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总,你老婆又闹〕〔一世兵王〕〔开局变成一只猫〕〔不做软饭男〕〔娇鸾入堂〕〔凶案现场直播〕〔带着空间闯七零〕〔柏舟不思今〕〔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巨星从诗词大会开〕〔炮灰女配重修仙〕〔我家夫人是隐藏大〕〔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忆昔大唐贞观世〕〔大唐的旗帜〕〔最强妖祖〕〔饕餮少女的星际日〕〔老祖宗的诸天路〕〔兵锋〕〔重启飞扬年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二十三章 浮出水面的那个女子
    0  推理前篇

    敏硕绝不会死的,陈涛想到,无论如何,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要让他好好的活着、唱歌、跳舞、演戏,和林晶幸福的生活下去,要不,林晶可怎么办呢?

    什么生命的轮盘,什么命运的轨迹,陈涛都不信,敏硕的声音将陈涛的思绪硬生生的拽了回来。

    “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的推测很像那么回事儿。”敏硕说着,“我觉得她为我而来的概率在。”

    “这个数字我不太想知道。”陈涛说着,现出一种习惯的笑,好像这种对话以前已经出现了无数次,对于对话中可能出现的令人惊讶的数字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个可以通过推测,随机概率,进行简单的计算,它就可以得出……”

    “额,我不太想听。”陈涛摆手的速度很快,他又顺势用双手洗了一下脸,好像刚才屋里面有很多尘土落在了皮肤上一样。

    “好,那就下一个话题吧,哈哈。”敏硕轻轻地拿起他的杯子,饮了一口茶,尴尬地笑了笑。

    “从时间上看,你见到她的时间大概可以归结为以下顺序:你的家附近——昨天演唱会现场——昨天停车场——昨天路上——昨天大厅。对吗?”

    “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需要回忆一下,在机场、餐厅、宾馆内是不是也见过她。因为从这个路线看,你必然应该也见到她了,否则,怎么能够出现这个连贯性。”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这个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起来呀。”

    “所以说,必须确定她到底都出现在了哪里,我们才能确定她到底要做什么。”

    “有这个必要吗?她是不是暗中喜欢我,比如暗恋,但是她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大,也不是那么小,我是判断不出来,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应该已经不是高中生了,不过看起来也还是很稚嫩,不过稚嫩中透露出一种怎么形容呢,专业。”

    “嗯?你说的是啥?”

    “算了,我就是说说我对她的感觉。”

    “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是吧,自己也不懂。”

    “那这段pass”

    “嗯,好的。”

    “这样,先从既有的几个地点分析一下吧。”

    “只能这样了。”

    “在你家附近你是什么时候看到她的。那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我记得那是演唱会开始前了,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和林晶去吃日本料理?林晶生日前后吧。”

    “哦,就是贼贵贼贵的那顿饭吗?啥也没吃着,结果超级贵。”

    “我可没这么说,贵是贵点,但是那个地方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

    “我知道,气氛好,地点隐秘,不会有狗仔队或者是挖消息的人。食物来源可靠——大厨,而且不限时,隐私保护的好——不会出去东说西说以至于影响形象,同时,也不存在会把消息卖出去。不会有窃听器、摄像头这些让人火大的东西,所以整体来说值这个价钱。”

    “你也不是真的认同,难得你这么有逻辑性。”敏硕直接地评论道。

    “嗯,谢谢夸奖,我比你想象的脑子要清楚吧?不是认同不认同,是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样。如果是我,我就在自己家里,然后叫上外卖。这不是更好,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让我去帮你到店里取,我也没有意见。顺便地,带上我的份,那就是更完美了。”

    “那种东西你不是不爱吃吗,怎么又说叫上你那份呢。”

    “这还小气上了,我能白去取东西,然后自己啥吃的也没有,不过呢,那东西我确实不是很爱吃。”

    “不说这个,我就是那次认为见过她。”

    “可是你当时没说啊。”

