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二章 结果与期待,还是要继续
    002 该来的来了

    现在回忆起来过去,变得越来越轻松,故事的人物和感情也变得越来越透明,秀香觉得自己的过去变得很不真实,好像已经成为了别人的过去。

    “大小姐肯定已经睡着了吧”秀香看着平静的手机,不自觉说了出声。

    “小黄,熊宝宝,再刷一次,如果没有什么新闻,那我今天就……碎觉!”韩秀香决定今晚也就这样吧,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她今晚就是那晚。

    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何必多想,自己多半是杞人忧天了。

    就在秀香锁定屏幕的瞬间,微博的首页提示栏上那个圆形箭头旋转起来,微博里出现了刷新的状态,秀香下意识的锁定了屏幕,仰起头呼了一口气,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好,小黄,我要坚强一点。”她又说道。

    她立即重新启动屏幕,手机还是停留在微博那一页,状态栏刷新中,秀香看了一眼后立马闭上了眼睛汪水,再次仰起头,呼了一口气,她的鼻尖似乎触碰到了空中的落雪,凉凉的,在吸入新鲜空气的她觉得肺里充满了冰寒的一汪水。

    突然微博的提示音跳了出来,秀香极快地扫视了一下屏幕,天啊。出来了。

    “新偶像男星吴敏硕于今日凌晨1:07分抢救无效,心脏衰竭而亡,享年26岁”

    爆炸性的头条!所有媒体的提示都同一时间到了。

    秀香飞也似的拿起手机,打开了这条新闻。

    第一反应:不可能。

    她的眼睛如饥似渴的看着屏幕上的每一个字,秀香多少年都没有这么认真的读过东西了,从来都是一目十行的她,现在正一个字、一个字的把消息读进脑子里,很多字她似乎没有明白,屏幕上那些文字到底在诉说什么。

    “著名男星吴敏硕,今日凌晨突发心脏不适紧急入院治疗无效,不幸逝世。据悉吴某并未透露过其有心脏病史,事发偶然。

    该明星于当晚9点左右突然感到胃痛难忍,遂致电其经纪人陈某。陈某联系其专职医生,但电话并未打通,遂立即开车将其送至m医院,并由当晚值班的急救医师实施紧急抢救,心脏外科医生知名医师李某紧急对其手术治疗,但因其病情极为特殊,手术后状况依然每况愈下,3个小时后心脏停止了跳动。

    集外貌、才华于一身的偶像明星,在新偶像序列中也是目前极为火热的、高人气、高关注度、高好感值的一位新生代美男明星,因其高学历、高颜值、高情商备受推崇,据悉其粉丝在第一时间获得该消息后,已经在医院形成一道祈愿人墙,用手机打出’别走留下’”的电子灯光,在其死亡宣布之时,已经哭声一片。”

    秀香忍不住咽下口水,心脏的跳动剧烈到无法呼吸。

    微博里也乱成一片。

    “什么意思,3小时后死亡?胃痛?他为什么会胃痛?粉丝痛哭?为什么?这都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懂呢?”

    吴敏硕的逝世对娱乐圈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他的圈内好友林晶、梁华、关小灰等都发文表示祭奠。

    “痛,多少话说不出口,不敢相信你已经离开。——林晶”

    “从此天堂里又多了一个天使,舍不得你,真的。——梁华

    “有人说我是你的女友,其实你是我的哥们,太不够意思了,你到底急什么呢?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说出口。——关小灰”

    这些微博的消息也犹如雨后春笋般跳出来。

    秀香已经无法招架,她重新切回了新闻页。

    主治医师李某也表示;这真是太意外,太突然了,他本人也是吴粉,是粉丝团的一员,事发之时实在是太不凑巧,虽然尽了一切努力,但还是非常遗憾,为此他喊着眼泪说道:进行学术交流的美国专家john s swift 不幸因车祸受伤,如果他没有出事故的话,相信john一定能够用他的华佗妙手起死回生。”

    “华佗妙手?小黄,对一个外国人用这种语言形容,也是太过分了,他在说什么?真是得瑟!”秀香不禁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想象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非常狰狞。

    新闻下方的评论更是冲破天际,瞬间已经突破十万。

    秀香看到有一条写到:”垃圾医生,诅咒他一辈子……”秀香不忍直视。

    “看吧,你被诅咒了。真是受不了。”秀香想,谁也救不了你了。

    “这个大头鬼是谁呀,有病吗,利用吴吴的死来炒作自己,装什么呀,这种人必须diss到底。”秀香又再次移开了视线。

    “主任,这次可是糗大了。”秀香看完这条评论想到。

    当然也有充满怜悯的声音,”就别怪他了,水平不行还出来做医生,简直害人不浅啊。可不是所有医生都能治病救人的,现在这种医生才是大多数,所以大家就原谅他吧。”

