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极品全能保安〕〔恋战新梦〕〔天国的水晶宫〕〔超维入侵〕〔家有悍妻怎么破〕〔都市之超级神农医〕〔追上高冷总裁〕〔诱婚入局〕〔大美时代〕〔两朝凤仪〕〔大师兄我抓住你了〕〔绝代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九零美发人生〕〔武神血脉〕〔重生之绝世废少〕〔贴身战兵〕〔抗战之猛将召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 第二百一十七章
    做7一样。◢9*7◢小*说..其他人或许没有太大的感觉,可对徐小湛来说,这真的就像是做7一样。

    自加入“极”的那一天至今,徐小湛曾不止一次幻想过将来直面整个天峰大陆的时刻。而现在,虽然并不是直面整个天峰大陆,但事实上,直面整个中州跟直面整个天峰大陆在他眼中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是个商人,中州是整个天峰大陆的中枢。将中枢把控在手了,还何愁拿不了整个天下?

    因为清楚形式,所以徐小湛激动,他也不得不激动。

    一个商人,在武道为尊的世界里“君”临天下,这有什么理由不激动?

    刘攀无奈,摇了摇头,意识到这个时候让徐小湛冷静下来确实有些不现实,最终只能笑了笑,将目光投向刘狂,短暂的聊了几句之后,便毫不客气的将大荒刀借了过来。

    依旧是赤红的空间,不过比之之前几次进来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炎浆湖泊望不到边际,似乎已经扩张到了整个空间的尽头,或许现在用“炎海”来形容更贴切一些。

    炎海上,成片的炎火翻腾变幻,衍化万物,无论是山川河流还是虫鱼鸟兽,即便是云彩,抬头也能望见一片。刘攀知道,如今这就片空间就是火的空间,即便是眼前的透彻其实也是由无色火焰充斥着——如今的大荒刀已经修复完全,即便还有不足,那也是受刘狂的修为“约束”。

    炎海翻涌,在刘攀的神魂进入大荒刀内部空间之后,一道身影迅速在刘攀身前不远凝结成型,正是大荒刀的器灵炎。

    “好久不见。”刘攀开口,打了声招呼。

    炎是上下打量着刘攀好片刻,才有些不可思议的叹了一句:“天行者的神魂果然非比寻常……”

    刘攀无语:“……没想到你现在还有心思研究我的神魂,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可是比这有趣多了。”

    炎收回目光,略微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开口:“那个人真是雷圣?”

    “我从没见过雷圣,所以并不能绝对的肯定。”刘攀开口,眼中有着莫名的意味,上下打量了一番炎,而后抬眼扫向了整片空间,道:“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掌控空间之力,精神力也似乎不能大成,不过以我如今的感知力……比起之前从北原回来的时候,已经不在一个级别了。”

    “现在我的感知恐怕不会输给天峰大陆任何人,所以,很多人的秘密在我面前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刘攀的语气很平淡,一段话说完之后,他的目光刚好是扫完整片空间,且又一次落在了炎身上。嘴角一咧,忽的露出了大白牙,笑着道:“就比如说你,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大荒刀的器灵,但实际上恐怕应该称呼你为‘火圣’……”。

    “火圣”二字一出,整片空间都是为之一凝,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颇有些压抑的气氛,不过刘攀却是恍若未觉,目光从炎身上移开,依旧自顾自的开口:“之前那个人……虽然我没见过雷圣,但那个人的身上有一股很奇特的气息波动,即使是刻意收敛着,也没能瞒过我的感知。”

    “你身上也有那种气息波动,不过比起那个人弱了很多里,想来,万年前那场阴谋你虽然很惨,且可能是最惨,却也还是抓了点东西在手上。”

    刘攀说到最后,目光又落回到炎的身上,脸上带着笑呵呵的表情。

    炎的表情很平静,整个大荒刀内部的空间都很平静。从刘攀说出“火圣”二字后依旧自顾自的说下去之后,原本凝住的空间便逐渐恢复了平静,仿佛之前的压抑只是错觉……

    此刻,听刘攀说完后,炎是长长的出了口气,有些感叹的道:“天行者,果然不凡……”

    刘攀:“……”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炎开口,似乎想要说些万载前情况,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道:“不得不说,你的观察力与判断力真的很让人震惊,不过,有一点你判断得并不明确。”

    炎说到此处伸手指了指自己:“我的确是‘火圣’不假,但事实上,我也依旧是大荒刀的器灵,或者更确切的说,大荒刀的器灵才是我的主体。”

    刘攀怔了怔,有些没搞明白炎话语间的意思。

    见刘攀有些懵逼,炎想了想,道:“这么跟你说吧,我是火圣残魂跟大荒刀器灵的混合体不假,但两方的能量并不均衡,如此也就导致火圣的残魂是依附在大荒刀器灵上而存活的。一旦大荒刀受损,内部空间开始枯竭,先一步陷入沉睡的是与火圣残魂相关的一切,而后才是大荒刀器灵的意识。也就是说,我总的来说还是大荒刀的器灵,并不是火圣。”

    刘攀依旧懵逼:“你跟我解释你自身的组成形式的意义在哪?我知道这些有用?”

    “没用啊。”炎一愣,想了想到:“我只是觉得这些东西说出来能让你的判断更明确严谨。当初在南郡边陲刚遇到的那会我就只有炎的那部分意识,火圣那部分意识是9着大荒刀慢慢修复才逐渐开始清醒的。”

    刘攀:“……”

    虽然依旧觉得很无语,但他是有些明白炎话语间的意思了。现在回想,他才恍然发觉在他写的小说中,后期大荒刀的器灵确实活跃得有些过了。

    而单看结局,主角被神雷劫劈死……如果没穿越到书中经历这些,刘攀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问题,但经历之后回头一看,却怎么都觉得大荒刀的器灵有故意怂恿还没完全准备好的主角去渡神雷劫的嫌疑,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笔下的主角还真是够惨的啊

    不经意间的虐主最为致命。原本设定里只是整个天峰大陆修士的追杀,而现在回看却是连主角滴血认主最亲联系最紧密最为信赖兵器都不经意间“叛变”了,这死的……若是主角真对自己这个作者有怨气,那怨气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得多啊。

    对了,小说主角的怨气?刘攀思绪动了动,当初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考虑过自己为什么会穿越,虽然当时也曾考虑过主角怨气的原因,不过因为无法验证,所以不了了之,而现在……依旧无法验证,不过刘攀却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其他天行者为何会穿越到这个世界?

    难道也是跟自己一样写小说虐主?刘攀眉头微不可察的动了动,而后将“研究其他天行者穿越缘由”这一事项加入了自己余下的行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