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二十一章 Sunshine
    039 旅居后篇

    “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林晶避开了那个话题,问道。

    “没有。”

    “没有什么人找你麻烦?”

    “那怎么会有呢?都说了没有奇怪的粉丝。我是来开演唱会的,又不是和别人谈判的。”

    “没有粉丝闹场子?”原来她无论如何讲,绕来绕去还是离不开这个话题,有一瞬间敏硕已经有点佩服她了,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话题能提起就能放下,不能总是执着着、争执起来,没完没了。

    并不是这样,林晶不是那样子的人。敏硕想错了。

    “我的粉丝都是素质非常高的人,怎么可能出来闹场子呢?”敏硕微微一笑道,“我粉丝,素质还用说嘛?”

    “没有粉丝疯狂表白什么的吧?”

    “哈哈,看来这才是重点,怎么会有呢?那都是在采访的时候故意表示自己多么喜欢明星,其实没有那么喜欢啦。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敏硕脑海中想到了刚才那个非常奇特的粉丝,她明显就不喜欢我的呀。

    “都是那样就好了,有很多粉丝,也是因为她们都很小,所以他们可能对明星爱到疯癫。”

    “爱到疯癫?”敏硕觉得自己听到这个词,都不知道她意味着什么,好像真的听到了西班牙语、俄罗斯语,而不是英语。

    “就是那种极其偏执狂的那种喜欢,觉得明星就是属于自己的,然后怎么怎么的,特别吓人的。你要小心哦。”林晶煞有介事地说。

    “我小心?我才不用呢,不会有的,你就放心吧,你最近怎么有点爱胡思乱想呢。”敏硕心里又产生了一层阴影。就像在玻璃全景豪宅套房里,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少乐趣,而外面的世界看你,也只不过看到朦胧而昏黄的光,和模糊的物体,你只是风景。林晶的试探和怀疑,在敏硕的心里不知不觉地扎根了,或许,这才是一切开始踏上命运之轮的魔咒的那个瞬间。

    早晨,不到九点、敏硕就需要起床了。

    晚上与林晶的电话,草草了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会不高兴,不过,敏硕一直对女友的性格和行为模式都比较了解,认为即使这样相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疲劳了一整天,一般人6、7个小时也睡好了。即使对于爱睡觉的人,这夜里11点入睡,早晨9点起床,已然是幸福了 。对敏硕来说,其实睡眠也还足够,问题是他们奔波劳顿,又唱、跳、走场,所以不是一般程度的累。晚上对林晶的话,绝不是敷衍,他是最近觉得身体有时候就会疲乏,精力不是100%充沛,似乎哪里开始漏电了,要不,怎么会总有神志亏沉之感呢。不过年纪最终还是打败了疲惫,精力很快满格。没有什么是睡一觉打发不走的。

    早晨一睁眼,已经9:20,终于可以舒舒服服滴睡个好觉。敏硕露出来一个大大的满足笑容。拉开窗帘,今天的天气真是太好了。

    “with the sunshine,一切都是会好起来的。”敏硕自言自语道。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你怎么这么早?”敏硕问候道,门外的陈涛穿着轻便的运动服,看起来非常健硕,让人感到一阵鼓舞。

    “我已经运动完毕了。”陈涛说着,进了屋。

    “我才睁眼。”

    “你今天比平时起的晚呀。”陈涛说着,在米色沙发上坐下,从耳朵里将另一只耳机拿了下来。”看来我来早了。”

    “也不是,是我真的睡high了。”敏硕说着,伸着懒腰,在阳光下一把将窗帘拉开,露出了非常肆虐地明媚阳光,“我去,这光,闪死我吧。”

    “这天气应该算是出奇的好吧。鉴定完毕。”陈涛举起右手。

    “四川不像你想象的总是下雨和起雾,也有阳光明媚的日子的。”敏硕总结道,“只不过全年可能没几天”。

    “我稍微回去收拾准备一下再过来,你有什么要吩咐的嘛?”

    “不敢当,我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和那边谈剧本的事情是已经敲定了吧?”

    “嗯,没有呢,怎么可能那么有效率。还有一段时间,还有别的嘛?”

    “别的,对了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有点在意,但是怎么说呢,又觉得不重要,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哦,那就一会再说吧,既然不重要,就不必急着一大早起床说这个。”

    “额,我也洗脸刷牙,啊,突然想起来应该预订个早餐才好。”敏硕突发感慨道。

    “哈哈,我已经打过电话,叫好了,我让他们一个小时之后送过来。”

    “完美!”

