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曼巴继承者〕〔一九八一年〕〔安宁侯〕〔诸天传奇聊天群〕〔这个明星有点儿怪〕〔从MC开始的异界生〕〔时遇墨行渊〕〔烂柯棋缘〕〔我有千万打工仔〕〔前世今非不期而遇〕〔奶爸戏精〕〔满级导演〕〔诸天演道〕〔马甲个个是大佬〕〔至尊神豪系统〕〔八零甜妻萌宝宝〕〔重生之修罗归来〕〔大夏纪〕〔太乙〕〔重生后我给女配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二十二章 塔罗的预言
    041 疑虑前篇2

    陈涛不由得笑了。

    吴敏硕总是这样,他不习惯别人对他过度的付出,甚至可以说,他不习惯别人对他太多的付出。就像这一次他一定要请工作人员、帮忙的人员吃饭一样,在别的事情上,他也表现了一定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做事风格,而他自己,总是将自己定义为那个该还钱的人。

    也可以说,他喜欢两清的相处模式,这或许来自于他的自立,他不依靠父母、不依靠朋友、不依靠任何人,只依靠自己。

    陈涛继续说道,“看吧,我的好心被你当成了驴肝肺。”

    “哪有?”敏硕低着头,玩着手机,“才没呢。哈哈哈。”

    “好吧,不过那些我说的特例情况,我肯定是要先行动再报告的,否则我怕会耽误事儿。”

    “你看吧,你刚才说的特例太多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才没和你说。我觉得你刚才说的那些特殊情况,啊,是所谓的紧急什么的,都没有什么具体的判断标准,这样势必造成什么事情都会被你认为是deadline,你就会行动。”

    “那还不都是因为我的形象。”

    “你的形象?你是说我的形象还是你的形象,我怎么没有听懂呢?”

    “不是不是,当然是我的形象。哈哈,你的形象都是你自己塑造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么,我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还影响不到你。我就是说,最近我自己的形象,我的风评,很糟糕。现在外面对我的印象不太好,我总也要自己维护一下。因为舆论这个东西,你不太容易控制它的走向,所以我有点担心也是难免的呀。”陈涛避而不谈另一个话题。

    “哈哈,就是说你可怕的事情吧,那个都是粉丝的玩笑,你大可不必介意。这么看来,你也变了,不像当年那么气盛,还要为这种事情操心。你的哥儿们知道了,估计会笑掉大牙。”

    “你在幸灾乐祸么,还不是因为你。”

    “哈哈,和我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我这算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好像不是什么好的意思。”敏硕爽朗地说。

    “哈哈,看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对头,想改本性,那得下狠心,先给自己一刀。”

    “自残?我不在行。”

    “你还不在行?说出来我都不信。”

    “那你说我要不要给自己几刀。”

    “不用吧,你为什么一定要改变自己?就为了适应这个世界吗?”

    “为了适应社会呗。”

    “失去自我去适应社会,没有意义。你该拿出你作为大哥的本来性格。”

    “为什么”

    “因为这个社会总在变,而你不能无休止地变,所以你不应该完全按照社会的形态去削掉自己的棱角,那样的话,到最后,你就会什么都不剩下了,你自己体会体会。”

    “你怎么像老师一样,这口气不对劲儿。”

    “哈,我不当明星的话,我其实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敏硕说,“我并不认为这是我唯一一条路。”

    “这是什么意思?开始给自己找后路吗,有点为时过早吧,你才火了几年。”

    “但是我非常火,要知道,在这个国家,我已经太火了,火的过了头,什么东西都是讲究平衡的。”

    “你啥意思,不应该自己那么火,应该分给别人一杯羹?我怎么听不懂,这磕唠得不明不白。你这善心也发的奇奇怪怪的。”

    “无所谓了。”

