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总,你老婆又闹〕〔一世兵王〕〔开局变成一只猫〕〔不做软饭男〕〔娇鸾入堂〕〔凶案现场直播〕〔带着空间闯七零〕〔柏舟不思今〕〔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巨星从诗词大会开〕〔炮灰女配重修仙〕〔我家夫人是隐藏大〕〔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忆昔大唐贞观世〕〔大唐的旗帜〕〔最强妖祖〕〔饕餮少女的星际日〕〔老祖宗的诸天路〕〔兵锋〕〔重启飞扬年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第240章 血夜樱花舞(上)-477
    477 第二站stop-2:新炼狱城之“最佳拖累者”

    -秀香的潜意识-

    04:22 am

    “我不!”秀香严词拒绝道,但是她觉得自己这样表现好像很差劲。

    但是,秀香从心底里知道,她怎么可能跑呢?

    临阵脱逃?

    把非语一个人留在这里?

    这怎么可以?

    她再也不会跑了,不会把这个责任推给任何的人。

    如果这是惩罚,是自己所犯下的错的惩罚,那她要自己承担。

    她不需要别人为她买单,她不想。

    她要自己承担起自己闯下的祸——如果这就是她犯下的话。

    “别闹了,快走吧,你打不过她的。”非语不知道何时跑到了离秀香很近的地方,就像是近在耳边一样,他的声音很急切。

    “走?”

    “不走?”

    “往哪里走?”

    “不走的话,等着?还是做什么?”

    秀香觉得自己心里的天平在左右摇摆,从一边滑向另一边,且越来越向着非语期待的反面游荡去了。

    秀香浑身有些战栗,她觉得自己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意。

    “我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赶快藏起来。”非语又来到身边,急切的说道。

    “是因为,我拖累了你吗?”秀香问道,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不能再小了,恐怕非语听不到,又担心非语听得到,她心里很矛盾。

    “说什么呢,你要是拖累了我,那我情缘你一直拖累我,你是我的最佳拖累者。”非语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秀香看到他是在很远的地方,那个身影小小的,但是秀香觉得她看得到非语的眼神。

    非语的声音清楚的击打在秀香的耳膜上,秀香觉得她心里一阵暖。

    下一刻,他们的剪影从眼前一齐消失了。

    一股凉凉的风吹来,秀香耳边传来一声清脆。

    “咔嚓。”

    秀香本能向后退去,躲开了一刀。

    刀尖正对着秀香。

    她觉得自己有些小厉害。

    逃命开来也是一个本事呢。

    下一秒,秀香刚刚抬起头,就看到非语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倚强凌弱,很有意思吗?”非语问道,巨人的刀刃就在他的眼前,他却毫无惧色,面带微笑。

    “我杀死你的拖油瓶,有什么不好吗?”巨人回答道。

    “你误会了,她是我的公主,才不是拖油瓶。”非语笑了。

    巨人的刀企图跨国非语直击秀香,但失败了。

    非语的羽毛笔将那一刀彻底挡了回去。

    你来我往,二人彼此击打对方。

    非语回击巨人,巨人与非语又是打了几个回合,秀香从地上早已站起来,她看着空中二人的飞移腾挪,内心紧张万分。

    “怎么办?”秀香对于自己帮不上忙很是焦急。

    巨刃似乎对着秀香在狂笑,那刀刃的寒光,不时的从远处飞来,就好像是晃动的灯光,总是不时的闪着秀香的眼睛,那刀刃竟像嗜血的鬼魅一样,令人胆战心惊,秀香总觉得刀与之前的血海有什么关联,又难以言说是什么样的关联。

    枯骨,都不曾如此恐怖。

    鲜血,都不曾如此阴森。

    恐怖的是,这一画面。

    有一截什么是坚硬的东西,堵在心口。

    太坚硬了,似乎难以下咽,又吐不出来。

    秀香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得厉害,而且胸口很恶心。

    秀香捂着胸口,看着巨人的眼睛,似乎陷入了某种血月的梦境。

    在梦里,一切都是鲜红的。

    但,有一束光——白光,来自一轮月亮。

    是的,蓝色的幕布上,有一轮月亮,白的刺眼,白的冰冷。

    在此处,比这刀刃更坚硬的,是,她的心——巨人秀香的心。

    冰。

    冷。

    或许她是雪之女王。

    似乎,她真的是雪之女王,一个冷酷无情、铁血手腕的女王。

    “这家伙?”秀香在心里审视着她,似乎都不用用眼观察。

    雪之女王,她似笑非笑,看起来很柔和,但是却丝毫没有感情。

    “这刀”秀香再次审视着那刀刃。

    刀刃好像真的是无往不利,削铁如泥吧。

    “怎么可能是我自己呢?”秀香觉得自己并不是无端的否定。

    “是什么鬼?”秀香厌恶道,“真不明白她的刀,到底在哪儿。”

    秀香觉得这是最奇怪的地方,难道那刀是可以隐形的吗?

    “怎么突然拿出来的呢,刚才明明什么都没看见啊。”秀香小声说道,似乎是对自己说的。

    每一招过后,秀香都小声说道,“太好了,没事儿。”

    又担心起来,下一招会不会更狠呢,怎么能够不让二人继续打下去呢,可是又忧愁,即使不用武力,如何解决现在的处境。

    “最好是平局!”她也期待着下一次一定是——平局,或许她应该期待非语获胜,但没有。

    流血和苦难,并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否定这是自己的梦境,如果这是梦——她不会乐见血流成河的。

    要说秀香希望谁赢了谁,真的很难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