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被八个大佬争着〕〔我的细胞监狱〕〔重生之地狱难度〕〔妖灵天道〕〔命道守墓人〕〔自幽冥归来〕〔非凡相师〕〔我有一个剃头系统〕〔逍遥少侠〕〔异山海〕〔游戏损毁〕〔我在黄泉有座房〕〔帝国败家子〕〔神龙狂婿〕〔江少家的锦鲤成精〕〔天字一号顽主〕〔猎谍〕〔田园重生之衣代天〕〔逍遥战神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千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十九章 无所不知
    036友爱日常3

    敏硕后来就决定,自己的演唱会不请所谓的助唱嘉宾了。

    “你这样做是受外界舆论的影响。”陈涛下结论。

    “是的。”敏硕坦然。

    “你怎么搞的?”陈涛诘问道。

    “我就是希望能够证明自己作为歌手的实力,我不靠别人帮我撑场子,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那些想来的人,如果我让他们来了,那么不仅舆论会无法公正评价,而且嘉宾也成为了口实和谈资。我不喜欢这样。”

    陈涛觉得出乎意料的可以接受,甚至他当场就被说服了。有理有据,难以驳倒。明明吴敏硕给他的感觉就是好面子、想跟人较劲,却说的冠冕堂皇,让人无法辩驳,这难道不能称之为神奇吗?

    “你真是一个神奇的人。”陈涛的回忆被自己的自言自语所打断。“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己也变的奇奇怪怪的。”陈涛马上撇清关系。

    “你刚才走神儿了,我们说什么你还知道吗?”小兰说道,“你这样开车很危险。”

    “不会的,不用担心,他就是走神儿也会把车开好,他有两个大脑。有两套思维系统,一套负责走神,一套负责开车。”

    “特异功能啊。”小兰盯着陈涛,说道。

    “不是,我是让你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我们当然不会有事了。”

    “嗯嗯,是的。不过陈哥,果然不知道是说道哪里了吧?”

    “不是说道小学生说我小的时候。”陈涛回答道。

    “哈哈,那都是多久之前了,刚才说的是这边的美食。”

    “哈哈,看来我是真不知道啊。”陈涛趁红灯的时候,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小兰也顺便看了一眼,顺着陈涛看的方向。

    “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你一点都没有参与对话,虽然你平时也是不参与进来的。”小兰极为平静,似乎她早已经不在意了。

    “这,小兰的话有时候呛人。”陈涛说着,露出苦笑。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不可思议。你还说她呛人呢?”

    “难道我说话呛人吗?”陈涛问道。

    “那你以为大家说你是魔鬼经纪人是闹着玩的呢?敏硕你说说,这名气大的啦,谁都不行。”

    “我怎么记得是恶魔经纪人,怎么变成了魔鬼?小兰你注意点,别给我瞎说,头衔多了我累。”

    “咳咳,都差不多,意思一样的。”小兰的笑声让夜晚不寂寞。

    当然一会儿,他们会发现不寂寞的事情,更多。

    “涛哥,想到什么了,那么入神?”敏硕,微闭着眼睛说道。

    “什么?”陈涛问道,仍然聚精会神地注释着漆黑的道路,只有微弱的灯光照亮着前方的道路,看来已经快要到酒店了,因为演唱会旁边的热闹区域已经飞驰而过。夜晚的道路就是好,车少。到了这个点儿,还在外面溜达的车少数,更何况,这些车大部分都是有耐心的人,因为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车和人能让他们心情糟糕了。

    “你刚才说到神奇,我总觉得你是想到什么了。”

    “哦,这个啊。”

    “你别卖关子了,好像谁想听一样。”

    “哈哈,还是小兰有办法。”

    “是这样,没啥关子可卖的,就是我想起演唱会之前,有一次和敏硕聊天,说到请不请助演嘉宾的事情。”陈涛说着,右方看了一眼,仍然直行,科华南路的牌子映入小兰的眼帘,路灯的光正好,而且这路牌也”还没等小兰仔细观察,就听到了敏硕的声音。

    “我说不请。”敏硕仍然如当初一样决绝,“我现在也没有改变,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想法。”

    “是。我是觉得。”陈涛欲言又止。

    “我懂了,你是觉得我太逞能了,太硬撑了,对吧?有时候就该示弱。”敏硕说道,将头偏向右侧。

    “怎么说呢。”陈涛向右后侧看了一眼。

    “啊,担心演唱会光凭这两三张专辑搞不出名堂来,不知道我还有什么本事。”敏硕说着,用手轻轻地揉了揉头。

    “你头疼吗?”陈涛问道,“差不多吧,就是有点担心。”

