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一章 序章
    001 焦心的等候

    韩秀香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毛毯,”还是有点冷啊,手都是冰的。”秀香对着床头的毛绒小熊说道,今年的暖冬似乎不够暖,用”寒冷难耐”这个词形容或许有点不贴切,但用力地搓了一下双手,也没觉得热起来,这似乎说明了什么问题。

    秀香在想,到底用什么词语形容今天的温度,可不可以把衡量温度作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来想呢。天气预报显然是不准的,即使准,数字也让人没有真实感。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还在想天气怎么形容这种事,是不是太过慵懒了。

    “现在可不是犯懒的时候,也不是可以优哉游哉的那个处境”秀香鼓起劲,自言自语道,她强迫自己提起精神,只可惜精力很难集中。

    一盘散沙一样的思绪,被午夜寒冷的空气搅的更乱了。

    想从这思绪中找到一个起点,总是不能。该怎样形容这样一个夜晚才够贴切,该怎样形容现在这种心情才够正确?

    现在是00:00整了,夜里。

    也就是说今天已经不是12月27日,是28日的凌晨了。

    这有什么特别?2017年的12月27日,不,是12月28日,又有什么特别?

    自己在想些什么,现在想这些真的有用吗?

    她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窗外,夜,安静地展开她的颜色,黑的发亮的背景好像被夜这种怪物吸走的世界,让人觉得那只是一个无尽的洞穴,蜷曲着某些深不可测的异类。只有对面高楼窗子透出的稀落的淡黄色灯光,让心感到温暖,秀香有一种跑过去认识一下这户人家的冲动。

    楼下的烧烤店还亮着闪灯招揽顾客,秀香难以想象这么晚了还去吃烧烤的人是怎么想的。

    或许那些食客会告诉她,烧烤就是应该这个点儿吃才津津有味。

    什么时间做什么事。

    习惯性地下拉列表,朋友圈的最新状态和发布的内容自然就会在最上方出现。这没有什么难的。

    看过朋友圈的更新之后,秀香立即切换到了微博,下拉的动作已经成为下意识的存在,一声通知音之后出来的内容全是无关紧要的内容,让人心烦。无关任何人、同样无关任何生物生死的八卦,为什么普天下的人都这么在意。

    “自己也不是这样么”秀香笑了笑,无奈。

    到百度首页去看一看吧,打开百度首页后,她不停地切换下方的滚动新闻条,没有最新的内容。

    其实看这种新闻并没有任何用,还是借助万能的看一看,如果有什么最新的信息,应该能第一时间被播报出来。

    已经有些困的难受了,困的不行,困到不再觉得困倦。

    秀香知道,快要超过熬夜那个点,之后人总会格外精神。

    现在自己的状态说不上精神,只是意识已经游离于疲惫的身体,在空中的某个点自在逍遥,自己说自己很困,只不过是随便一说罢了。

    现在如果闭上眼睛,秀香肯定睡不着。

    还有很多需要做的。

    打开qq,很多群消息跳出来,有讨论最新游戏套路的,有家里的通讯群,还有同期入职的朋友的群,同学会,团购群,消息爆炸性地跳出来50+。

    “太过分了,发红包不叫上我。”秀香不禁说出声来。

    平时,这些都是开心的事情,今天,心脏却被新消息的数字弄的忽上忽下。

    “能体会那些心脏不好的人的心情了”秀香仰起头,听到后颈传来的清脆的一声,上下左右摇晃了一下头部,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飞也似的刷完qq后,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旁边的电子表。

    00:30了?零点半了吗?

    等待真的是最最痛苦的事情,可是秀香觉得今天的等待比任何时候的都难,居然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比等待表白回复还要令人忧心”。

    哎,说什么呢,秀香并不是那种可以对别人表白的人,她有点勇气不足。

    再次重复刚才的操作,熟练地打开微信、微博、百度、qq,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重复操作了。

    锁定手机屏幕,她仿佛从反光的镜面上看到了自己憔悴的面容。

    第n次看电子表的显示:00:57。

    怎么办?这真的好揪心。

    每次刷看这些讯息原来浪费我这么多时间啊,秀香意识到,光阴虚度的太容易是这个信息化社会的普遍问题。

    以前母亲教育自己的时候,还经常不以为然,秀香认为,人生的决定和自由都应该经由自己的手来创造,别人的经验之谈早就过时了,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在这个时间想起母亲的教导云云的多么不合时宜,这是个多么关键的时期,而自己呢,却在被窝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是没出息。

    可脑子里又什么想法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不是吗?

