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五十三章:大战前夕
    需要和想不想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沈文不想要魔剑,有又自信能成功度过天劫,估计早就丢下他们,独自一人返回灵界了,还会在这里跟他们耗着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们都比谁都清楚,所以并没有抢夺魔剑的欲望。

    魔剑是一块烫手山芋,就算得到,也不见得能吃的下去,最后落在沈文手中,那又能怎么样呢?

    虽然他们没有想要争夺魔剑的欲望,但沈文却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只要魔剑到手,到时候所有人都要死。

    剑玄峰,太虚真人把玩了一会手中的孤鸾,手掌忽然不再闪烁金色的光芒,恢复到正常状态。

    没了浩然正气的镇压,源源不断的魔气从孤鸾中涌入太虚真人的手臂中。

    刹那间,太虚真人满头白发无风自动,从发根到开始,逐渐变成黑色,还有那身白袍,竟也浮现了许多如墨水点染的痕迹。

    大约一盏茶后,再也没有一丝魔气从孤鸾中散出,而此刻的孤鸾变得更加鲜红灵动,隐约间可以看到一条黑色的巨蟒盘绕在剑身之上。

    那巨蟒两眼通红,信子吞吐间,发出丝丝的响声。

    奇异的是,伴随着巨蟒吞吐信子,孤鸾的剑身也仿佛跟着收缩。

    忽然间,太虚真人白袍上刻画的两仪突然疯狂转动不止,而太虚真人的头发也跟着变回了白色,那染在白袍上墨迹也开始消散。

    没多久,一切就恢复到最初的模样,只不过再也没有滔天的魔气从孤鸾中散出。

    “孩子,以后能修炼到什么境界,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过我却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飞升……”太虚真人手握着孤鸾,看着无涯峰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说完,太虚真人带着孤鸾离开剑玄峰,直奔无涯峰而去。

    前不久突破到凝元八层修为的秦渊,正在洞府内修炼,从赵虎那里得来的小法术。

    突然眼前凭空多了一个人,吓了秦渊一大跳,再看清楚来人以后,赶紧起身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师傅。”

    看到秦渊,太虚真人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想起在凤鸣镇与秦渊生活的那段时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取出一柄剑,交给秦渊说道:“这把龙渊剑你收好,日后为师不在了,你遇到什么危险时,就把它拔出鞘,可保你一次不死。”

    秦渊又不笨,听到太虚真人说这些,还有上一次见面时,告诉自己的那个单向传送阵,现在想起来,就好像是在交代遗言一般。

    想到这里,秦渊眼眶有些湿润,接过太虚真人递过来的龙渊剑,眼泪就再也忍不住地掉了下来:“爷爷!我不想走,我想留在你身边!伺候你一辈子!”

    太虚真人会心一笑说道:“傻孩子,你不去报仇了吗?”

    他相信如果把秦渊留在自己身边,秦渊的确会一直伺候到自己陨落,就像在凤鸣镇的那几年一样。

    也正是因为在凤鸣镇的那几年朝夕相处,这才使得太虚真人改变主意,不去完成自己那个使命。

    “今晚我会送你离开剑宗,他日无论何地再见,你我都是陌生人。”

    说完,也不给秦渊说话的机会,大袖一挥,带着秦渊离开无涯峰。

    秦渊刚打算说话,只觉得眼前一晃,然后眼前一黑,当秦渊的视线恢复正常是,已是身在一个大殿内。

    一眼望去,大殿内至少有五六十人,修为最低的,都是一些金丹期的修士。

    在秦渊眼里,这群人没有什么区别,修为深不可测,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大殿的正中央位置,有一张精美的长桌,和许多玉石做成的太师椅,上面坐着大约十来个人,皆是元婴期修士。

    当太虚真人带着秦渊,身后背着孤鸾出现在大殿之时,近水瞳孔猛的收缩一下,用那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道:“瞬移!”

    瞬移是一种非常玄奥的法术,只有修炼到元婴后期以后,才有资格修炼,但并不是每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都会瞬移,比如近水,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彻底掌握瞬移这门法术,更别说带个人一起瞬移了。

    太虚真人与秦渊出现在大殿内,在场的所有人通通安静了下来,那些金丹期的修士,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让太虚真人走向长桌。

    太虚真人走到长桌,随便找个太师椅做下,而秦渊则站立在太虚真人身后。

    整个大殿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压抑,安静的吓人。

    太虚真人环视众人一圈,率先打破沉默说道:“荒火教、万象门、神武门、九幽宫、弈剑听雨阁……好,人也算是齐全了。”

    “不知前辈所说的十五位元婴后期的神秘修士,究竟是真是假?”赵记看着太虚真人恭敬的说道。

    他可是曾经在太虚真人手下,为了保命,自断了一只手臂,虽然对于修真者来说,只需要花费一些时日就可以恢复,但心理的上的创伤,却是永远不能恢复了。

    在场的其他人,在听到赵记称呼太虚真人前辈时,皆流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他可是和太虚真人一样,都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怎么却称呼太虚真人前辈。

    扫了一眼赵记,太虚真人不温不火地说道:“你若不信,大可现在就带着万象门的人离开。”

    听到太虚真人这话,赵记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前辈言重了,前辈之言,赵记怎敢不信。”

    赵记这般姿态面对太虚真人,最为惊讶的,莫过于近水和李白二人,他们都是元婴后期修为,实在想不通赵记面对太虚真人,为何这般卑微。

    除太虚真人和清梦外,拥有元婴后期修为的就只有四人,分别是已经陨落的神武门的杜天行,还有万象门的赵记,弈剑听雨阁的近水,以及九幽宫的李白。

    坐在太师椅上的近水忽然站起身对太虚真人说道:“早就听先师提起真人的大名,没能和真人切磋一下,一直是他老人家的一个遗憾,不知真人可否不吝赐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