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9章 :我发誓
    “这...这样也行?”炼化了一团灵气之后,秦渊无比震惊地自语道。

    闭上眼睛重新感受下这里的灵气,发现这庭院中的阵法果然变得稀薄了几分,感觉到这一现象之后,秦渊急忙离开这里,生怕被庭院的主人发现。

    离开那精致的庭院之后,秦渊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庭院之中,打算过一会就去找姜宇问问关于阵法的事情。

    就在秦渊刚走后没有一会,那精致的庭院中,一个少女猛然睁开眼睛看向炼丹炉旁边的阵盘,发现放在阵盘中的灵石已经快要消耗殆尽。

    她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奇怪,这阵盘上的灵石,我前天才刚换上,怎么会消耗的如此之快,难不成有人攻击阵法?”

    但很快她就否定了有人攻击阵法,因为这是在剑天峰上,谁干明目张胆的攻击阵法,岂不是找死。

    想了一会无果的少女决定放弃思考这个问题,给阵盘换上几块新的灵石之后,就开始继续修炼了。

    回到自己庭院中的秦渊陷入一种迷茫的状态,为什么在那个精致的庭院前自己可以感受到阵法的存在,但到了自己的庭院却什么都感应不到,不是所有的庭院都设有阵法吗?

    难道是因为刚刚在外面的缘故?想到这里,秦渊果断走出门,站在自己的院子中,闭上眼睛感应了半天,可还是没有感应到阵法的存在。

    这下秦渊彻底懵了,自己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比不上对方就算了,但好歹也得有个阵法啊。

    既然已经走出房间,秦渊也不打算回去,直接走到隔壁姜宇住的庭院前,又感应了一番,同样没有发现阵法的存在。

    在把周围所有的庭院都感应一遍之后,秦渊回到姜宇的庭院前,从储物袋中取出令牌,放到姜宇的门前,令牌在放到门上的那一刻,开始闪闪发光,不一会的功夫,姜宇就披头散发的走了出来。

    看到是秦渊找自己,姜宇脸上带着疑惑说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按照姜宇所想,这个时候秦渊应该在闭关修炼才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出来。

    秦渊双手抱拳说道:“师兄,师弟想问一下关于阵法的事情。”

    “阵法?什么阵法?”听到秦渊问的问题,姜宇一脸疑惑地说道。

    “剑天峰上每一处庭院不都有阵法吗?为什么我却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说完,秦渊安静地望着姜宇,等待着他回答。

    姜宇挠了挠那凌乱的头发说道:“阵法这种东西说起来太麻烦了,我只知道这里所有的跟剑宗的护宗大阵有挂钩,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说完姜宇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秦渊再次张口说道:“要是你对阵法感兴趣,可以到问天阁二层中看看,那里有很多关于阵法的玉简,不过我还是劝你先好好修炼,阵法这种旁门左道,等日后修为高些在考虑也不迟。”

    “好吧,那我回去继续修炼。”秦渊感觉姜宇似乎不知道,可以利用阵法修炼,或者说是不可以,索性也不再问他了。

    “恩,记得修炼的时候握着两块灵石,按照三天吸收一块灵石的速度,我给你的十块灵石可以用完这一个月,你自己的灵石,有时间去药殿换成丹药吧。”说完,姜宇就直接回去了。

    听到姜宇说三天吸收一块灵石,秦渊愣在原地,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一天吸收八块灵石,还有吸收来着阵法上的灵气,而自己之所以能做到这一切,完全是来源与太一真武决。

    想到这里,秦渊决定这个秘密绝对不能对任何人提起,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修炼速度,若是旁人知道后,还不得想尽一切办法逼问自己。

    虽然说剑宗规定同门弟子不允许发生争斗,但秦渊估计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想来剑宗也会想尽办法得到太一真武决吧。

    秦渊回到自己地方,一直修炼到深夜,感受着体内还差一点就能够突破的元气,秦渊微微叹气。

    这种感觉从昨天就已经出现了,可无论秦渊怎么修炼,好像元气始终就是差那么一点,而今天在那庭院前,借助阵法上的灵气,秦渊感觉到那种即将突破的感觉。

    在思考了一会之后,秦渊决定趁着夜色,到那个精致的庭院外,再吸收一次灵气。

    离开自己住的地方,秦渊轻车熟路的直奔那个精致的庭院。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秦渊来到那庭院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之后,开始修炼起来。

    秦渊闭上眼睛之后,感应到那阵法上的灵气并没有稀薄,可秦渊明明记得白天吸收了一团灵气之后,那阵法明显的稀薄了几分,怎么现在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想了一会之后,秦渊也不管这个问题,开始运转太一真武决。

    随着秦渊运转太一真武决,那些密密麻麻漂浮在秦渊四周的灵气,包括那阵法上的灵气,开始涌向秦渊的身体。

    那些灵气进入到秦渊身体里之后,变成七彩色的灵气,再在秦渊筋脉中循环一圈之后化作一团金色的元气,落入秦渊的丹田之中。

    在那团元气落入秦渊丹田中后,秦渊丹田内的元气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仿佛随时都可以突破一样。

    就在秦渊准备再吸收一次灵气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吓得秦渊也顾不上修炼,赶紧睁开眼睛。

    借着月光,秦渊那精致的庭院此时已经倒塌大半,废墟之中还站着个衣衫不整少女。

    秦渊站在原地傻傻地望着那衣衫不整的少女,只见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

    突然那少女注意到秦渊在望着她,一股怒火涌上心头,瞬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长剑,然后那洁白如玉的小手一挥,就只见那长剑向秦渊的胸口疾驰而去。

    眼看着长剑瞬间就到了自己面前,秦渊几乎是出自下意识的调动丹田内所有的元气凝聚在手掌上,去抵挡那一剑。

    而那少女看到秦渊手上的金光之后,竟忽然收回了长剑,看着秦渊质问道:“大半夜的你在我庭院外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

    本来秦渊已经觉得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可就在关键时刻,没想到那少女居然收回了长剑。

    秦渊深吸一口气,满脸诚恳地说道:“师姐,我只是感觉修炼遇到了瓶颈出来走走,刚走到你这里,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你就要杀我。”

    说完之后,秦渊发现那少女不知何时居然换身了衣服,而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而这时已经有了不少听到那声巨响的弟子好奇地从自己的庭院中走了出来,在看到夏紫嫣之后,更立马来了精神。

    夏紫嫣看着满脸诚恳的秦渊说道:“你确定只是遇到瓶颈出来走走吗?”

    她之所有会在最后关头收剑,并不是因为门规,而是因为看到了浩然正气,相传只有读过万卷书的君子才有可能修炼出浩然正气,所以她才给了秦渊一个解释的机会。

    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看到了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她肯定早就杀了对方了。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遇到瓶颈,然后出来走走。”秦渊举起一只手,指着天空说道。

    说完之后秦渊暗想,自己是遇到瓶颈不假,只不过是特意来你这里突破了。

    “你走吧。”夏紫嫣看着秦渊收起长剑说道。

    秦渊闻言,对着夏紫嫣抱了抱拳,然后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此时剑宗后山那漂浮的阁楼上,清梦遥遥感知着剑宗内发生的一切笑道:“小子,本来老夫还想这等过了一个月之后在劈你的,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发誓,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挑衅老夫吗?”

    随着清梦的声音落下,剑天峰居然凭空出现了一团乌云。

    下一刻,从那乌云中落下一道雷霆,正好劈在刚转过身没走几步的秦渊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