    这话听起来,自己和疯了似乎没两样了,不过秀香认为自己的想法总是这么天马行空,多少带有点命运的味道。

    “说什么命运什么的,觉得自己有多高深吧,你现在脑子越来越不清醒了?”妈妈说着就把手里的东西摔倒了地上。地板上响起一声清脆的琵琶音。

    秀香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书,没有说话,其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只不过当下的尴尬让秀香不知如何是好。

    ”看吧,闷,简直闷死了,这性格就像你好不好,你看看,我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还看书,看书有什么用,学习还不是一塌糊涂?!受不了你们这种学生,我要是老师都气死了。”

    秀香仍然没有抬头,她在想为什么妈妈说自己学习一塌糊涂,她觉得挺好的。

    现在是不是出门去比较好,那什么时候才是出门的好时机,现在自己真的很想出门。

    家里很闷。

    “你看看你,我的老婆脾气最好了,生什么气呢,她还是个孩子,初中都还没毕业,现在正是对什么事情都好奇,什么事情都不忿的年纪呀,你干嘛和她一般见识呢?”韩教授低声下气地对双手抱胸的妈妈赔礼道歉。

    “我就讨厌她那德行,你知道吧?我多忙啊,回来了这孩子也没个交流,还有就是性格越来越古怪了,脑子根本就是进水了,你在家里怎么不多教育教育孩子?”妈妈仍然不依不饶的。

    爸爸扶着妈妈,硬是将她推到了沙发上,给她跑了一杯龙井茶。

    “话说回来,老婆,你不是刚从她们学校回来吗?这是谁又惹你了。”爸爸毕恭毕敬地说道,扶了扶眼镜,虽然眼镜根本就没有往下滑。

    秀香忍不住喵了一眼。

    “气的我都糊涂了。这孩子一点都不像我。”说着,妈妈把大衣外套脱下来,露出了非常匀称的身材。

    “我去学校,这孩子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妈妈简洁地说,秀香不明白那么复杂的事情,妈妈是怎么做到这么轻松地就说了出来。

    一句欺负就完事儿了?

    到底什么是欺负?

    自己是被欺负了吗?

    那不是命运的安排吗?

    秀香有些迷糊了。

    “啊?有这种事情吗?”爸爸不置可否的语气,充满了一种超脱世外的感觉。

    “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到底在干什么呀?有没有好好照顾她呀?”妈妈说道。

    “你妈妈看起来嗔怒的的语气实则是撒娇,哎呀,你真是太迟钝了,连这个都不懂,怪不得大家都说你是怪人呢。”秀香正在想,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为什么自己就从来都想不到呢?

    “让我气愤的是,这孩子竟然不会反抗,真是气死人了,我到学校去听老师说过以后,我就气的不打一处来。”妈妈边说,边喝茶,绿茶也治不好她的狂躁。

    秀香在想,以后自己要发明一种药,让那些生气狂躁的人能够立即安静下来,冷静下来,她只是觉得今天格外吵,内心更加平静了。

    “嗯,最好这种药是喷雾,这样疗效快。”秀香说道,放下了手里的书。

    “你说什么呢?你这样子,阴阳怪气的,在那里小声嘀咕什么?气死人了,什么喷人,什么疗效什么的?到底几个意思?”妈妈说着差点把绿茶杯子扔过来。爸爸见机行事,立即抢了过来。

    扔过来好了,都扔过来好了,秀香想到。

    什么书啊,本子啊,笔啊,衣服啊,都扔过来好了,为什么你们都那么喜欢扔东西,真是想不明白。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也会错呢?

    秀香闭上了眼睛,她觉得脑子里的声音多少年来都没有变过,那时候的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她了呢?明明都那么喜欢,人的感情怎么会说变就变呢?

    已经过了和父母争吵的年纪,所以她很少顶嘴,母亲也就多说几次而已。

    现在回忆起来过去,变得越来越轻松,故事的人物和感情也变得越来越透明,秀香觉得自己的过去变得很不真实,好像已经成为了别人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