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五章 那个女孩,我要找到她
    008 找到她

    同时,他也有一种厌恶感,现在的自己想说的很多,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觉得自己是拴在绳索上的蜻蜓,空有翅膀,却没有飞翔的天空。

    为什么即使成为歌手,也不能自由自在地随心所欲呢。现在的自己仍然要很好的自律。不是因为他生来如此,而是选择做聚光灯下的那个人时,已经注定要余生如影随形的附属品。

    一个人和他的背包。

    他的背包里,装满了幻想,那些他曾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他绽放着光芒,同时也收敛着自己的棱角。

    真我,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最初表现的完美,是一种枷锁。

    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这样。

    别人总会对你期待,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你的那些人,你很难让他们失望或死心。

    所以进入了一个循环,你总想做的更好。而周围的人对你的期待却没有尽头,他们总是傻傻地认为你的实力绝不是如此,你还会更好。说什么改善永无止境,其实都是骗人的。说无止境的那些人,大脑里的逻辑根本就在打结。不合逻辑对他们来说有时候就是“所谓的逻辑”。还自以为说出了什么了不起的大道理。敏硕觉得这些人只是很可笑。

    “太棒了!吴敏硕,我爱你!啊,我爱你!”下面的掌声已变幻为下一波更没有理性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人群也成波浪般的涌动,很奇怪,他却感到尤其的宁静。

    对于他来说,从最初的不自在的应对粉丝、暗自期待粉丝、欢迎粉丝、视而不见到如今,他依然理解不了一个人狂热的崇拜另一个人是怎么回事,是什么魔咒。

    人类的理性为什么都消失殆尽。

    “说什么爱我,都不了解我。”敏硕有一次对陈涛说。

    “你说什么呢。”陈涛疑惑了,“你知道了解一个人,有多么难,还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女人尤其没有理智的”他对陈涛说道。

    “我也不懂女人,你和我谈论,其实也……”陈涛欲言又止。

    但是今天,有点不同。心的某一角在等待着什么。为什么?这么奇怪?

    从刚才开始,就好像有一阵静止的漩涡,在这个演唱会的某个地方,截断了时空,却散发着难以忽略的诡谲氛围。这种表达让敏硕不满意。不,并不是诡谲,可以说是一种让人好奇的致命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或者可以叫做”心引力”,并不是爱或什么,似乎是更强大的羁绊。并不是什么奇怪到不能解释的东西。有什么在自己的周围围绕着,自己却浑然不觉。

    “我想知道,我一定能够察觉的。”吴敏硕利用这个机会向四方鞠躬,并进一步地走到舞台的边缘,这样可以更近距离看到下面的听众,他不厌其烦地只为找到那个点,却让在在场的粉丝群情激昂,甚至氛围可以用”鼎沸”来形容了。

    粉丝们的心态已经受到新的冲击,近乎崩溃了,他觉得都无所谓,有点受到影响,但他知道粉丝的爱都是有条件的。不过是共鸣,不过是欣赏,并不是无私的爱。

    他也绝非无情。

    感激,他们第一次觉得被如此尊重和重视,其实别人的演唱会也有鞠躬致敬之举,此举也并非他独创,完全不至于激起这么大的激情,粉丝的反应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微博、微信、空间已经乱作一团,大家几乎随时可能失声痛哭,只因为太过于感动。

    “吴敏硕,天使般的男人”这种论调不胫而走,瞬间上了热搜排行榜,还有“我想去听他的演唱会@某好友”,一度成为恋人、闺蜜、亲戚、朋友之间闲聊的一种方式,可惜目前已经买不到票了。

    竟然还有人在微博里直接说,“加某某微信,转让演唱会门票,iphone在等你。”

    什么人都有的。

    此时,经纪人陈涛也内心有点小涟漪了,他没想到敏硕这家伙居然这么诚恳和谦逊。

    “会被人说三道四的,现在凡事都得万般小心”你别自己兴头上来了就忘乎所以。陈涛还是没有说出口,自己哪有必要管那么多呢。

    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传来了一条信息:“??? ?? ??,?? ”没想到这位信息还挺灵通的。

    “待会通知敏硕就可以了,最近忙的一直没怎么联系朋友”,陈涛小声说道,他都一清二楚。

    “我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他了,可是你永远不能真正了解一个人。”陈涛想到,今天着实感到意外,让他沉寂的内心突然热了一,。他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他并不是那么动情的人。

    粉丝如此热忱,敏硕此时却不为所动,但那是陈涛却一无所知。敏硕知道,他所做的只不过是一直保持着自己谦虚的内心,而他的内心才能得以一直都那么平静,如果内心乱了,则无法想象后果是什么样子。

    心甘情愿地做这些,他深知,绝不是作秀。

    但是谁又说了,不能一石二鸟。

    “在哪儿?到底在哪儿?”