    “嗯,不想解释的时候就说无所谓云云。”陈涛说道。

    “哈哈,你还会说云云呢?”敏硕瞪大了眼睛,还伸出大拇指,简直是蔑视。

    “我这职业,也让我文绉绉多了。”陈涛拍着胸脯说道,自豪感很足。

    “看来职业影响人啊,你说我要不要换个职业?”敏硕说着身子微微向前,拖着下巴,沉思道,“我会的太多了,我的才华太横溢了,我应该去造福哪一行哪一业呢?”接着,敏硕开始摇了摇头,“嗯,好纠结,各行各业都需要我。”

    “得了吧,你要是想,那你就换个职业,不当明星还有很多路,要照你这纠结思路,我觉得你恐怕到明年都选不出来,要不要扔硬币决定,或者抽签?”

    “不,我看,既然这么难抉择,就先不换了。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么火,我为什么要隐退,还有那么多粉丝,她们会伤心的。”

    ”那你看,你又说回来了,刚才还说太火了,太火了,对不起同行,这下子又说舍不得这么火的时候隐退,所以呢,那你为什么还说那些话?”

    “就是说说,逗逗你。”敏硕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就知道拿我寻开心,你一个,小兰一个,你们两个顽皮的很。”陈涛摇了摇头,他还把这个话题当做一个正经话题,没想到对方其实是在开玩笑。

    “那你为什么还要走这条路,你不是路数很多吗?”陈涛也不甘心,还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他这个人就是固执,认死理么。

    “嗯,我不知道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做什么都可以过一辈子,风风光光也好,碌碌无为也罢,但是我选择这个职业,是抱着万一的心态。”

    “哈?那是什么心态。”陈涛只听过“万一”这个词后面接一些表示意思都不太好的句子,没想到还有人这么说。

    “万一,我能成功,那我就能改变世界。”

    “啥?你不是在逗我吧?我这个人脑子可没你那么灵光啊?我总觉得,你说的好像是笑话,你不会段子手的毛病又犯了吧?”

    “不是的,你听我说吧。”

    “好,那我真是洗耳恭听,看看你万一,会怎么样。”

    “万一有机会成为镜头下的人,而且火了起来,具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有人关注我,我觉得我如果能够影响到其他人,带给他们什么信念的话,我这么做就是有意义的。”

    “什么话?什么信念?”

    “嗨,以后你就知道了。”

    “得了吧,我看你是自己都没想好呢。”

    “哈哈哈。”

    “不过你这么说,我也无法反驳,你的思路毕竟比较怪。不过我不考虑那么多,我觉得考虑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什么人类的话题,什么改变世界的话题,我总觉得是小说里的大道理,是太不切实际的,我这么说你不要生气啊。”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了,墨迹什么,什么生气不生气的。”

    “那就好,我不知道你纠结的是什么?”

    “两难的选择。”

    “我看不出来哪里难。”陈涛撇着嘴。“我觉得你火的挺容易,你一直都是带话题类型的,有流量。”

    “嗯,是,我的收入也水涨船高。”敏硕做了一个数钱的姿势,二人相视一笑。

    “那是啊,说到点子上了。你赚的多,我也赚的多,我们都开心,哈哈哈。我觉得你钱赚比工薪阶层要容易的多了,你不也说么,他们赚钱不容易,自己请女朋友吃饭一顿饭就吃上人家一个月的收入。”

    “哈,你倒是记性不错。”

    “扯吧,说点正事吧。”陈涛锐利的目光盯着敏硕。“今天你不说出来,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切,是,我可没想过糊弄你。”敏硕微微一笑。

    “没想过?你是糊弄不过我。”

    “何出此言?”

    “你或许智商高,脑子转的快。但是我这个人,认死理,自己想搞明白的事情,不说清楚,是不会安心的。”

    “好吧,那我就不绕弯子了。”

    “那就好。说说到底有什么发现?”