    “那一个小时之后见吧。”

    敏硕轻松地洗漱,心情非常自在。他体会到了无事的那种轻松,将情绪沉浸在充满浮力的空气中,让身体找寻自己的方向,沉沉地,仰在沙发的坚挺有力的支撑怀抱里,没什么奢求了。他觉得,眼下已经充满了快乐,这一刻最好了,没有什么再想做的,没有再需要祈求的。能有这样的阳光,这样的心情,这样的自由,太好了。

    敏硕不反对紧凑的行程,因为他的收入与否关系到很多人的口袋,很多人能不能穿的好、吃的好,都在于自己,如果自己没有产出效益,公司恐怕也要放弃自己。所以,他不会提出意见,即使有的安排稍稍不合理,他也不是那种计较的类型。

    所以小兰和她说郝科长在汇报会上的批评之后,他惊呆了。没想到有的人还为了一个标点符号、一个横线竖线的粗细争得耳红脖子粗,他觉得那些人简直是ufo的产物。但是敏硕不是那种老好人,他不会有什么话憋着不说。

    如果有些安排明显已经不合适了,肯定会有人提出意见的,而在这方面,他几乎完全信任陈涛,因为他是自己心目中,最值得信赖的人,甚至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他的家人,他心目中和谐共处的家人,远在异乡的家人。

    偶尔,陈涛安排这样的日程,很合敏硕的心思,虽然第一天的紧张还没有退去,第二天轻松的就好像是来度假一样,这样的对比更显示出了难得的闲适,本来是超累、后来是超休闲,反差萌取代了坏心情,快乐就这样滋生了。这样也蛮好的。别的人真的能做到吗?

    演唱会的累已经是一种呈现周期性的考验,好像是作业,只要按时完成它,敏硕已经适应了它的强度,不必担心会太吃不消。现在也已经接近了尾声,悠悠岁月,真是经不起一天一天的慢慢消磨。几个月的时光流逝,日升日落,都没有好好欣赏,就这样20多场巡回就只剩下了最后的几场,敏硕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而伟大。中途跑去了几次国外,这真的不敢想象。国内很多人并不是很喜欢他的音乐,但是在美国和日本却非常有市场,这不是“神奇”是什么?“国人”才是审美标准的核心和洪流的起源。

    无论多么重要的人和事,都抵不过时间的暴力,不容抵抗、不容反对,过了一天就少一天,今天过去了,就再也不复存在了。而无论看起来多么难的事,时间过去很久了,才发现当初也不过是如此。

    早餐很有意思,陈涛的是出去吃的,吃完后稍微做些活动,而小兰的是陈涛直接带回来的,不过小兰似乎没有起床,陈涛就只好作罢。挂在了门把手上。

    陈涛暗暗下定决心:“有了这个教训,下次不能给小兰直接带回来。”

    040 疑虑前篇1

    他还学聪明了,提前给小兰打了电话。而且,也学着敏硕的样子,故弄玄虚起来,所以之前公司领导表扬陈涛,说他进步了,其实不假。

    他不仅没有告诉敏硕自己已经吃过早餐,还应承着敏硕的请求,佯装是去买早餐的。其实早已经有一份挂在了小兰的门口,虽然小兰总是各种出乎陈涛的意料,但是照顾她是他下意识的举动。陈涛当时是这样想的:去敏硕那里先报个到,看看起床没有。如果起床当然最好,即使没起床,也可以顺便叫他起床,总不能一直这么睡着,他还有事情要忙。这样子盘算着,陈涛觉得最迟大概1个小时之后也能准备吃点早餐。所以就按照一个小时进行了预定,他知道早餐敏硕是不忌口的,所以多点了一些。像他们这样,日程不由自主,再不按时吃饭,胃要出问题了。所以必须让他吃早餐,而敏硕自己又不方便去买。酒店里还比较人多眼杂,自助餐厅他去过一次,人太多了,而且敏硕起的太晚。

    出门在外不是自己家里,什么都可以做主,想吃什么都行,来到这里就得入乡随俗,只要吃的精致而健康,对于时间、地点、食材数量的要求就不要那么苛刻了。如果一切顺利,三人上午自由活动,休息到下午,敏硕需要和他一起去一个地方,因为还有一个关于片约的会面。

    “我吃好了,如果有时间,我想和你说点事情。”敏硕说道,声音是从陈涛的听筒中传出来的。

    “哦,我知道,就是你刚才说的。”陈涛看了一眼表,10:45,“好的,我11:00过去。”

    “好,等你。”敏硕吃过早餐觉得刚好,先找涛哥聊聊,等消化一点食儿后再运动比较好,饭后急着活动,总觉得怪怪的。

    不一会,陈涛就到了。

    “吃的好嘛?”陈涛进屋了,换上一身黑色的运动款休闲服,非常符合他的品味。

    “哦,是不错,不过这里能吃到早餐还真不错呢。”敏硕说,“其实我到哪里,都想吃点熟悉的东西,虽然吃些当地特产不错的,然而也不能太随性,怕肠胃受不了。”

    “是,肠胃已经舟车劳顿,再加上大鱼大肉或者重油重辣,不太容易承受,肯定要搞点事情。这么吃的话,不发生点什么都不敢想象了。”

