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十七章 爱、不安与浪漫
    032  第一次演唱会前夕的浪漫前篇7

    “还说我呢,坐好了,我们要出发了。

    敏硕驾车,二人一起到达林晶宅邸,敏硕独自驾车离开。

    下车后林晶对车子摆手告别,她久久伫立在大门外,没有开门。

    敏硕心里有些急,想着别看我了,怎么还不进去呢。

    “她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爱酒了,这点很像韩国人。”陈涛说道,“今天没有喝几杯?”

    “喝了,哎,我说哥们,你在黑她还是黑……”敏硕问道。

    “谁也没有,算了,这个地方确实还挺不错的,今天的花费也不高。”陈涛说着,看了一下敏硕发过来的账单。

    “说着好像你亲临其境、吃了一顿饭似的。”

    “我也希望我不是,不过有人在微博上发街拍了。你们下次注意点。”

    “是吗?给我看看。”

    “没事,不清楚,看不太出来是谁,不用担心了。”

    “那就好。”

    “说你们吧,可怜啊。”

    “不过,她好像没有特别满意啊,这一段饭,花的这还叫不高吗?没看见有些人还去路边摊吃饭,我们这一顿饭够多少上班族的午餐了。”

    “什么意思,不成功?”陈涛疑问道。

    “也说不上,就是不温不火的。”敏硕说道,“也不是不成功,她最终还是挺感动的,就是这种感动好像刻意编排好的,没意思。”

    “那你怎么让她一个人回家的,你说的什么借口。为什么要最后分开呢。一起见证奇迹不是很好。她现在不在你身边吧。”

    “是啊。在洗澡呢。我说,我有点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情不能等到以后处理呢。烂大街的借口,简直伤透了心呢。”陈涛咯咯地笑,模仿起林晶的口气,

    “我都起鸡皮疙瘩了,你能不能不学她。我说的‘当然是重要的事情了。以后我再告诉你吧。’就这样子轻松搞定了。”

    “你自以为是吧,你总觉得轻松搞定,但是对方呢,对方有说‘啊,亲爱的,那你就去吧,我支持你?’即使说了,也不代表就是真心的,往往是反话,你都正面去理解,能行吗。”

    “单身狗批评我这个,你好不好笑呢,我告诉你,你先搞一个对象再教育我吧。”

    “哎,你家里是真有事吧。”陈涛说着,似乎打开了什么设备,听筒里传出说话声。

    “你管呢。”敏硕说着,也打开了什么东西,听到了一种气泡的沙沙声。

    “你别乱喝碳酸饮料啊。”叮嘱声不绝于耳。

    “哎呀,就喝一次么。知道了。”

    “她不是挺喜欢正常人的约会吗?”陈涛问道,看来还是卡在这个点上,没有解开。

    “叶公好龙吧。”敏硕说道。

    “这么说自己女朋友合适吗?”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说的是事实。”

    “看来我理解错了。我以为她希望你多做点有气氛和情调的事情呢。没关系,下次再帮你问问别的女生,你不用这么节俭吧,收入已经到了这个数字。收入这东西,你知道的,不能那么比。你,当红大势明星,上班族?你们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我没有纠结于这个。”

    “还说没纠结。”

    敏硕觉得隔着听筒,陈涛的细腻关怀都能渗透出来,温润着自己的心。他真的是对自己也太好了点。

    “我没那么觉得,我只是幸运,其实和大家是一样的。”敏硕就刚才的话题和陈涛聊起来。

    “你能幸运,正是你的可贵之处,要知道才能或许可以培养,但是人的运气却不是可以如法炮制的东西,没有教科书告诉我们怎么样生成幸运。”陈涛竟然说了一句至理名言,“不是说你这种属于锦鲤体质”。

    “罕见地充满教育意义。今天感觉一下子上了好几堂课”敏硕点头道,“你也教育我,林晶也教育我,网上微博的人也教育我,谁谁都教育我。哎呀,我真是。”

    “你这样子自己跑回来合适吗?”陈涛问道。

    “哎呦,你连这个都要操心啦。”敏硕说道,“谁说我是这样子呢,搞得你好像看透了我一样。”

    “哎,我怎么记得你说要享受一下学生版的约会呢,是不是你说的,还是谁说的,我记得就是你呀。”

    “是我,你记忆不要太好,不过谁说学生就是吃饭、逛个街呢。不能一起共度良宵。”

    “说的这么直白。”

    “哇,我今天为了这个惊喜,真的是费了多大的劲儿,你知道吗。这都是我亲自准备的。”敏硕说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手里的东西掉了下去。

