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七十二章:苍焰真魔功
    即便是太虚真人已经不再出手,带给剩下几人的压力同样是无比巨大的,那个苍老的身影坐在哪里,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一般。

    与那几名黑衣修士不同,此时那汇聚在剑宗的各宗各派的修士,内心是无比喜悦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可就在这个关头,近水却突然被击飞,身躯结结实实的撞击在剑玄峰上,喷出一口鲜血。

    此时近水凭借一己之力借来的万把灵器,基本上已经损失殆尽,而他也没有防御类的法宝,刚刚交手起来已是勉强,现在那些黑衣修士看到沈文等人陨落后,一个个发了疯似的攻击,使得近水根本承受不住,败下阵来。

    那人击退近水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迅速加入到另外一场战斗中。

    “小尘,我来助你!”

    与其交战的正是万象门的赵纪,在所有元婴后期修士中,他的实力本来就不算是特别强劲,能拖住一名黑衣修士不落下风,已是勉强,现在又加入进来一个,他哪能敌得过,连忙神识扫过太虚真人,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可看到的却是太虚真人若无旁人的盘坐在地面上打坐。

    “前辈救我!”赵纪咬着牙喊道,同时将修炼了一辈子的龙象决发挥到极致。

    自从那人加入到自己这边的战斗之后,赵纪身上的压力顿时倍增,随时有陨落的可能。

    反观太虚真人已经若无旁人的盘坐在地面上,可实际上此时他的神识正在与近水沟通。

    “真人确定要将这孤鸾交与近某?”

    这时近水已经落在地面上,看着太虚真人有些不敢相信的传音道,言语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同时飞快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丹药吞下。

    盘坐在地面上的太虚真人缓缓睁开眼睛,站起身望向远处的近水传音道:“此剑的利弊我已与你交代清楚,如果你不想要,老夫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要!只是近某想不明白,为何真人不将此剑交与你那个徒弟,反而是交给我这么个外人。”这是近水心中觉得最难以置信的地方。

    如果太虚真人所言是真的,这群黑衣修士是上界下来的,目的只是为了他身后背着的那把名叫孤鸾的剑,那么此剑定然非凡,就算太虚真人不要,也会交给秦渊,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头上。

    “这些你就不要过问了,接剑吧!”说完,太虚真人肩膀一动,身后背着的孤鸾闪烁着红芒飞出,直奔近水而去。

    “真人大恩大德,近某没齿难忘,若近某辜负了真人的期望,没能降服此剑内的魔气,还请真人务必将近某斩去。”近水弯下腰对太虚真人鞠了一躬,郑重地说道。

    说完之后便大笑一声飞了出去,一把将飞在天空中的孤鸾握在手中,同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洒在孤鸾剑身之上。

    得到鲜血灌注的孤鸾,一时间红芒大作,剑身之中那条盘着的黑蟒,额头上竟生出两角,隐约有化龙的趋势。

    下一刻,整个孤鸾剑身开始轰鸣,发出刺耳的呜呜声,随后近水只觉得手中的突然变得炙热无比,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得到自由的孤鸾一瞬间冲向云霄,然后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冲刺而下,直奔近水而去。

    也不知道近水哪来的勇气,此刻的他无所畏惧,咆哮一声,脚一跺竟迎着孤鸾冲了上去。

    轰的一声,孤鸾直接洞穿了近水的右手臂,进入到近水体内,顿时近水面色煞白,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不过奇异的是居然没有一滴血流出。

    此时若脱掉近水的上衣,就可以看到他手臂的多出了一个奇异的黑色纹身。

    忽然近水两只眼睛变得猩红无比,一股煞气从背后生出,右手中忽现一把黑色的长剑。

    此剑与刺入近水体内的孤鸾一模一样,只是颜色变成了神秘的黑色,带着一股沧桑的气息再次出现。

    当近水握住孤鸾剑时,正好听到赵纪的一声惨叫,神识一扫而去,方才看到赵纪已经陨落在那两名黑衣修士之手。

    两人联手击杀了赵纪之后,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直接选择遁走。

    “现在想走,会不会迟了点?”近水口中喃喃道。

    刚刚若不是因为前些日子,自己法宝毁在太虚真人手中,那岂是自己的对手,又怎么可能将自己击在剑玄峰之上。

    看着两人飞速离去的遁光,近水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身上黑光流转,纵身化身为一道黑光冲天而去。

    转眼间,黑虹到了黑袍人附近,光华一敛。近水双手倒背的站在那里,面上毫无表情。

    那两名黑衣修士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停下遁光,目光闪动,见追上来的只是近水,而非太虚真人,双目渐渐冰寒起来,眼珠也开始由黑变绿,显得妖异之极。

    “手下败将,也敢追上来送死?”

    “大哥,现在时间紧迫,莫要跟他多说废话,一起出手灭了他!”旁边那黑衣修士声音嘶哑的说道,同时身上黑气一下暴涨,其身影在黑气中若有若无起来。

    “我可没有时间跟你磨蹭什么,去死吧!”那黑衣修士在黑气中一阵阴笑,双手一掐诀,体形一下暴涨倍许,一下由看似普通身材的常人,变成了一个身高两丈地巨汉。

    虽然因为阴气的阻挡看不甚清楚,但衣衫被撑破的黑袍人。隐隐头生双角,口吐獠牙。

    看着那黑衣修士巨汉青面獠牙的模样,近水心中一阵无语,似乎这群修士所修功法都差不多,就连秘术也相差无几。

    如那黑衣修士所言,他并不打算跟近水磨蹭什么,其大手在黑气猛然一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奔近水飞射而来,等其一出黑气后,黑光一闪却凭空消失了。

    见此情形,近水脸色一沉,身形蓦然向后倒射数丈。

    与此同时,在其原来站立之处一只碧绿的巨大鬼爪,忽然浮现,并一抓而过。结果自然一落而空。

    “咦!”黑衣修士见一击落空,意外的轻咦出声。

    “此剑果然非凡,在此剑的加持下,我的速度提升足足有一大截,就不知威力如何了。”近水伸出左手抚摸着手中的孤鸾,凝望着那只魔手,淡淡的说道。

    一听近水此言,黑气中的黑衣修士身形一滞,他自然想到近水已经得到了孤鸾,冷冷盯着近水默不做声起来了。

    但就在这时,近水眉头轻轻一皱,身形一晃之下自行斜移了数丈去,结果又一只绿手,从其站立处下方无声无息地一捞而过。

    这一下黑气中的黑衣修士再也沉不住气了,开口说道:“你能接二连三的躲过我阴魔爪的攻击,莫非你神识已达到化神之境?”

    “自然如此,否则在下怎么能如此轻易的躲过阁下的攻击。”近水轻笑回答道。

    这番话他自然不信,若真是如此,刚刚他怎么可能会被大哥击败。

    “就算你神识真的达到化神之境又能如何,在我苍焰真魔功十层威力下,你能接我几招?”那黑衣修士冷冷的说道,并不打算再说下去地样子,突然仰首厉啸起来。

    顿时啸声尖锐刺耳,仿佛能洞金裂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