辈子也赌不了多少场吗?

    店小二见多识广,可不信这赌徒书生的话,只道他是之前去了“天下局”闹出了什么幺蛾子,被人家给挂了号,所以才不敢去“天下局”赌钱的。

    但还是那句话,客人的话不能不答啊。

    店小二想了想,场子比较大的赌场,那除了“天下局”之外,整个朝歌城可就只有一家赌场能跟“天下局”相媲美了。

    “这位爷,还有一家赌场,是新近刚开没多久的,您要是想去试一试手艺,那绝对是个不错的地方,据说里面的奢华不不逊于‘天下局’。”店小二这亮嗓子唱了一声,转身便离开去往了二楼,不再这一楼搭那个赌徒书生的话了。

    书生得了消息,冲着店小二的背影道一声谢,然后向周围的人们拱了拱手说道:“诸位,今儿个饭钱还没着落呢,先等我去赢来一些钱再说。告辞,告辞!”

    说着,书生冲自己的书童一挥手,就要带着他离开客栈。

    “哎,哎!别走啊,先讲上一段故事再走呗!”

    “是啊,爷在这里等你半天了,你这就说了三两句话就要跑,不合适吧?!”

    “忒奶奶的,今儿个爷的瘾犯了,还必须得听你说一段才能走。来吧,坐下,今儿个你晚上吃饭的饭钱,爷给你结了!”

    一堆人看到书生要走,立即开始嚷嚷着不让他离开,非得让他讲上一段故事才能走。更有那出手阔绰的豪客要请书生吃饭,也非得要听书生再讲一段故事再走。

    书生一听有人要请客吃饭,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冲着那位豪客拱了拱手,小心翼翼地说道:“有劳这位爷,得提前跟您招呼一声,我这书童吃的饭菜可有点多,吃多了您不会介意吧?”

    会不会介意,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自然是不可能再叼回来,豪客当即一摆手,示意他们随便点。

    这随便点的待遇,可是让周围的食客们也跟着眼馋起来。可惜他们跟这豪客一无关系、二不亲近,三也没有能吸引人家注意的本事,这也就只能看着书生带着他的书童开始拼命点菜。

    说是拼命点菜,可实际上仔细看下来,书生点的菜全都是实惠量大,家常一类的便饭,并无逮住凯子死命宰。

    豪客看着书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

    这小子,还挺有眼力劲的。

    钱,他不差,但是这份被人尊重,挺让他受用的。

    书生点完菜,在等待着饭菜的时候,便开始准备要先说上一段故事。

    “今儿个既然咱们提起了赌场,那咱们就讲一个关于赌场的故事,怎么样?话说这赌场里,有的可不止是赌钱的地方,还有一些不赌钱的地方,列为未必都知道吧?”

    书生一仰面,露出白净的脸庞来,即便是夏易在这里,也未必能够认出来。

    他是老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