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四十三章(上):演唱会,准备入场
    080去演唱会的路上2

    她们也经常出行,怪不得采月总是觉得三人一辆车太挤了,甚至开两辆车都觉得不过瘾呢,那是因为之前三人聚会的时候(当然这种时候并不多,都是两两见面的情形更多),都是开车从各自家里出来,那必然是自己开自己的车来,总不能让谁先去接着谁一起过来吧。

    这是一种惯性思维,人被惯性所锁定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它束缚着你,明明你的视线是四面八方的、是开阔的,但是惯性思维的模式下,你只能看到自己常走的那条路,对于其他的方向是视而不见。

    这太可怕了。

    秀香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被这样的模式所绑架了,自己只知道听从父母的教诲——考大学,学医,然后找一份好工作。但是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在小的时候,她没有想过。她被一种“学习、学习再学习”的惯性思路所禁锢,从没有想过未来的人生该怎么走。梦想被一种叫做学习的怪物给吃掉了,就变成了本末倒置。本来你们学习是为了实现梦想,结果梦想没了,只剩下手段,而“目的”的缺失竟然被这种体制所掩盖住了,这才有很多人都大学毕业找了工作了,还是发现不适合自己,甚至有人迷茫了——自己到底想要做点什么呢,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她必须摆脱这种思维,就好像去演唱会的路不止一条,她实现人生的方式也不只有一个。她达成见到他的手段也不止一种。

    即使被采月说成有点心机也没什么,她觉得现在这个阶段、现在这种心情、现在自己的诉求都是ok的,自己并没有多少期待,自己也没有超过承受限度的要求,自己想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见到他的机会。

    这个要求真的很过分吗?也不让吴敏硕去为自己上刀山、下油锅,只是简单地举手就能办成的事情,甚至不出所料——他都不用举下手就能办到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以觉得理亏的。

    秀香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人对自己多么重要,甚至也没有想过他对自己是不是重要,就这样开始了这段旅程,在这个过程中,她目标非常坚定,但方式还显得拙劣,不过这是她发自内心的一种东西,她觉得不需要多么高级、多么刻意,她有时候也在想:“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自己坚持下来呢?”

    她找不到答案,唯一可以勉强称为答案的就是,能够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虽见不得最后能取得多大的成就,不过满足了自己的小小虚荣心,也就是说离幸福更近了一步。

    这次演唱会也是,对秀香来说是一种冒险。以前她都是单打独斗,这一次几乎相当于叫上队友一起干。她根本就没有多想,自信的以为能瞒过队友,自己继续不为人知的“暗中观察”行当。谁知塞翁失马了,被逮个正着。

    队友也不是吃素的,一早发现她这奇怪的行为,却暗中不动,看她怎么自圆其场。本来那二位没想要拆穿她,只是背后小小地议论了一下,谁知道竟被采月无意中撞见了自己狼狈的一瞥,你说这是不是巧呢?

    这是一次失败的冒险,不过究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任何成功都存在着冒险的因素,相当于一种博弈吧——你不拼一把,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呢?其实这个表述的背后就俨然存在着一种理论:要想获得你想要的,任何人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没有什么板上钉钉的事情,内定什么都太out了,任何一刻都存在着变数,不到最后谁也不能安心的笑出来。

    说的都是:生命在于机遇和挑战,而细微的区别只是在于机遇如何、挑战多大罢了。幸福的旅程也是如此,没有人能告诉你怎么做是真正的幸福,只能靠自己去摸索,摸索的过程类似于一种赌博。其实说白了也是冒险,所以冒险充斥着我们的整个人生。

    她投入到“暗中观察”这项活动已有差不多100天,当然了,她不会想举办个“100天纪念日”庆祝一下,也没什么好庆祝的——因为跟踪别人总不是自己的职业,秀香明知道自己又不是狗仔队、又不是私人侦探,竟然还自不量力,干起了非常不专业的行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