    “主任到底做错了什么?他明明只是例行公事么,为什么他又错了。”秀香脑袋一阵发热,她必须冷静一下,梳理现在的状况。

    脑海里回想起主任劈头盖脸骂自己的情形,”小黄,看他挨骂其实心情也还不错。”

    “也就是说,他又死掉了,而且和上次的情况还不一样是吗?真是太搞了吧,这明明是和我作对啊。”秀香摆着自己的手指,好想现在的状况可以用仅有的十根手指弄清楚一样。

    “不可能啊?”秀香觉得天旋地转。

    头一阵晕眩,熬夜的症状来的太早。

    本来熬夜的思路就有些难以掌控,犹如脑海出现了沉淀的浑浊体一般,总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想法快速的到达大脑皮层,中间的路途被拉长数倍。

    怎么会这样呢?她只是抱着”试一试”、”不会真的这样吧”这种心理在今晚守着手机看是不是会有这一条新闻的!

    这绝不可能!

    一定是哪里错了!

    前一秒还伤心欲绝,后一秒就开始全新的人生,这在英文里叫做”move on”,时光的无情远不及人的凉薄,秀香将自己归为凉薄的那一类。

    手机铃声不知趣的想起,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响遍了整个房间,秀香第一次觉得自己十平方的卧室如此开阔、如此空旷。

    003 更倒霉的人

    手机铃声不知趣的想起,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响遍了整个房间,秀香第一次觉得自己十平方的卧室如此开阔、如此空旷。

    “天啊,香香,你看到了吗?你难道还没睡吗?我应该问,你还没准备睡吧,你这个爱熬夜的家伙,怎么可能睡呢?哈哈。”是韩秀香的闺蜜打来的电话。她已经没有心情看来电显示。

    “我已经知道了。”声音冷的出奇。

    “嗯?你在说什么呀?阴阳怪气的。”对面的声音里充满着犹疑。

    “啊,对啊,吓着你了,对不起。”秀香敷衍道。

    “天啊,这太不像你了,过着老太婆一样闭塞生活的你,怎么会破天荒的知道了这个大消息”对方声音高过了八度,”哎,我的伤心被你冲散了”。

    “额,这个么,我是……”秀香正在犹豫怎么蒙混过关,并不打算回答。

    “交代,你有约会?不对啊,你能有什么约会啊?肯定还是在家呢吧。”

    “是啊,怎么了。”秀香抬起眼皮。

    “我闻到了床的味道,哼,你肯定盖着被子。”对方故意嗅了嗅。

    “你属狗啊。真是的,我不再床上还能在哪儿,这晚上这么冷,我难道还坐着不成。”秀香不自觉的思路被带走。

    “我的意思是说,你这很反常啊,你难道是?”

    “是什么?”

    “你不会就为了等这个消息吧?你难不成未卜先知?天啊,你这个家伙,你难道,难道是——都是为了我?!太让我感动了,我已经不知如何报答是好,让我——以身相许吧。”对方哈哈哈大笑起来,秀香一脸的问号,这偶像都死了,还能笑出来,看来绝对是“脱饭”了。

    重振精神后,面对对方连珠炮似的反问和如此突然的表白,秀香当然都是略略略……

    “我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我不是为了你,你不要瞎想啊。”秀香的声音突然出现的活力,让对方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啊呀,不要解释了。你对我的心意,我都会珍惜,放在心底,哈哈哈。哎呀,你说吧,英年早逝、英年早逝。还好我不是死忠粉,要不可怎么活呀?你知道吗,那些10多岁的小女生都崩溃了。有个人说:学习再也没有意义了。还有的人说,在没有他的世界里活着、咳咳咳、好——难——过。”

    “停停停,你不要把所有的话都学给我听啊,否则我可能会得、额,得忧郁症。我以为你是微粉、原来你是伪粉。你什么时候变节了?”秀香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喂,你怎么说话呢?你这人有时候冷不丁说出一句话噎死人,我这不叫变节,叫与时俱进。知道不。都是孤单犯的错,让我的世界如此的难过。哦——在我回首我的一瞬间,你已在我的心头飘过。切”

    “不对,这句话有语病,应该是,你已从我的心头飞过。”秀香纠正道。

    “我任性、我喜欢、我愿意”对方在话筒中喊道。

    大小姐就是大小姐,我行我素的功力无人能及。东拉西扯的,刷存在感的意图非常明显,那么大家庭,那么多人,何来的孤单呢?