    他已经转了一整圈。

    “不应该啊?我应该能看得到,就凭我的眼力。”敏硕充满自信的眼神与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匹配度。

    其实敏硕想多了,他要是在这样的人海里还能找到那个从未蒙面的人,可谓是大海捞针。

    目标该出现了,这是敏硕的第一反应。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目标就应该在这里出现,这是直觉。他认定,自己的直觉总有原因。

    “虽然这件事也并不重要”,他转念又想到,“这是傲慢”,他明知道,自己暗中在意着这个人。虽然从未蒙面,从未听过她到底说些什么,但是他本能的想知道那些持有反对他思想的人,都是怎么想的,他们的qq空间里、他们的朋友圈都在说着什么。虽然这无关紧要,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总是忍不住怀着好奇心,知道了这些也尾部是好,也未必就是不好,所以他忍不住看一看。

    理智指导他的行为这么多年,却也有失败的时候。就比如这次,他的行动并没有被理智所左右,还在本能的寻找。

    “是她!”

    009 是她

    “是她!”

    就好像这个地方凭空出现一个人一样,这个女生忽而进入视线,令人措手不及,为何才看到这个人的存在呢。是不是我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了呢。

    舞台是唯一亮的地方,而四周都是这样的暗淡,出了闪光灯、应援牌和led荧光字,眼睛想要获得最普通、最平常的光,真的犹如登天。

    有时候你寻觅的人,就在你的身边,而你浑然不知。

    “我怎么才看到,她,绝对是她”敏硕觉得自己真是忽然神清气爽,幡然醒悟。

    好家伙,终于找到了,他觉得自己给自己找到的,俨然是一个”麻烦”。

    然而,他就是一个如此自负的人,“你是个麻烦,我也要消灭你这个麻烦,让你变成一个小白兔,毫无公害,这样才符合我做人的气质和标准,符合我惊天的智慧和美貌,符合我骇俗的才华和决心,这些都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

    有时候,连鬼都未必见得会相信敏硕自己给自己打鸡血的那些话,已经超出自恋这个词的所有外延,恐怕自恋本身见到敏硕都会甘拜下风。

    敏硕觉得自己挺逗的。

    “冷艳”旁边如果还能容下别的形容词,那显然用来形容这个女生是最合适不过的。

    汉子如此博大精深,查字典的话,弄出十几二十个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这个模糊的女子真是小菜一碟。

    但是此时,他还是觉得词穷。

    天下怎么又那么自以为是、厚脸皮却又冷静的人呢。

    这个女生,就是这种类型。

    敏硕看着她的同时,她似乎也看见了敏硕。

    “哦,不对,应该说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看我,这个演唱会的主角是我,吴敏硕,并没有别人,当然是喜欢我,来看我。一睹我的真容,我是不是真的帅呆了呢。”敏硕放飞自己的自尊,在大海上翱翔。

    “她仍然冷静地看着自己,似乎洞察着一切。”敏硕判断道。

    “冷静,不存在的。莫非……她,被我彻底折服了?冷静的态度,怎么适合出现在我的演唱会?”敏硕心里说道,“她一定是假装冷静,戏精这年头特别多,我当然能够识破。”他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虽然常人可能认为他的表现充满了诡异,然而粉丝却认为这是他非常有个性、有特色的沉思似微笑,充满着魔力。

    她突然转过头去,敏硕似乎都能听到”好帅呀。”周围的粉丝的尖叫声。

    “她认为歌词很琼瑶,她不喜欢。”敏硕第一眼就这么对那个人作出了判断。

    “她是粉丝吗?她不是粉丝吧?”敏硕疑惑了,粉丝怎么可能这么理智?她应该要么是哭,要么是喊,要么是跳,要么是笑。要么间歇式呈现以上四种形态。

    总之粉丝最不能成立的状态就是她现在的状态——若无其事。好像很单纯、很简单,其实是心机girl的女子他见了很多。

    现在他没有办法判断,这个女生属于哪一种,是戏精,还是极品戏精。

    “古典美人”,脑海突然蹦出来这个词语,和这次演唱会的这个古典模块很切合么。

    不过还有什么优点呢,颜赞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初印象。

    “很讨厌。”无论是古典美人,还是温柔可爱的形象,还是之于这次演唱会的古典音乐感觉,敏硕都是拒绝的,只不过他一般不会说。

    敏硕认为,古典美人,大家闺秀什么都是鬼话,是很难理解的一种状态。

    “这个人很古典美人哦。”要是有朋友这么说,他就在想古典美人是什么鬼,是形容这个人老,还是诈尸了,还是说凡是返祖的都是美的,还是说这个人就格外有品味,其他人就low 到爆呢。

    活在现在,而被形容为古典,这能是表扬吗?