    “还买了这么个死贵死贵的水晶破大鹅,受不了。”

    “那叫鸳鸯戏水,天鹅都是纯洁爱情的象征。”

    “可也太贵了,这个破玻璃,我就觉得不值,我要是喜欢这个牌子,多少钱都无所谓,我要是不喜欢,多花一分我都觉得自己是白痴。”

    “你不喜欢,她喜欢啊,她不是就喜欢这些个神秘学。”

    “我也信命。”

    “我说的是神秘学。不是纯粹的命运。”

    “玫瑰花,彩灯,你还做什么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做呢?叫经纪人是干嘛的呢?”

    “这恋爱的事情怎么能假手于人呢?你想多了。”敏硕哈哈大笑,“我是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勉为其难,只当自己是大头鬼。”

    “哈哈,我一点都没多想。就是觉得你一个人又要跑日程又要健身又要做任何事情,太累了,能帮的上忙的何必亲力亲为呢。当然对待林晶必须是特例了。我承认。我收回成命。”

    “好了,我已经把亮晶晶的战利品摆好了。”敏硕说道。

    “什么东西啊。”陈涛好奇了起来,“你挺忙啊,又是吃,又是喝,又是工艺品,又是艺术的。”

    “不能告诉你。我容易吗?先是请她吃了一顿大餐,然后是还得佯装有事,然后放她一个人回家,面对特别美的梦幻小屋。这个是你帮我弄的吗,你说我让你弄林晶能满意吗?你知道,偷偷进她房间这种高难度的活容易吗,我只能打通经纪人。之后是一个人搬了一大束玫瑰上去,又悄悄溜进去放上彩灯和气球,差点我都要累吐血了。”

    “哈哈,你真浪漫。”

    “我丝毫不觉得浪漫,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心意相通那种才是浪漫,而不是搞什么party。”

    “那是你这么想,女生可不这么想。”

    “好吧。”

    “好了,快去享受离别前的小聚吧,这叫小别胜新婚。”

    ”那是说别后见面,我们这是正相反。”

    “有什么相反的,之后不是要演唱会吗。”

    “也是,我都糊涂了,是不断的离别,不断的相聚,哎呀,都分不清是要分别还是要怎么样了。”

    “搞搞清楚,脑子别坏掉了,你这个状态我敢给你接综艺吗?”

    “有什么不敢,我这性格,综艺感多强,还用担心?!”

    “好吧,好吧,你最牛。祝你春宵愉快。”

    “切,三年了,老夫老妻了。”

    “和我聊天她不会吃醋吗?”陈涛笑着问。

    “扯吧。不过,她还真吃,她可能连一只宠物都会介意。不过现在她在洗澡。啥也不知道。”

    “哈,我说你这么肆无忌惮。”

    “也没有。我和你说什么,都是光明正大的。”

    “但是林晶啊,你要多留心,其实她有点极端的。”

    “我知道。”

    “在感情的事情上,不能偷懒啊。”

    “我不是偷懒啊。”

    “你就是,及时接电话,少挨几顿训吧。”

    “打是亲骂是爱,不要再强调她有多爱我。”

    “行了,我也知道的。”

    二人没什么太多的闲话,就挂了电话。

    “亲爱的,还是在家里好。”林晶裹着一个睡袍出来了。

    033  第一次演唱会前夕的浪漫后篇

    “嗯,但对于我来说就不一样了,这又不是我家,我很不习惯啊。”敏硕说着摇了摇头,瞬间把身体闪开,映出了茶几上的一堆非常精美的水晶天鹅摆件。天鹅的眼睛是金色的,天鹅的翅膀上镶嵌着紫水晶,还零星地点缀些其他颜色的石头,敏硕也记不得叫什么名字。水晶的头上挂着一个透明小盒子,里面模糊不清地看起来是一个戒指。

    “啊——”林晶双手捂住嘴巴,也没能挡住尖叫声,身体下意识的后退,差点弯成了90度,又极为不协调的反弹回来,跳到空中,以迅雷烈风般的速度跑到了水晶前,小心翼翼地拿起盒子,握在手心里。