    “发现?你的目光很敏锐么。”

    “当然,也不看我是干什么的。”陈涛的表情立刻如释重负。

    “好吧,但是,你不要紧张,我就是一个猜测。”

    “没关系,无所谓,猜测也罢,瞎想也罢,做梦都成,总之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愿闻其详。”陈涛是实话实说。

    “我觉得有个人好像总是很眼熟,似乎在哪里都能见过一样。”敏硕说着,表情迟疑。

    “什么意思?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陈涛眼角的笑已经难以控制。

    042 疑虑后篇1

    “额,这个么。”敏硕起身走到窗前,看了看窗外,然后转过身来看着陈涛。

    “什么?”陈涛饶有兴致起来。

    “确实是有这么一个人。”

    “一个女人?”陈涛挑着眉,不可思议的问道。

    “对。”敏硕沉稳而冷静地答道。

    “啊?不会是三角恋吧?”

    “你在说什么呀,怎么会?”敏硕慌张的说。

    “那是什么?跟踪狂?”

    “也不能那么说。”

    “那怎么说?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我都想砸场子了。”

    “哈哈,涛哥,哥哥你还是那么心急啊。”

    “是啊,和你在一起,想不心急都难。”

    “是有这么一个人,我不知道是我疑心重还是我出现幻觉了,我总觉得在哪里都能见到她。”

    “你说的哪里,都是什么地方,说来听听。”

    “我在演唱会现场见过她,在停车场似乎也看见过她,在昨天晚上,大厅里好像也见过她,然后,额,早晨拉开窗帘的时候。”敏硕犹犹豫豫地拖长了尾音,拉着的一角。

    “她在窗户上?”陈涛瞪圆了眼睛,歪着头,抿着嘴唇。

    敏硕听到后,松开手,瞬间跳了一下,从窗子旁边迅速走开了。

    “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真在窗户上呢。不是,这不是恐怖片,整的那么惊悚。也吓我一跳。”

    “你还说我?!那是因为你说窗子,而且还神秘兮兮地拉那个什么窗帘。还怪我瞎想?我也不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不就是灵机一动么。”陈涛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是以为你说拉开窗帘,那女的就在玻璃上呢。”

    二人都笑了起来,敏硕断断续续地说,“哈哈,玻璃上,又不是,幽灵,又不是,纸片人,你可真能想啊,我甘拜下风。哎呦,我可不是要这样,怪瘆人的,还笑得出来。”敏硕说着,右手指着窗子,左手叉着腰。

    “误会啊,我理解错了,你接着说。”陈涛收敛住笑容。

    “哈哈,好好地气氛,被破坏的。”敏硕摇着头,在地上转着圈,远离了玻璃窗,“我还是离这里远一点比较好。”

    “你随意。你不是喜欢恐怖么。”

    “我是喜欢严肃的气氛,风声鹤唳的紧张感,不是恐怖。”敏硕骄傲地说,“有没有一种名侦探和他的对手,啊,不对,是助手谈话的那种感觉。”

    “真没觉得,名侦探。”

    “好吧,助手。”

    二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言归正传,我差点被你一句话岔过去了,忘了要说什么。早上一拉开窗帘,突然想起来,在家附近似乎也看见过她,只是身型和样子有点差异。不过我直觉,十有八九是她。”

    “你这个十有八九可真是让我没法说了,你又不认识她,你怎么能够确定是她呢?”陈涛说着,突然拍了一下额头,“哎呦我的天,我才反应过来,差点被你套进去,这个她到底是谁呀。”

    “啊,我忘说了,就是昨天你评论的那个粉丝。”

    “我评论的粉丝?我什么时候评论过什么粉丝?是在酒店大厅吗?在希尔顿酒店大厅吗?”陈涛满脸写着问号。

    “不是不是,你怎么忘了呢。”敏硕不慌不忙,也不着急揭晓谜底。

    “那么多粉丝,我都记得的话,就是神仙了,我不记得说过谁呀。是什么时候呢?”

    “就是演唱会的时候,是那时候。”

    “嗯?”

    “有印象啊?”敏硕正襟以坐,说道。

    “哈哈,我想想,猜中了有奖吗?”