    “哈哈,有点头晕,不过没事。都是演唱会疲劳弄的。”

    “哦,那就好。可能太兴奋了,兴奋过后就有一点萎靡。”陈涛回头看了一眼,说,“其实现在咱们演唱会都已经进行到尾声了,我是说咱们的巡回行程已经差不多,额,要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陈涛谨慎地措辞让敏硕眼睛微微张开了一个小缝,遂又闭上了。

    “直说。”

    “哈哈,好吧,就是现在演唱会已经要结束了,我才敢说,我真是替你捏了一把汗。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的那些手段,哈,叫新技能t。”陈涛说着,将左侧车窗稍微摇下,露出窗外的空气。

    “这地方其实空气挺好的,不需要开着空调的。”敏硕说着,“这里不比北方。算是怡人。”

    “是啊,不过还是得带着口罩,不还是一样么。”

    “从双流机场出来就一路带着口罩,去演唱会也带着口罩,出来还得带着,哦,天啊,你现在竟然没带。好吧,好像你真的呼吸到了什么新鲜空气。”

    “当然有呼吸到啊,到了酒店就能开窗子呼吸。”

    “好像你真的能一样。”陈涛说着,右转。

    “回家的路为什么这么的快呢?我们是不是快到酒店了?”小兰问道。

    “是的。”陈涛说,”可以说走了一半了。”

    “才走了一半?”小兰靠着座椅,“我要先眯一会,陈哥辛苦。”说着就把头歪着,带上了耳机。

    “其实呢,涛哥,你是觉得意外吧?”敏硕说着,明显降低了声音。

    “什么意外,今天的路线吗?”陈涛似乎完全没把话放在心上。

    “我是说演唱会。”敏硕说道。

    “其实,我真是没想到。你这么有才啊。”一个格外浑厚的声音传来。

    036 陈涛的惊叹

    “没想到我会弹点钢琴,能拿出点别的本领来?”敏硕轻轻地说,似乎那是别人的事。

    “我只知道小时学过钢琴,可是不知道你现在还会。很多孩子小时后都学过各种各样的特长班,但是不等于这些孩子都会把这些特长坚持下去,很多孩子都是初中就放弃了,即使初中能够坚持下来,那高中也必然会放弃,因为学业太累了。”

    “是啊,现在的孩子很辛苦。”敏硕说着,用脚踢了一下前座,“喂,你现在都替以后你的孩子想这些东西了吗?”

    “哪有。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你这一代人,你们虽然没有现在孩子上的班多,但是你高中考大学的时候难道能说不累吗?”陈涛问道。

    “我倒是还行,因为我从小就目标清晰,而且我当时注重体育运动,所以就身体健康,劳逸结合的学习。”

    “那你没有学到半夜的时候?我绝对不信。”陈涛声音不知不觉大了起来,小兰正是睡眠多的时候,声音再大累了也还是睡的特别好,无数次在车里奔波时,小兰都是呼呼大睡的那个人,而有时候。敏硕精神紧绷会睡不着,有时候是想事情,有时候仅仅是假寐。

    “啊,你是说这个吧,那不学到半夜也不行。我是睡觉比较早的哪类人,你知道不?我还10:30之前从来没有睡过,除非是感冒了,或者过年过节。”

    “哈哈哈。真是太累了。”

    “是啊”

    “所以呀,我没有觉得你现在还会弹钢琴,你也没有说过啊。”陈涛说着,左转,不一小会,又左转。

    “可以理解。”

    “所以,这次我真的觉得你太牛了,这还是人吗?”

    “不是人,是什么。”

    “是天才呀。”

    “现在已经不流行天才了。”敏硕说。

    “那流行什么?”陈涛看了一眼右倒车镜,说道,“还有不流行天才的时代吗?”

    “流行的是异类。要知道,多样性才是吸引人的,如果一个人太过于完美,也就无趣了。没意思,没劲,你知道不。”

    “你这么说话,别人要说你太狂了。我不认为你完美。”陈涛又一个左转后进入辅路,“你只是很强,但绝不完美,只是我还没发现你有什么问题而已。”

    “哈哈。”敏硕笑的很开心,虽然他并不喜欢别人和他唱反调,但身边的亲近之人是例外,他特别享受和身边的人打趣的过程。

    “嫉妒使你丑陋啊。”敏硕说着岔开大腿,窝进座椅内,舒服地来了一个葛优躺。

    “进入这一行,要么下定决心,做一个彻底的觉悟者,要么就是彻底的好人。”敏硕低声说,好似自己是一个顿悟者。他特别喜欢居高临下这么说,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人,这看起来非常矛盾,却又和谐统一在敏硕一个人身上。