    “我没有注意,我看到了,不过我没有反应过来,我没把所有的事情串成一串。”

    “哦,那你现在是串成一串了吗?”陈涛笑了,这个比喻倒是很贴切。

    “就是说,事情都发生了,但是你没有看到它们之间的内部联系,所以你就没有办法把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它们在你的大脑里是独立的,而你把它们都放在一处看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就是你原来都注意到了,这些小细节,但是没有往一块想,现在你发现了它们都是互相有关系的,结果你觉得这些现象让人很在意。”

    “对,差不多吧。”

    “嗯,很厉害,福尔摩硕。”

    “多谢抬爱。”

    “在日料店里的时候,结账时有一个女生,她说了很多话,和我、还有林晶聊了有两三分钟。”

    “看到你们是明星,搭讪啦、要签名啦,求合影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我觉得如果她没反应了,反倒很不正常的感觉,你说呢。”

    “她的表情非常奇怪。”

    “有什么奇怪。”

    “她的肢体动作也有点怪。”

    “啊?仔细说说有什么奇怪的。”

    “我们结账的时候,她一直看着我们,但是呢,感觉是看我们的后方,我现在倒是觉得她好像在看我们后面的人,所以我说有点怪。”

    “这也不足以说明什么,她看你们是因为你们太有名了,一个你就值得她这么看,这还有啥可谦虚的,你自己人气如何自己还不知道吗?”

    “在这种餐馆里工作,必然要有那种职业素养,这地方来的人非富即贵,看那菜单价格也知道了,她不可能是没有这点素养。”

    “就算是这样,那是按照常理。但也不等于那的所有服务生都能一直遵守,或许是老板有规定,但是员工一时兴奋忘记了呢。”

    “她倒是说了,说老板发现了会不让的。”

    “那不就结了。”

    “总是有点怪,有点不太自然。我说不上哪里怪,但是绝对是哪里不太正常。”

    “你还是接着说吧,我再帮你分析一下。”

    “我们结账的时候,她要了林晶的签名。”

    “嗯,还有呢,她的肢体动作,除了这个,有什么奇怪的吗?”

    “她呢,拨弄了两次头发,而当时她的是头发明明很整齐。”

    “这,你可难住我了。我哪里会懂女人弄头发?”陈涛砸了一下嘴,“或许是习惯性动作。”

    “她一次用左手抚弄了一下头发,但是头发上什么都没有啊,一次用右手弄头发。”

    “怎么弄,你总说弄头发,我想象不出来。”

    “哎呀,就是用手指梳头发那样子。”

    “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吗?”陈涛表情像是定格了似的。

    “你不觉得奇怪?”

    “没有。”

    045 推理后篇

    “没有。”

    “她是一个饮食店的收银员,即使她口口声声称自己的爸爸开的店,但是她如果是打工,按照她的身份,高中生吧?大学生还是高中生,我忘记了,但是她也不可能在收银的时候、当着客人的面,整理自己的头发啊,衣服啊什么的,何况当时她对我并不感兴趣,从她的表情,只能看出她很吃惊。”

    “哦,你说的也有道理吧。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就不能整理一下头发、衣服的,有很多人小动作特别多啊,你也不能说有小动作就是有问题啊,我不知道,这个我觉得我要先待定。”

    “嗯,可能你没有亲眼看见,所以不太理解我的感觉。”

    “感觉这东西,很微妙的,可能会错。”

    “那倒是,不过我说的不是收银员,是之后出去在停车的地方,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女子。”

    “哦,那你倒是说重点啊。”

    敏硕喝了一口茶,又走到热水所在的桌子上,加上了另外一杯,熟练地将茶汁从白瓷碗中倒入自己的杯子里。

    “你的动作真熟练,厉害。是这个。”陈涛说着,竖起来大拇指,随后又将大拇指向下翻转,然后自己也乐了起来,看来是说这个事情有些无聊了。

    “没什么,就是熟能生巧。”敏硕端着水杯回到沙发处,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在沙发的旁边靠着,看着窗外,没有理会陈涛的大拇指是向上还是向下,他幽幽地表情,看不出来是平静还是处于沉思。