    “这个,可以有。”

    “你的粉丝我多半吧,都不太在意,我就关心她们会不会冲上来强吻你什么的,哈哈哈,该不会是?”

    “你还卖起关子来?”

    “对啊。”

    “好吧,那我就让你也神秘一会儿,心里平衡点。”

    “我可不擅长,是那个很漂亮的丝巾女吧?”

    “哈哈。”吴敏硕掩饰不住笑意,说道。

    “我说什么来着,你的确不对劲啊。”

    “怎么不对劲儿?”

    “你可从来没有在意过任何一个粉丝啊,包括那些疯狂追求你的粉丝。我说的不对吗?你对这方面都是表面温柔,其实内心非常冷漠,能装,啊,对不起,我说了实话,你不要介意啊。”

    “谁冷漠了,我对粉丝那都是。”

    “懂,懂,别说了。啊,叫什么来着,善意——不伤害粉丝的善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被她,被她,还不是被吸引,就是她总是能引起我的注意。”

    “那不是一个意思么。”

    “哈哈,是么。那就真的很奇怪了。”

    “哎,我没太在意她。你为什么老是会注意她呢?茫茫人海,你的眼神儿,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谢谢夸奖。”

    “我记得你当时说什么介绍给我,你不会真的打算吧?我不用啊,pass,不必了。”

    “哈哈,你心里还想着这事儿呢,看来你也?”

    “没有的事儿。”陈涛摆了摆手。

    “好吧,不逗你了,这本来是很严肃的事情。”

    “不觉得。”陈涛接着说,“她怎么了,很漂亮,看起来也够个性,举止很端庄,虽然有一丝奇怪,但是也不算太奇怪。总觉得没什么问题呀。”

    “我觉得在哪里都能见到她。”

    “哦?这就有意思了。”

    “什么有意思?”

    “你这个呢?叫幻视,你不行啊,你有林晶了,都三年了,你怎么能还有心思总想着其他女生呢?还是幻想的女生。”

    “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

    “我没误会吧,我也有直觉,不是就你一个人有直觉的,好不好。”

    “那你的直觉就告诉你这个呀?”

    “这怎么了,那我还应该有啥别的想法,你说吧,我是应该感受到宇宙的奥妙,还是感到红尘的孤单,还是要怎么样上月球?我应该有什么了不起的感想吗?”陈涛摇头说着,“我真的没什么别的想法,我投降了。”

    “我是说,我对她没有直接的对于异性的感觉,我只是觉得这一切真是太奇怪了。”

    “是吗?没准你是还没赶到,叫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心。”

    “真的不是,我都这么真诚的对你说了,你还不信。”

    “信、信、信,那还用说么,信你。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敏硕打开窗子,一阵清风从外面吹来,风带着山的清香、河流的清凉和城市的轻慢一起涌入这个普通的旅所,游人能够体会到这座城市的底蕴和魅力,而当地人所生活地可能是一生一世的风景,人生每时每刻其实都在旅行。

    “让你清醒一下再说,什么可能?”

    “这还用我说吗,她根本就是跟踪狂啊。要不作何解释,啊,还有另外一种,就是你有妄想症,你精神出问题了吗?”

    “没有。”敏硕斩钉截铁的说。

    “什么没有,她不是跟踪狂还是你不是妄想症。”

    “都不是,我的直觉是都不是。”

    “你就那么确定吗?谁给你的自信啊。”

    “首先,她不是跟踪狂,当然如果说我的猜测都是真的,那世界上确实很难有这么多巧合,要说一次两次偶然的相逢和邂逅真的不是什么稀奇,但生活圈子、路程、出发地和目的地都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竟然总是那么重合的相遇,这不是有意使然又是什么?”

    “我想不出来,你这么说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奇特。”

    “这还能是什么?肯定是其中一方故意了解到另一方的行程,然后给自己也安排特意一模一样的行程,还能有别的解释吗?难道还有一个第三方人员在操控全局,控制着我们二人吗?这可能吗?”