    而纵眼望去,这么说话的人真的很多。就连复古这个词他也不懂。

    不过眼下,吴敏硕觉得自己似乎能够完全看清楚对方,即使已经隔了这么远。

    不合逻辑,我不可能看见她,这灯光这距离,看得见才是出奇。

    不过就是觉得眼熟。

    就在这时,女孩子转身向后,和周围的人攀谈起来。

    “似乎发现我在看她。”他不由得一阵揣测。

    这是为何?吴敏硕忍不住开始充分利用智力,因为现在也没有多少能够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地方了。疑心着什么呢?倒不是因为自尊心受损。当然,也不无这种理由,习惯于周围的女粉丝尖叫,捂住脸旁、害羞低头的他,对于别人似乎有意、又看似无心的回避却是内心稍微在意。这不切常理,如果说来听明星演唱会的,对于近距离接触和注目都会感到开心和激动。

    “为什么?她遮掩着什么?是回避自己?”吴敏硕觉得自己已陷入幻想。

    没错,她的动作非常自然,堪称完美。完全没有可以怀疑的理由。完全没有必要去怀疑。甚至,这个人从来也不是会走进自己世界的人,连稍微靠近一点的可能性都是零。如果说她真的有什么可以值得怀疑和注意的地方,那也只能说明是吴敏硕自己在“没事找事”。

    但凡事要相对地公平公正一点。

    他可不是因为粉丝热烈的喜爱着自己,就会迷迷糊糊、昏头转向的那种人,也不会和粉丝搅为一团。

    敏硕分析着,推断着,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那似乎只有一个解释 ,这个人的心理非常强大,因为只有素有超强心理素质的人才能临危不乱、甚至表现出超凡的勇气和智慧。这和演员有点像,却又不完全一样。演员有剧本、有台词、有准备时间、有表演技巧。而她们,处处都在表演。她们的人生就是剧本,思想就是台词。还用得着像自己一样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准备,抑或是反复琢磨技巧吗?

    没什么技巧,全是个性使然。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突然被质问时想到应对之策或者谎言。也不是所有人能在突发情况下很好的应变。所以可见这是个人物。

    “朋友在身边?”敏硕判断道。看似周围的人不像是陌生人,陌生人之间的动作会相对拘谨,而她们之间很自然。

    女孩转过身去,似乎在和后面的人说话,还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这一笑无所谓,旁边的人也加入了聊天的队伍,旁边另外一个女生在和她讲话。吴敏硕似乎看到了,这个女孩旁边的女生穿的是爱玛仕。

    然而,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袭来。

    等等,这个女孩的这个背影,怎么那么熟悉呢?是大众化,太平凡了,觉得已经和其他人没有分别了吗?并不会,他说不上这个女孩子身上有那种意味,让人觉得不同凡响。但是,现在可不是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的时候。这一切都在短暂的几十秒内发生,实为惊叹。

    吴敏硕完成环场一周的”鞠躬感谢之礼”后,回到了等待区。

    接下来,开始了又一段深情而清冽的演绎。歌声中只有湖水般的深厚和天空般的浩渺。这是一首写青春的歌曲,说的是一个男孩喜欢一个女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不能和她永远在一起。后来,他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可是最后自己才发现,他喜欢的还是第一个女孩。追悔莫及之时,发现第一个女孩已经不喜欢他了。非常老掉牙的故事。这个男孩就发出了感慨,人的感情总是变,他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最喜欢的,这让他很忧伤。

    “这是歌词?”陈涛回忆起吴敏硕第一次看到这首歌的时候的样子。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陈涛说道。

    “没有”吴敏硕只说了这两个字,陈涛从他表情中读出了”毫无逻辑,语无伦次”的潜台词。

    “下次歌词还是我自己写吧。”敏硕说道。

    “不行啊,你的歌词太通俗了,上边说你应该走点心灵路线,你就忍忍吧,就这一个专辑是这样。”

    “什么,一整个专辑都是这样子的?oh my god,are you kidding?”敏硕一个大转身,留下了一行惊叹号。

    再看着舞台上的他,把这首歌唱的多么煞有介事,他演唱的方式让人很信服,虽然陈涛对歌词的第一感觉也是笑掉大牙。明明很适合么,还推三阻四的。

    这期间,让吴敏硕在意的女孩子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演绎,似乎在用心品味。

    但吴敏硕全情的投入,尚且还嫌不够,料想他哪里会有精力注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