    背转了过去。

    敏硕也有点激动,但是还是觉得林晶的反应有点太夸张了,该不会以为是求婚戒指吧,真的不是啊。

    “你竟然会去给我买这个?”林晶尖叫道,“天啊,你要给我多少惊喜,我这一天收到的惊喜是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的,我不是在做梦吧,太可怕了。”林晶自己握着盒子在屋里面绕圈,敏硕跑过去抱住躁动的林晶,把她轻轻地放在沙发上,她浑身颤抖着,还在呢喃“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呢,我以前对你说的话你都是当做耳旁风啊,我说自己喜欢这些东西的时候,你不是说都是玻璃都是垃圾么,还有我说觉得玫瑰花虽然土但是浪漫的时候,你不是说无聊吗。怎么现在你都听我的,做我想做的,实现我的愿望呢,为什么你突然这么宠我?你得绝症了?”林晶瞪着自己不大的双眼,看着敏硕。

    “有你这么表达谢意的吗?我健康的很呢。绝不会得什么绝症。”敏硕叉着腰,边说边宠溺地白了林晶一眼。

    “是吗。没有就好,没有最好了,你知道么,人反常都是有问题的,所以我的担心不无道理,物极必反,命运不会一下子对一个人太好,也不会太糟糕,它有自己的轨迹。它不听我们的祈祷。当她聆听的时候……所以你为什么突然这样子呢?完全不像你,你好陌生啊。对不起,我有点混乱了。”

    “哈哈,我就是想让你能开心,因为你和我在一起一直很委屈,我其实只是想逗你开心。”

    “这么简单啊,好吧。哈哈,我要打开这个,看看是什么。”林晶说着,抿着嘴唇,”其实,我还没有决定是否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其实我还没有想好,但是今天太惊喜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还没有说过一次‘我爱你’呢。”林晶摇着头。

    “啊?真的吗?太过分了,你不是总说喜欢我,喜欢我吗。”

    “那不是爱啊。啊,我真的。我有点凌乱,我现在还没想好,所以可以原谅我吗?我真的不够好,如果我没有像你想象中那样表达自己,请你不要怪我,我想自己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我当然不会怪你,但是你说喜欢、不是爱确实有点把我绕懵了。你千万别有压力。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这个真的很适合你。”

    林晶将盒子递给敏硕,敏硕轻轻地接过去,打开,拿出了戒指。

    林晶的眼睛泛出了水晶般的光彩,“摩根石戒指?我的天,你竟然这么有品味吗?我太喜欢了,我比钻石还要喜欢。”

    “那是因为我也听了你经纪人的意见了,所以我觉得只要你喜欢就好,你喜欢的我都可以给你,你都可以拿走,我不在乎,只要你觉得满足就行。”

    “那豪宅都送我吧。”

    “扯,你,别闹。”

    “哈哈,给我都不稀罕。有那么多房子有什么用啊,能用多少地方。”林晶说着自己戴在了中指上,非常合适。

    摩根石粉嫩色的质地几乎毫无杂质、清澈见底,光泽也莹润饱满,雕刻的形状是非常具有流线型的——椭圆形,目测就有至少5克拉以上。因为也有人说过,其实1克拉是很小的。所以人的肉用凡是认为”很大”、”比较大”,都有几克拉。

    这么漂亮的戒指,应该估价多少合适,众说纷纭。鉴于石头是天然资源,是属于自然界的,没有人能够有权利给它定下一个价格,而开采资源、雕琢、加工、销售等环节的成本就不一而足,有些品牌一切都是大手笔,是细工,也就是说他们的定价肯定要高了。小品牌虽说他们的某些方面要差一些,但是只要石头都是好石头,雕刻的师傅能够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石材本身的美感,那么其实不在于品牌如何,在于东西本身。

    实际上,我们都清楚很多宝石的价格都是炒出来的,敏硕身边很多懂宝石的朋友也劝他不要赌石,不要花大价钱去买石头买首饰,空虚的很,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敏硕自然是对宝石学不在意也不在行,不想知道那么多杂七杂八的理论,然则仅有的一点宝石方面的知识都是来源于林晶,就是这可谓少的可怜的知识都让自己已经隐约产生了一种念头——别沉迷,林晶为什么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呢。

    面对自己完全搞不懂的东西,他也只有学会尊重了。还有一点就是满足,一个人永远改变不了另一个人。但,爱可以。宝石们,就好像是某个朝代皇帝的宠妃一样,她们的价值因时代而异了,非常狭隘。对于一般人来说,断然不会花这种大价钱去买一颗摩根石质地的宝石——问题在于它虽然美却这么贵。

    一般人可能,是会选择彩钻或者祖母绿,因为那被世界所广泛认可的眼光、统统都是集中在常见的这几种宝石上。也就是说,你带出去,别人也认识,也容易引起关注,也便于相互比较和炫耀。当然有人喜欢囤积居奇,这未可知,一般人都是喜欢别人羡慕的眼光集于一身——话题焦点就对了。那这样的话,你带个别人不认识的珠宝算怎么回事呢。