    “什么意思?我没听说有这规矩。是人就会犯错,谁也别想着永远都是好评如潮,众星捧月,都有过气的一天,谁也不会揪着什么小辫子不放的,没那功夫。”

    “我是说,自律,或者天生就是圣人,二选一。”敏硕看了看远方,其实外面的景色已经没什么可欣赏的地方了。都是一缕的路灯、牌子、高楼,没什么意思。”

    “不选,我就不会那么做,我这个人本身就是喜欢自我约束,我没认为自律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你已经把这个当成了选择,是必须做的选择的话,那我觉得你只不过是两难之间选择而已,哪个选项都不会让你快乐。你觉得你做的很好了。但如果不是出自内心,坚持不下去的。我不知道你该怎么办才好,我也不懂,但是如果是我,我当了明星,我就不会苦恼那些,我这个人是我行我素的,我不会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就是自私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管其他人。”

    车子缓缓地降速,停在了引导区。前方像鸟巢一样的玻璃穹顶映入眼脸,后方就是气派的擎天高楼,广厦插入了墨色云天,不过埃尔法车里的人没有抬头远望,只是匆匆地进入了大厅。可深夜这个时间段了,门口仍然有几个看似粉丝的人聚成一小堆,在等待着敏硕进入。

    陈涛轻点小兰左肩,小兰就醒了。

    “已经到了吗?好累呀。”小兰伸了一个懒腰。

    “是的,还不知道吧,你就睡了没有几分钟,感觉如何?”陈涛解开安全带,将车子钥匙交给了出来迎接的礼宾人员。

    “已经超好了。还有竟然能住这么高档的酒店,我简直觉得不好意思,敏硕住这里是理所当然,我就沾光了。脸大也住这里,哎,不知道上边会不会说我呢。”

    “什么上边?你的老板其实是敏硕,你是大助,怕什么?而且敏硕坚持要这么安排的。”陈涛解释道。

    “嗯呢,昨天陈哥已经说了,可是我还是有点于心不安。”小兰回头后,开始整理准备下车。

    “纯属多余,放下心来住,不是已经住了一晚了吗。不会都没有睡好吧?”敏硕问道。随手提着一个小的新秀丽行李箱。

    “没事啦,我睡的可好了,别担心我,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都瘦了吧。陈哥说呢。”

    “哈,瘦点好,省的还得运动节食减肥,这样挺好,不过赶快拿东西进去,不早了。”

    “是啊。”三人各自那好了包、行李箱和物品。

    “哦,我的材料呢?千万要拿好。”小兰赶紧check,放心的抓紧了公文包,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交给那个新来的小萌新助理好了。”

    “我才信不着呢。陈哥也不会让我那么做,对吧。”

    “哪是当然的了,这还用说?!”

    “说起来有点对不住她,还有几个人安排在了其他的酒店吧。”敏硕才想起来那个萌新助理。

    “是是是,我的王子sama,你就别操心了,像个欧巴桑。”小兰说道。

    三人已经信步来到了门口,对大堂的人示意自己拿着行李即可。好几个粉丝围过来,可真是执着。这个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做的再严密,粉丝总能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你的行程,甚至比你自己还要了如指掌。

    “让一让,各位朋友让一让。”陈涛喊着。

    不过粉丝还是热情地围着,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马上上来一个服务人员,接过了陈涛手里的东西,然后帮忙开路。

    不料敏硕忽然停了下来,“各位朋友,天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吃过晚饭了嘛?在这里等了多久?累了吧?早点回家休息,有签名还是拍照的,赶快排队,速战速决。”

    “天啊,啊。他竟然要给我们签名了,他竟然还同意拍照,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粉丝们捂嘴的捂嘴,开心地跳起来,还有互相跺脚的。真是什么表现都有。

    不过敏硕也是说话算话,不到五分钟就把所有粉丝打发走了,而且还让大家都非常满意。

    “还是你有办法。”

    “都找到这来了,你说我能怎么办,要是在路上,我也许不会同意。不同的情况要不同的对待。她们也很累了,其实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没有回去是因为还有人坚持,只要有几个走的,最后就都会四散而去。”

    “你对自己的粉丝有点信心,行不?”陈涛拍了拍敏硕的后背。

    陈涛也觉得,这敏硕怎么不去搞管理,当个企业家,真是浪费了。

    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