    “哎呀,行了,你别模仿了,我心好乱啊。”秀香觉得好疲惫。

    “哎,心乱?乱什么?我说你还挺在乎的吗,比我这个伪粉都伤心的样子啊,切,我现在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喝凉水都塞牙,这个死法真是让我惊呆了。早知道会这样,多好的医生我家都请得起,不过谁能预测未来呢?如果真的知道会这样,我觉得我能扭转乾坤,我到什么美国英国加拿大去找顶尖的医生来,也不至于让他猝死啊。我是说,我可是总裁的女儿,大名鼎鼎的秦采月,qin集团的独生女啊。”对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啊,对对对,你说的都对。”秀香慵懒地说。

    “不过那个李医生人不错啊,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采月挑逗地说,”你难道就是和他约会?”。

    “什么男朋友,什么约会,我不是没有男票么,你装什么不知情啊。”秀香笑了,不仅如此,竟然不小心开怀大笑,真是狼心狗肺的自己。

    “哦,原来是这样。”对方用充满怀疑的语气说道。

    “他都死了,我还在笑。人心啊,社会啊,我怎么是这种人。”秀香微微地自责道。

    “你在嘟囔什么。”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采月的嘴撅的老高。

    “没什么。哎呀,算啦。”

    “不是,今非昔比,也许你一天就找到了呢。”采月仍然抓着男朋友的话题没有放手。

    “找到什么?”秀香忽然没街上话。

    “男朋友”对方一字一顿地说道。

    “小月,我怎么可能一天就……”秀香有点哑口无言。”无语。”

    “对了,你今晚竟然没当班呢。哎,这个老李就是医术不行。”

    “嗯?哪个老李?”秀香一头雾水。

    “还有哪个老李,就是微博上爆照的那个大头梨啊。”对方在电话里笑着说。

    秀香心里一阵恶心,采月的笑让她浑身更加不舒服。“大头梨?这是新名词吗?”

    “哎呀,不是我起的nickname,我可先要说明。省的你觉得我幸灾乐祸似的。是网上那些大神们写的,就是那些评论的说的,感觉他被黑惨了,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站出来说话,还作为医院的代表说的,你说这是为什么呀?那些小粉丝们说他头大,智商低,不过我倒是觉得这称呼还挺可爱的。”

    是啊,大白还不一定喜欢别人叫它大白呢。

    “oh my,你说李主任啊,怎么能是大头梨呢,人家也是海外趴、留学回来的,他医术是很棒的。只是他绝对是个演员。”秀香解释道。

    “哦?有点意思?他就是个演员,在-我-们-面-前-表-演-。不过说到医术,得了吧,你们的医术怎么可能有国外的厉害呢,john叔叔的医术那是国际一绝。”秀香不忍反驳她的亲闺蜜,这一绝是用来这么形容的吗?

    “你认识那个john吗?”秀香感到意外。

    “当然了,我不是和你说过吗”

    “你说过的英文名字那么多,我怎么记得清楚?”秀香捏着自己的手指,仔细地观察道。

    “是你记不清楚,还是精神出轨呀?”

    “承认错误,小主原谅我吧。”

    “恩,孺子可教,我就教教你吧。”

    “前几天john叔叔被一辆黑车给撞了,还好叔叔紧急拨通了我爸电话,才救了回来。这是他在咱们中国短暂的停留,没想到就有那些不知趣的司机不遵守交通规则,竟然随意变道、逆行,现在想起他对着爸爸说:what?时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就忍不住的想笑,你说我是不是太刻薄了。那些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这才导致了他的悲剧,说悲剧也不为过啊,我爸爸的心脏手术就是john叔叔亲手做的,简直是实习医生格蕾里面的翻版呀,超帅的,不过这次真的是运气太差,虽然伤不至于危及生命,不过他的手算是废了,估计再拿手术刀的可能性很小。”

    “额,怎么会这样严重呢?不能拿手术刀?这不是奇异博士的桥段吗?为什么会……”秀香呢喃道。

    “哦,是啊,你说的很对啊。就说他倒霉么,你知道不,更倒霉的是林晶。”

    “怎么说?”

    “据说林晶是吴的女友,二人秘恋了三年了呢。这回可好了,二人还没有公开,就出现了这档子事情,估计也不用公开了。据说工作室说林晶的那条微博发的太差劲了,已经被她删除了。又换了一条冠冕堂皇的,说什么一路走好,我们永远都是你的粉丝,扯淡吧,一看就丝毫就没有诚意,还不如其他人发的呢。”采月的声音在秀香的耳中逐渐变的稀薄。

    “你的内部消息,还真是多啊。” 秀香绝不是表扬。

    “多谢夸奖。”对方倒是非常开朗,毫不见外......

    “好了好了,我头越来越大,早点睡吧大小姐,别闹了”秀香觉得自己必须下逐客令了。

    “谁闹了,不是你问我么。那好,拜拜,明天见哦。”对方爽快挂断了电话。

    秀香拨开头发,看向外面的灯光。似乎比刚才更冷了一些,看来,家里是应该装暖黄色光,比白色的光让人更心安。

    没有悲伤,只有焦躁。

    “这么说来”秀香叹了一口气,我又失败了。

    看来,要思考的还很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