    对摩根石钟情的品牌,在世界上也不多,只有少数的几款奢侈品和大牌,也侧面说明了这个宝石品种的受众群体比较小,是鲜为人知的一种珠宝。当然你要是问一问珠宝设计专业毕业生或者是学地质学的人,那自然就不一样,他们可能滔滔不绝地给你讲这种石头的成分、形成以及质地了,告诉你如何鉴别,如何不要盲目地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些神秘学推崇的磁场说理论了。

    在一个懂行的人眼中,这样一款戒指比鸽子蛋的钻戒都要弥足珍贵,值得玩味,一在于其稀有,二在于其独特,三在于其寓意。鸽子蛋的钻戒真心非常贵,但绝不是敏硕承受不了的,不买那种戒指的他还不是从林晶的角度考虑问题么,如果真的问他本人的意见,他还觉得这些东西都无所谓呢。

    “只不过是装饰品而已。能代表什么?”敏硕曾经对陈涛说道,那也真的代表了他的心声,用装饰品去表达心意,是很奇怪的逻辑,心意可不是用一块石头就能代表的。

    当然,月亮也不行。

    “你自己的心意只有自己最清楚,别人怎么有义务去替你作证,何况山水花鸟鱼虫等各类动物以及风雷雪点石沙这种自然资源呢,自己心里有什么鬼自己都搞不清楚的人,让谁作证都没有用。”心里想想也就算了,和林晶说是绝对说不通的。

    据说摩根石是少数几款爱情的象征性宝石,其他的我们比较清楚的还有紫水晶、粉水晶、红纹石、月光石、石榴石和一些比较小众的半宝石。而摩根石的亮相是因为它早早的就被世界的顶尖设计师所青睐,已经在首饰界拥有了一席之地,但是还有那么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众石头,这让它们情何以堪。

    林晶再次仔细端详这枚戒指,“它怎么这么完美呢。”她深情地对敏硕说道。

    戒托上俨然一个娇嫩的微缩处女在绽放着芳华。而白金的戒指本身形状挺拔、质地硬朗、线条流畅,雕琢的表面珠圆玉润,反射着光芒,使整个戒指显得也非常光洁,其做工精湛,完成度很高。林晶戴在手指上,不知不觉间,她感觉自己体内生成了一种叫做幸福的元素,那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优越感与自豪感包围了整个人,似乎是一团爱情的光芒包围着拥有它的人,或许这样的粉色会带给她们好运,也或许神秘学只停留在精神层面上,但是今夜的自己,宁愿相信那些都是真的。

    星盘显示:林晶和敏硕星座是和合的。用“天生一对”这种词有点矫情,但也是相处融洽哦。而这个代表着真爱的摩根石戒指,是不是就是两人爱情的象征呢,守护着他们爱的果实能够顺利的结成,不要半途而废。

    “我可以让你像上了天堂一样幸福。”敏硕说道,似乎是一句情话,但林晶却深深地烙印在了心里。虽然这句话特别不像他会说的那种话,但为什么既有些苦涩又甘甜如蜜呢。

    这或许就是那上天入地、感天动地的爱情吧?

    当然,二人难免温存。夜已经深了,风渐渐寒冷了起来。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驻足窗外也已经不见有几辆飞驰而过的车辆的尾灯,偶尔有一辆车一闪而过后,只留下身后的空旷。徒留路灯的旷阔的大陆,那暖黄色的光,柔和的风,有一种洗涤人心灵的美感。

    走在这样的路上,心情会怎样呢?敏硕不紧望着窗外想到。

    林晶宅邸所在的区域是彻彻底底的别墅区,路宽阔而蜿蜒,房子四周也都修建了亭台阁楼、水榭小桥,栽植了很多的常绿松柏,还有这个季节盛放的桃花树,过不久就会到了赏樱季节,这里也有一个区域是栽植樱花树的,只不过每次敏硕来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到底樱花雨是多美。

    “看来要到日本去看樱花了。”敏硕嘟囔着,似乎在埋怨,“别墅区看起来好,但是管理的不尽如人意。”