    “不过来一次,总得请团队的人吃顿饭啥的,四川成都还不吃火锅?说不过去。”敏硕说着,一边思考的表情,在屋里轻轻地踱步。这是要做什么决定了,陈涛明白了。

    “我现在不行,见过导演和作家之后,再请吧,吃一顿那个九宫格,或者是什么类型的四川火锅都行。”

    “你吃不了的呀,太辣了,你受得了?”陈涛说着,皱了眉,显然没同意。

    “那你看怎么安排好呢,也得让大家吃点特色的,我没事,少吃点就可以了,据说有一种香油吧?是特殊解辣的,吃了那个就不会感到辣。”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香油?保护胃的?听你说的倒是有可能,不过,你不觉得辣、也不等于就不辣啊。哈哈哈,那我看着办吧。你常年不怎么吃辣的,一下子吃这么辣的东西肯定不行。”陈涛摇头,显然有诸多不满。

    “咱们不能吃辣,所以才这么想,能吃辣的肯定乐坏了。哈哈哈。”敏硕说,“现在还有变态辣呢。

    “吃死人吧,我可绝对受不了。”

    “有能吃的,你干嘛说的那么吓人。”

    “反正你肯定不行,你一个唱歌的,吃上点小辣椒,那你就真的会‘好辣’了,你不会喜欢变成那样的。”陈涛坏笑道。

    “好,都听你的,帮我安排把帮忙的人犒劳好了,就ok。”

    “好的,我研究一下,到时候看着时间安排,原本没考虑这么多,就是准备在哪随便吃点了。”陈涛说,“难得你还一定要请客,有什么特别原因嘛?

    ”没有。”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呗。”陈涛再次确认到。

    “嗯嗯,把工作人员也都叫着,不能落下了,很辛苦。”敏硕说着,“估计大家都会来,哦,别忘了,准备一些签名照送给大家,当作犒劳吧,本地的人很多都是临时请来帮忙的,大家下次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再见面,所以趁着有这个机会就好好地待他们。

    “你就是找我说这个吧?是什么让你突然想这么做呢?”陈涛说着,看了一眼外面的风景,这套房被洁净的阳光照耀的非常通透,不知道在下面的人会怎么看待这个房间,或许,根本看不到房间。

    “我当然不是为了说这个才特意把你找过来,这个电话也能说啊。我有个想法,想证实一下。”敏硕说着,低下了头,他似乎在冷静地思考着什么,然后说,“如果我猜的没错,可能到时候会见到一个人。”

    “好吧,我就不多问了。难道林晶大小姐要来?”

    “怎么可能,她那么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不过,听你的意思,今天你还有别的事吧?刚才说的,恐怕不是吃饭这事儿。”

    敏硕双手抱在胸前,时而抬头看着天花板,时而望着窗外,时而看看脚下,在厅中绕着圈走,大概1分多,总之陈涛觉得时间很漫长,而且这么踱步让人觉得有点晕头转向的,不过既然他这样做,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到了最后,敏硕还是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觉得有件事情很奇怪,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他看着陈涛。

    “那不介意的话,你说出来,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你分析一下。虽然我也懂的不多。”陈涛说着,脸上现出一丝烟云。

    楼下的车流与房间似乎是两个隔绝的世界,而车的穿梭声和鸣笛声都很遥远,在这个高层的小屋里,消失殆尽,只剩下清风阳光,和无限的自在。就好像现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与这个房间全然无关。这个房间对敏硕来说,就是暂时的世外桃源。

    “不是什么大事儿,我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心神不宁。”敏硕娓娓道来。

    “可你不还是不承认么。”陈涛脸上立刻流露出胜利的笑容,“我还以为自己猜错了,连这点观察力都没有,怎么能做好这一行,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

    “你就饶了我吧。”敏硕靠着旁边的会议桌,“我没有说,是因为我也确认不了,再者我怕影响昨天的现场表演,而且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太激动了,如果我的怀疑证明都是错的,那怎么办?”

    “我就随口一说,我可没有责备的意思啊。什么鬼话?你的猜测会是错的?就算是错的,那能怎么着了。错就错吧,将错就错,再说古语云:你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不过你所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次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你最好提前和我知会一声,我可以保证,不会过激行动。”陈涛慢条斯理地说,“有一些突发状况倒是除外、有危险的时候除外、特别紧急的时候除外、我没有办法请示你再行动的时候除外,总之我也得有处置权,这你早就说好的,我的行动不受你的直接影响,我得有职业敏锐性和鉴别力。当然了,如果没有什么危险我不会把她们吃了的,你不会觉得我还是那么粗鲁吧?我总的来说,最近一直在努力地注意一下形象。”

    “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是说你在帮我维护我的形象吗?我是顺其自然,不喜欢非要营造出哪种形象来,如果自己不是那样的人,装假总是会露馅的。”敏硕顺势做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的瞬间又强制性的放了下来

    陈涛不由得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