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的爱如星光〕〔伪冰山王爷养成法〕〔五神天尊〕〔青梅竹马之丫头别〕〔兵王弃少〕〔恃宠不骄枉为妃〕〔萌宝已发出:薄先〕〔逆天狂妃:邪帝,〕〔叶落修竹忆往昔〕〔猎赝〕〔斗罗大陆IV终极斗〕〔仙子请自重〕〔超强兵王在都市〕〔暗月纪元〕〔数据废土〕〔重生之万界天尊〕〔贴身医圣〕〔我身上有条龙〕〔剑主八荒〕〔武神天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农民 第619章 公公的心思
    “呵呵,胜利县长是想推龙高远过去吧?你都定好了,这你还叫和我商量啊!“刘坤民哈哈笑道。

    因为真金白银,所以说一个局的副局长实权要比县府办副主任要大得多,杨胜利也看得出欧阳泽对龙高远的欣赏,也想借此向欧阳泽示好。

    然而这也正是他的阴险所在,明里将龙高远推上了副局长,暗里还是将他放在自己掌控的之中。

    不仅是白果县,自古体制里就没有这样的先例,让一个没有在下面乡镇当过一把手的副局长顺利接任局长,当了副局长之后,如果没有放下去任职,那龙高远的仕途也就至此为止了。

    当然,刘坤民不会答应他这样做,所以他富有深意地笑了。

    “那老班长你看?“

    “你吃肉总得给我一杯汤喝吧!“

    “好,好!“

    两人达成了交换,刘坤民赚大了,他又成功地将县委办的一位副主任推去当了副局长,然后留着副主任的位置,有很多人都说是虚位以待等着龙高远过去,但刘坤民心里自有打算,这事以后再说。

    散会后最憋屈的算是梁博文了,虽然欧阳部长在会上谁也没批评,但梁博文听出来的感觉,就好像字字都在挖苦着自己,是啊,要不是他撑腰,陈元林还敢与县里的决定对着干吗,如果把葫芦水库也加固得和牛堰水库一样的,哪还能有决堤的洪水困住学校?他的儿子会因此而献出生命么?

    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在说到梁涛的时候,他欧阳泽是片言只语,轻描淡写,而提到龙高远时,他却浓墨重彩,反复了又反复,难道生的人比死的人还要伟大?

    回到家里,林妙可正在低着头奶孩子,柔顺的头发从白色的脸蛋垂落下来,半搭不搭地落在香肩上,胸口上,将这个幸福的妈妈修饰得娇美无比。

    因为梁博文没有敲门,林妙可根本没有发现,而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托着胸前的白柚子对着孩子的嘴巴,这孩子很贪婪,才刚刚满月,就知道叭哒叭哒地吮吸了。

    也许我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吧,毕竟给我留下了一个孙子。梁博文这么想着,感觉到悲伤少多了。

    可儿还年轻啊,她会离开咱们家吗?说啥也不能,除非哪一天我这个当公公的合上了眼睛。

    看着那雪白鼓胀的柚子,很有生活的梁博文就知道那儿水一定很多,而且很甜,如果可儿不拒绝,他是不介意放下公公的姿态去和宝贝孙子去抢几口的。

    “你在看什么呢?老不正经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母夜叉一样的老婆横到了他的面前,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他鼻子,而且还河东狮吼。

    也就是这时,林妙可突然侧过了身子,梁博文的眼神才黯然一淡,推起眼镜,表情讪讪地解释道:

    “我刚回来!“

    “你刚回来?都流哈喇子啦,可儿,这难防的家贼,没想到你老公公还是只不折不扣的色狼,涛儿早都提醒我了,你这个当公公一直就掂记着可儿的美貌,今天要不是我…哼,咱们搬教师花园那边去,这儿住不得了!“说完就抱起孙子带着林妙可走了。

    站在门口看着婆媳两人离开,梁博文拦也不好意思拦,丢人啊!

    可能也是走得有些急了,儿子的奶瓶掉到了地上,林妙可俯下身子去捡,她可没意识到那撅起来的又圆又大又挺的大屁股正好对着公公。

    “可怜我的涛儿啊,你竟然走了啊,都说好日的不过满月媳妇!”梁博文好一阵恍惚。

    还有些饭菜,梁博文也懒得去热一下了,倒了一杯酒,一口吞下,眼睛立马又红了。

    龙高远一直掂记着他的儿媳妇,这都是他知道的,但他绝对不会相信儿媳妇会喜欢上龙高远,要啥没啥!

    又是几杯浊酒下肚之后,他的斗志又慢慢燃烧起来了,是啊,你们都打击陈元林,偏偏我就要把他提起来,我政法委不是还少个副书记么,正好让他来,牵制牵制一下龙高远。

    ……

    到了宾馆,欧阳泽也没有马上睡,他把郭志安叫到房间,

    “嗯,嗯!依我看,龙高远这哪儿都像你,不是你的又是谁的呢,欧阳部长,不过你说的,还是要以科学的为准,这只要取一根头发比对一下基因就知道了!“郭志安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欧阳部长对一个小干部的伤情这样走心了。

    不过更让他高兴的是,一个大部长能够把这么一个大秘密说给自己听,那是何等地信任啊!这让他受宠若惊。

    第二天一早,欧阳泽和唐新坤又来到了医院,因为怕惊动地方,索性早饭也不在酒店里面吃了。

    “你们都出去吧!”唐新坤自然是知道大老板有话要跟这个龙高远讲,便对着病房里的众人说道,他走在最后,将病房门给轻轻关起来。

    刘惠开始不想走,但是架不住老公连哄带骗,也只得暂时离开了。

    “你是?”龙高远总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有些眼熟,不过他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现在的龙高远身体还有些虚弱,他也不愿意动脑子去想。

    谁的骨肉谁不记挂?没想到失散多年的儿子现在都长成了个大小伙子了,欧阳泽又高兴又愧疚,竟然有些哽咽了,“我是…“

    “叔,看你和我爹爹年纪差不多,我就叫你一声叔吧,你想必知道外面的情况,梁涛梁队长找到了吗?“

    “嘶……”龙高远话一说完就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就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麻药的药效在过了,你能感觉到疼,那还算一件好事情!”欧阳泽心里有如刀割,呵呵笑道。“你呀,自己受了重伤还在想到别人,你放心吧,我已经指示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梁队长,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大叔,指示?”龙高远就问道,“难不成你还是什么大官不成?”

    “你看我像什么官儿啊?”欧阳泽就笑呵呵地坐正了身子,坐得板板整整的。说漏了嘴,他也不得不欲盖弥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