    “亲爱的,你在说什么。”林晶睁开惺忪的双眼,落地灯的光照射出一片只有大床能够被看清楚的地方,灯罩上的流苏投射着硕大的阴影,让人昏昏欲睡。

    说这敏硕就走到床边,附身亲吻了林晶的额头。

    “你没用那个我新买的睡袍吗?还穿这个旧的呢。”敏硕说着,看了看她身上这件藕粉色的系带对开绸缎面料的睡衣,这件衣服有些年头了。

    衣衫凌乱地系着,胸口处露出她脖颈儿上极细的一条项链,卡在脖子上,看起来紧紧的,敏硕似乎觉得那是卡在自己脖子上的一个枷锁。胸口处的平坦让人总是联想到她在聚光灯下波涛汹涌的画面,敏硕搞不清楚,他们那些化妆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喜欢它,它让我有安全感。”林晶说着,把被子一脚踢开,伸了个懒腰,放了一个大字在床中间,“我没有对你说过吗?”

    最近林晶说话,有几个特点,其中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是,喜欢用“我没有xx过xx吗?”这种句式,这种反问句,带有一种诘问的气势,让对方听了很不舒服。敏硕不喜欢她这种语气,但他没说。

    这毛病,应该是上班不顺心的人才有的。怎么林晶最近频频地使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呢,敏硕百思不得其解,“我也很忙,互相应该体谅,而不是我一味地去迁就你呀。”敏硕把这些话咽进了肚子里,他觉得自己是男人,没必要那么较真,何必和女人因为这点小事吵个不停呢,所以有些不自在的地方他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敏硕觉得,只有那些每天都不知道为甚么烦心的人,才不好好回答别人的问题,喜欢怼别人。而即使怼了别人,自己也不见得心情就会好,否则就不用常常用这种口气说话了。

    “你最近有什么压力吗?”敏硕问道。

    “没有啊”林晶说道,“怎么问这个呢?”眼睛直直地盯着空气中的一点,好像还没有醒过来,这也难怪,半夜正是沉沉入睡的时候,谁能又精神起来呢?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最近比较浮躁。”敏硕说着,将已经拿出来的面膜递给林晶。

    “哎呀,刚才突然有点累,我都忘记敷面膜了,这怎么行。你要不要也来一片?”

    “额,暂时不用。”敏硕现在确实不想用那个东西。

    “好吧,那我自己享用了。”

    “就是我刚才问你的,你是不是最近心情有点不好?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原来你是说这个,我有点情绪化吗 ,我当然没你淡定了,和你比起来,我什么时候恐怕都是心浮气躁的。”林晶说着侧着身子,用手拄着头,乖巧的看着敏硕。面膜也摊在床上,包装纸也还没来得及撕开。

    “这么使劲夸自己的男朋友。”敏硕说着,开始准备进浴室。

    “不是有很多洗手间吗?干嘛还等这个?热气散尽了再用呢,你刚才不是洗过一次了么。”

    “洗手间再多,还是你用过的好,因为有一家人的感觉。”敏硕回头释放一个狡黠的微笑,“我现在就是觉得想冲一下”。敏硕没有再回头。

    “减分,说的一点也不浪漫,倒是挺恶心的。”重新又开始平躺的生涯,大字不离的的林晶,和屏幕上的形象,哪是有点不一样,根本就是天地差别。

    “公关部门好厉害,把人可以塑造的那么完美”。敏硕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好吧,看来我真的不适合这个,你取消我的年度小目标吧。”

    “不要,是谁说的,这么快就气馁啦?不是你说吗,每个人年初都要订立自己的年度目标,要量化,具体化,能够操作。”林晶撇着嘴,她的复述能力倒是很强,“结果,自己完全坚持不下去,做不到的事情还定为目标。”

    “目标那个话题,那我不是说给你听的吗?我其实都是一直这么做的。再说了,这目标我是不认可的,在心里某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不认可,可以了吧?”敏硕说着,走进了浴室。

    “嗯,你看看,你还是有进步么。‘在心里某一个小小的角落里’说的就挺好的,有意境,这不就是浪漫啊?不要觉得那很难,烂漫其实真的很简单的,这样用心,生活中处处都是烂漫呀,哎,怎么和你讲不明白呢?我是不是还应该给你找一找其他人浪漫的故事,你看一看。”

    “你可得了吧?模仿人家可没劲。”敏硕大声的回答。

    “切。”林晶又撇了 一下嘴。

    “所以啊,我今年帮你设立这个目标,你有什么不满的吗?”林晶语无伦次地说着,敷上面膜躺在了床上,拿起了一本书。

    “别看了,闭目养神吧。你又不是真的爱看书。”关门声非常低柔地拍打着石板,浴室里传出了水淋落的淅沥声,敏硕别无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