    “第三者?不太可能,如有有,那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能得到什么,他怎么能够做到掌握两个人的行程,这两个人可能都还有着很多随机的可能性。我不敢想象。”

    “所以啊,我觉得第三个人存在的possility是almost zero了,对不对。”

    “可以这么说。那你的判断是她自己这么做的,故意的呗?”

    “对呀,那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可能?我也说了,纯属偶然和第三者存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只剩下这一个可能,而且这或许也说的通。”

    “啊,如果你认为她是一个跟踪狂的话,我认为说的很通,很合情合理。”

    “并不是很像,不过我可以听听你的分析。”

    043 疑虑后篇2

    陈涛起身,从桌子上拿起瓶装水,又从另外一个手提袋里拿出来一罐普洱茶,然后走向有热水壶的地方

    “先泡点茶,边喝边说吧,这是我早上出去买回来的。这边的特产也稍微带了一点。”说着,麻利地打开两瓶500ml矿泉水,将热水器的插座插入电源哪,按下开关,水很快出现响声。

    敏硕也打开了行李箱,拿出了一个杯子放在沙发中间的茶几桌上,同时陈涛从桌上拿起杯子开始用水冲洗。

    “你用什么杯子?这里好像还有那种瓷杯。”敏硕问道。

    “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洗好了。”说话间,他从洗手间出来,拿着两个杯子。又返回到热水壶处,水正好烧好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拿到那边去洗茶?”敏硕问道。

    “啊,我忘记了,不过这样也好,我正好多走几步路,省的这几天总觉得精力有点亏损。”

    “嗯,给自己制造多活动的机会,不错么,你也加入养生大军了。难怪呀,这养生怪力是无孔不入。”

    “你还别说,我觉得我更应该养生,好好练习肌肉,也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我。这年头,除了咱俩之外,没有以前的那种经纪人和明星之间的铁哥们关系了。我身体好了,起码你有事,我能第一个冲上去,不用指望别人。”

    “别老说煽情的话。说实话,你比林音对我都重要,这话要是让她知道,那可是会闹上好久,不过真的,我本来就圈子小,接触的人不是有求于我,就是我有求于人,都是利益交割和交换,难得交朋友。就你吧,我放心。”

    “话是这么说,但是别人呢看待咱们的关系,又是另一种揣测了。对不。”

    “不用管他们的。”

    这时,陈涛端着两杯普洱茶出来了,杯子一大一小,一个像是宴请使用的,一个有点像是旅行用具,搭在一起很有意思。”

    “你确定用这个杯子喝水吗?你这杯子泡了东西好清理吗?”

    “这个问题你都问了老多遍了,好洗好洗,下次我给你也买一个,你就知道了。”

    “我用不惯你这粉不拉叽的颜色,还有这能装几口水。”

    说着陈涛将一个大约20厘米左右高,6、7厘米左右直径的小办公杯子递给了敏硕,杯子上的盖子已经打开了。

    “小心烫啊,涛哥。”

    陈涛端过自己的白瓷杯,“我等会喝,没事。哦,剩下的普洱茶我放在另一个杯子里了,一会再用水冲,你喜欢这么喝茶哈。”

    “本来也需要这么弄的额,只不过有时候没条件,就只能泡在杯子里,你说我到处带个茶壶,是不是有点太摆谱了。”

    “嗯,摆谱倒不至于。就是麻烦,助手也不好拿,容易给被人添麻烦,容易遭人议论,不好。”

    “算了,我就说说。”

    “嗯,我就听听。”

    “接着说吧,说了一早上,口干舌燥的。”

    “是,你有什么想法。”