    “我当时上车之后,和林晶在车里,额,搞了一点,额,小动作。”

    “停,这段可以快进,说重点。”陈涛一个劲儿的摇头。

    “当时看到一辆车,额,金色的迈腾,驾驶室里应该是一个女生,不过当时真的就是惊鸿一瞥,没记清楚长什么样子。”敏硕说着,挠着头。

    “你能记住这些,我已经觉得你的心可真够细的了,还想记住长什么样子,那怎么可能,要是换成我,肯定都没注意,不过你还有心思看外面,我都不敢相信。看来我要向你学习一下,以后心细一些。”

    “我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

    “是,你是一个超人。”陈涛说,“理性能足以形容你的伟大,你的厉害么。”

    “就是那么一眼,我隐约记得女生好像在看手机,而手机的光反射到她的脸上,和昨天晚上演唱会的光打到脸上的时候,真的很像,我觉得就是同一个人。”

    “啊?你就凭一束光,确认是一个人也太草率了吧?”陈涛的表情非常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无法置信的表情,摊开双手,耸着肩,他很少出现这么夸张的动作。

    “是啊,确实是有点牵强,但是我越想越觉得是她,所以我说的是我隐约觉得那是她。”

    “好吧,这是你第一次见到她吗?”

    “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她。”

    “这个样子的她,什么意思?”陈涛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做一问一答题。

    敏硕回头看着陈涛,表情非常认真,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眉头有点微微地皱。“我是猜测,你也可以说我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就是想,如果她跟踪了我,她就难道不会画个妆,乔个妆什么的?不是有众多手段可以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的形象,然后让她能有一个崭新的样子展现在大家面前吗?”

    “她就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明星,还得没事就画个妆,变个造型,还得如此处心积虑的不被你认出来,你是这个意思吗?”

    “额,听你这么说是有点不合情理。”敏硕挠了挠头,“但是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他咋了咋嘴唇,“有点怪,不过我却觉得好像很合理。”

    “有点?”陈涛瞪大了眼睛,“很合理?”他低下头,“还觉得很合理。”他突然笑起来,又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这个简直是天方夜谭呢。”平静后,陈涛下结论道。

    “有这么离谱?”敏硕也笑起来,“看来我可以当小说家了。”

    “是的,反正现在我是这么觉得。”陈涛说着,也站起来抻了一下懒腰,“不过这件事吧,虽然我对你的想法是不太赞同,听起来好像是嘲笑多过理性的分析,但是我不会掉以轻心,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会当做一回事儿来弄的。对于收银员弄头发和乔装这两点我会认真分析的,哈哈,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至于是不是冤枉好人那就不好说了。”

    “嗯,那好吧,先不谈这个了。”

    “我看也是,咱们离约定时间已经没多长时间了,你稍微休息一下,准备准备,我下午两点过来接你。”

    “好的,咱们约定的是15:00,能来得及吗?”

    “当然没问题了。”陈涛说着,向洗手间走去,敏硕在后面喊道,“别刷了,我自己弄,你又不是保姆。”

    “竟然要剥夺我表现自己的机会。很多明星都把自己的经纪人当成半个保姆,你倒好。”

    “我自己能弄,不就是洗几个杯子么,你当保姆大材小用,你是我的守护者。”

    “守护者应该是个女的,不是我。哈哈,你也开始煽情了,什么时候变调了,恶心不恶心吧,我可受不来哦,还有,我可不是你的守护者。绝不是。”

    “那你是谁的守护者?”敏硕大咧咧的问,“我会嫉妒的。”

    “当然是我老婆了,还用问。”

    陈涛洗过杯子后,用毛巾擦手,然后笑着径直向外走,留下一句“我走了。”

    敏硕一看,已经整理妥当,就放松地躺在沙发上,拿起手机,不一会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