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八十五章:斩杀
    “这这是火弹术?”

    眼看着那飞射而来的巨大火球,秦渊一怔,有些震惊的自言自语道。

    他倒不是因为害怕这火弹术的威力,而是震惊居然有人可以将法术这么运用,着实让秦渊大开了眼界。

    不过秦渊震惊归震惊,当然不会傻愣愣的站着,等着那巨大的火弹术击在自己身上。瞬间一掐诀,身后立马凭空浮现出五六十根拇指粗细的冰柱,正是秦渊费了足足三个月时间才掌握的凝冰术。

    这些冰柱方一出现,四周的空气温度骤然降低,随后秦渊单手一指那巨大火球轻声说道:“去!”

    刹那间,五六十根冰柱从秦渊身后争先恐后的飞射出去,疾风骤雨一样的密密麻麻撞上那巨大的火球。再读中文网,更新最快。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震耳的爆裂声,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起初或许因为属性相克的缘故,秦渊所放出的冰柱远不是那火球的对手。

    不过好在秦渊放出的冰柱数量众多,依靠数量上的优势让那个巨大的火弹术,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下的二三十根冰柱在秦渊的指挥下,则是对着那刀疤男子激射而去。

    趁着那刀疤男子准备防御这一波攻势的时机,秦渊身形急忙往前靠了一点。另外一个他所倚仗的法术金刚指,与对手的距离越进,命中的可能性越高。

    但如果当日剑宗大战时,秦渊目睹了太虚真人释放金刚指的过程,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玄天三指中的法术,本来根本就不是凝元期修士可以染指。这个法术原本会在秦渊进阶到金丹期才会在其脑海中浮现出来,所以也不能怪秦渊无法随心所欲的掌控金刚指的力量。

    不过即便如此,这金刚指的威力还是非常巨大的。这一点秦渊是深有体会,自打他学会这个法术,一共在对战中使用过三次,每一次的效果都没有让秦渊失望。

    所以当秦渊与那修士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时,秦渊猛然抬起右手一点,顿时一团耀眼的金光从手指之中飞射而出,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可怜那名刀疤男子的同伴,到现在还沉寂在凝冰术带来的震撼之中。秦渊就把矛头指向了自己。

    这两人常年靠着杀人越货为生,反应速度也是快的惊人。见到一团金光对着自己射来,瞬间体表就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元气护盾,同时单手一扬,一件鹾醵芘埔谎亩鳎究粘鱿衷诹松砬啊?br />

    结果那道耀眼的金光直接打在了上面,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震的躲在盾牌后的那名修士,耳朵嗡嗡作响。

    就当他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时,那块黑乎乎的盾牌似乎因为超出能够承受的极限,爆裂开了。

    同时那道耀眼的金光直接击在元气护盾上。

    别说是元气护盾了,就是那块黑乎乎的盾牌都没能承受住金刚指的威能,所以那道耀眼的金光,没有丝毫停顿就直接击在那名男子身上。

    顿时那道耀眼的金光化作一个巨大的手掌,将那名男子紧紧地握在手中,狠狠的攥了下去。

    这时那名刀疤男子成功的抵御了秦渊凝冰术的一波攻势,不过看到同伴现在的模样,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眼前这个小子明明只是凝元十层,修为还没有自己高,就算拥有上品灵器实力可能会强上那么一些,也不至于这么离谱。

    这种情形让那名刀疤男子心惊的同时,不由得暗骂了一声废物,心中也产生了几分退意。

    由于先前那名男子放出的那块黑乎乎的盾牌,消耗掉金刚指大部分的能量,所以这一次金刚指并没有让秦渊如愿以偿的将对方直接斩杀。

    不过那名男子此时也是狼狈不堪,浑身上下血淋淋的,瞪大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秦渊,要准备出手将秦渊拿下。

    已经将此人打成重伤,秦渊当然不可能给他机会缓过劲来。手一抬,一柄幽蓝色的长剑散发着淡淡的寒芒凭空而现,毫不客气的对着那人迎头就是一斩。

    这一幕可将那人吓得魂飞魄散,防御类的灵器本来就少,唯一的一件盾牌,刚刚也已经爆裂,现在眼看着那秦渊的长剑劈来,只能下意识的身形一侧,想要躲闪开这致命的一击。

    不过秦渊似乎早就预料到对方会躲闪,长剑突然的改劈为削,从其腰部轻轻一擦而过,随后一闪即逝回到秦渊手中。

    结果那名男子就横尸当场,鲜血从其腰间喷出足足有一丈来高,场面甚是血腥。

    这一刻那名面带刀疤的男子已经看呆了,虽然说他们两个人经常做那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这种血腥的场面也是很少见。

    如果说刚刚他心里只是有几分退意,那么现在则完全是没有与秦渊一战的勇气。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逃!有多逃多远!

    想到这里,那面带刀疤的男子随即召出一件灵器,想起御器飞走。

    这倒让秦渊一怔,本来他以为杀了这么男子之后,他肯定要跟自己拼命,没想这就要准备逃跑。

    “想走?”

    秦渊冷笑一声,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在天空略一盘旋之后,落在秦渊脚下,御器追了上去。

    本来按照道理来说,那面带刀疤的男子修为比秦渊要高上那么一点,秦渊是追不上他的。但奈何他的灵器只是一件中品灵器,飞行的速度自然不能和上品灵器相提并论。

    所以没过多长时间就被秦渊追上,他心中早已没有与秦渊一战的勇气,动起手来也都是在想着如何脱身,这么一来到让秦渊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斩下对方头颅。

    “我们本无仇,可你们今日非要置我于死地,倒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

    秦渊看着那刀疤男子倒下的尸体,脸上有一些无奈的摇头自语道。

    他很清楚,如果今日落败的是自己,对方也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不管怎么说,大胜的感觉秦渊心里还是很愉快的,不过同时也感到有些纳闷。

    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把目标盯上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面生么?

    秦渊想着这个问题,同时将那刀疤男子的储物袋拿了过来,然后丢了一个火弹术上去,将尸体焚烧的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之后,秦渊御器回到刚刚战斗的地方,将那名被自己拦腰截断的修士储物袋也纳入自己囊中,丢了一个火弹术。

    “呵呵不错!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不知道小友是那派的弟子?”

    就在秦渊准备御器离开这里返回澜天城时,一个听起来比较沧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