    “说说我的初步推测吧。我觉得她十有八九肯定是在跟踪你,只不过她是温柔的跟踪狂,不是狂野型的。这绝对不会有差。”陈涛开始娓娓道来,“至于她的真实目的,应该出于疯狂的迷恋。如果不是这个,那咱们也不可能知道,这个就暂且不提。要证明我的话对不对,还得继续观察。不过只是通过事实推测的话,第一:你已经有3-4次在人群或者某些场所,见到了她,或者我可以说像她的女子吧,频次够高了。第二:这些当然是属于特定场所,绝非偶遇,否则那得多有缘啊,那在你身边的就不应该是林晶,而是她。第三:你的神志正常、精神健康、心情平静、判断准确,你眼神没毛病,所以你没看错人的话,那就说明她肯定是为了你。所以基于以上三点,我的这个猜测的结果基本可以断定是准确。”

    陈涛的脑海中,一下子闪回到了那天与小兰一起去她的朋友的那次,小兰声称自己在这里有个朋友,二人在演唱会前一定要去看看,因为她得朋友会算塔罗牌。陈涛当然不懂了,他问塔罗是什么?小兰就说,是一种扑克,占卜用的,有78张,画着不同的图案,有大牌,有小牌,还有每张牌的解释,一定要带陈哥去见识见识。陈涛记得那个人是这么说的。

    “嗯,兰,你要看的是演唱会顺利不顺利吗?从牌面看呢,这次的演唱会的运势是权杖八和战车,象征着身体力行,进展迅速,非常成功。权杖八意味旅行及自由流动的能量 ,这种能量是来自于火的力量,火是热情、是激情,也是行动,这次的演唱会就好像是一条航线上的很多个驿站,走过一程再奔往下一程,它也说明你们能够获得非常满意的结果,而且这将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演唱会。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而战车,在这里其实表示了一个对抗的力量,时间与体力,其实人有的时候是在与自己抗争,是自己与自己的作战,你们能够克服体力和时间的问题,为大家呈现一场非常精彩的演出,我觉得这方面,不用有什么问题。不过这里有一个可能出现的意外,恋情的出现,这里有一个圣杯二,还有一个女性的角色,是圣杯侍卫,代表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会为这个演唱会带来一个新的讯息,是一个新的出现。你们是为他预测的话,哎,这个牌面似乎还有一点出乎我意料的地方,我想让你再帮他起个牌阵。”

    小兰与陈涛本来兴奋的很,听到对方说的话,就有些担忧,小兰另外帮助敏硕起了一个牌局,结果结果真是让陈涛大跌眼镜,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用塔罗牌去算卦了。他想起来,那个小美女说的话。

    “嗯?在感情方面,似乎存在着矛盾和不和谐,这张权杖五,你看,五个人有五种行动的方向,每个人都非常努力、非常坚定、非常热情,非常相信自己,这五个权杖的方向都不一样,暗示着这五个人没有人与另外的人持有相同的观点,也就是说这五个人是有冲突的,没有统一的意见和想法,这在团队中是极为不利的,也就是说对他来说,感情方面其实是有不合的,不过呢,还不打紧。因为这一张牌是过去,是可以追溯到占卜前18个月的情况,我们看这一张牌,是占卜前四周的情况,是宝剑皇后,这代表一个人,她可能是处女座、也可能是双子、天秤或水瓶座。她从事的可能是需要动脑的工作,比如教育、政治、医药、人事、出版等。它也代表了通过反省、藉由思考获得清晰的判断力来获得成功。但是这个7张牌的排阵是怎么回事儿,最不好的三张牌都出现了:就是这三张,高塔、死神、倒吊人。不过还好位置4的这个答案牌,是审判。或许,他会经历一个非常奇妙的人生,我的建议,请他一定要注意各种安全,一定。”

    陈涛和小兰的再次、再三请托,那个女孩子也没有再提一个字。陈涛后来在网上自己查了查,全是非常不好的意思,后来小兰安慰他说,“你怎么比我还迷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敏硕绝不会死的,陈涛想到,无论如何,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要让他好好的活着、唱歌、跳舞、演戏,和林晶幸福的生活下去,要不,林晶可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