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五十七章:一个条件
    太虚真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去,视线离开棋盘,盯着清梦笑了笑说道:“所以当初我说你不懂,如果你和他一起生活七年,我相信你也会这么做的。”

    “好吧,那这把剑你打算这么处理?难道你想留给秦渊?”清梦扯开话题问道。

    “我打算把它送给近水。”太虚真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听了太虚真人这话,清梦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就是今天与你切磋的那人?”

    太虚真人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

    这么一来,清梦又懵了,本来就已经搞不太懂最近太虚真人的所作所为了,现在更加迷茫了。

    “为什么不把它留给秦渊?”清梦夹着棋子的手悬在半空,看着太虚真人不解地问道。

    “你觉得是你的无相绝踪环厉害,还是这把剑更强?”太虚真人看着清梦反问道。

    提到这个问题,清梦很自然的说道:“当然是我的无相绝踪环更好一些了。”虽然没有见过这把剑的真正威力,但清梦对于自己的本命法宝,还是非常自信的。

    “我也是觉得我的大衍天玄剑要更强一些,所以今日才将近水的本命法宝夹断,以便大战开启之后,赠他孤鸾。”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继续下棋。

    “太虚老头,如果这盘棋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清梦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话。

    太虚真人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便舒展开来,看着清梦会心一笑地说道:“好,我答应你!”

    这两人自从相识以来,对弈无数次,但八成都是太虚真人胜,而且就以现在棋盘上的情况来看,太虚真人已稳稳占据上分,只需要些许的时间,便可取胜。

    听到太虚真人答应下来之后,清梦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但落子的速度却没有变慢,反而比起之前要快上许多。

    两个人你来我往,走了大约二十手棋后,清梦居然已经稳住了劣势,隐约还有些优势。

    太虚真人一只手夹着棋子,另外一只手轻缕胡须,似乎是在考虑下一步该落在哪里。

    这一幕清梦看在眼里,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说道:“太虚老头,没想到我居然翻盘了吧?”

    太虚真人抬起头,看着清梦,一脸鄙视地表情说道:“就是这个棋篓子还想赢我?我只是好奇你会提什么条件,所以才让你几步,现在我已经猜到你在想什么了,你觉得你还有胜算吗?”

    “哈哈...那就要看你肯不肯给机会了。”清梦大笑一声自信地说道。

    大约一盏茶后,太虚真人站起身一挥衣袖,将摆放在桌子上的棋盘收起,看着清梦说道:“这次算你赢了,可以说说你的条件了。”

    “我的条件,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清梦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意说道。

    他很清楚,这盘棋按照刚开始的局面来看,太虚真人不放水的话,自己取胜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而现在自己却赢了,那也就是说太虚真人已经默认自己的这个想法,所以才让自己赢。

    “我哪里能猜的到你的想法,再不说的话,就当你放弃这个机会了。”太虚真人脸上带着疑惑,言语中略有些不甘心,似乎这盘棋并不是他故意要输给清梦,而是大意导致最后输了这盘棋。

    “我说还不行?我要你把秦渊暂时留下来,三日之后再送他离开。”

    “好!我答应你。”太虚真人答应下来之后,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地。

    等到太虚真人走后,清梦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你这老头,就是死要面子,明明你已经默认了,还非得让我说出来。”

    说完同样一步迈出,消失在阁楼中,隐约可以听到些许的雷鸣声响起。

    剑宗,神武门暂时聚集地,一个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些许悲伤,看着杜静说道:“你上次让我调查的那个叫秦渊的小子,我已经查清楚了。”

    听到这话,杜静顿时来了精神,眼睛放着光说道:“他是不是拥有浩然正气?”

    这段时间,杜静早已经在剑宗打听过了,虽然当日发现秦渊身怀浩然正气时,冯良说过不准对外人提起这件事,但架不住门下弟子,经受不住美色的诱惑,在面对杜静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提问,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但浩然正气可是关乎着姐姐的生死,她害怕是当日剑宗长老看走眼,所以才让父亲亲自去调查一番。

    “不管他是不是身怀浩然正气,以后都不要打这个人的主意了。”杜兴平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

    太虚真人与近水那场对战,当时他也在场,更看到了那个女儿让自己调查之人,通过神识一眼就看透秦渊的确是身怀浩然正气,但他可不是神武门能够高攀的起的。

    “为什么!难道你不算管姐姐了吗?”杜静有些激动的对着杜兴平吼道。

    “他与弈剑听雨阁现任阁主有一层很微妙的关系,更是剑宗太虚真人的亲传弟子,这种人不是我们神武门能够招惹的起的,我当然也想救你姐姐,可我不想连你也失去...”

    说完,杜兴平带着一丝悲伤,转身离开房间,没有人看到他眼中流下了一滴眼泪。

    ......

    今日一站,近水的名气算是响彻了整个剑宗,以及其他门派。

    纵然他最后没能取胜,但凭借那一句剑来,已经俘虏了无视年轻弟子们的心,那些丢失了灵器的凝元筑基期弟子们,非但没有伤心,甚至觉得能够把剑借给近水,是自己莫大的荣幸。

    尤其是弈剑听雨阁的弟子,在得知今日万剑齐飞的场面,是自家阁主弄出来的之后,纷纷开始向其他门派的弟子炫耀起来。

    有人开心就有人犯愁,比如秦渊现在就伤感,今天晚上就要离开剑宗了,不知道去往什么地方。

    秦渊和太虚真人一样,对剑宗并没有很深的感情,只是因为要离开太虚真人,还有算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姜宇,所以才不舍。

    就在秦渊决定在临行前,去见姜宇一面,忽然听到一声低沉的雷鸣声。

    下一刻,一个看起来和太虚真人一样,仿佛风一吹就要跌倒的老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那老人一袭白袍,白袍之上画着云纹,云纹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条雷龙游动。

    他是清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