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九十九章:大会结束
    自从第三声钟声落下之后,一路上秦渊看到许多内门弟子,各个神情激动万分地御器往同一个方向飞遁,一个个皆一副争先恐后的模样。

    除此之外,秦渊还看到几名身穿白袍的青年,虽然他们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激动万分的神色,但遁速也丝毫不慢,皆在全力的飞遁。

    “别想那些没用的了,这种紫袍讲道的机会可不多见,你不必等我,跟着他们一起飞遁就可以了。”

    正当秦渊疑惑这些怎么了的同时,耳边忽然想起白天华的传音。

    可听完白天华这番话之后,秦渊非但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更加一头雾水了,什么紫袍讲道?

    飞行在前方的白天华见秦渊迟迟没有行动,忍不住继续传音道:“虽然每隔半年都会有长老讲道一次,但那些负责讲道的长老,大多都是一些白袍长老,极少遇到现在这种紫袍讲道的事情。”

    又听了白天华解释了一堆,秦渊依旧是一头雾水,怎么又蹦出来个白袍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讲道也有什么区别不成吗?

    见秦渊还是没有行动,白天华无奈地叹息一声,他倒是想快些赶到讲道广场,但奈何自己修为遁速有限,反观秦渊明明可以先行一步,却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又过了一会,秦渊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广场,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广场同时足足可以容下上万人而不觉得拥挤。在广场的正中央位置,有一个高约几十丈的高台,在那高台之上有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打造的白色莲花。

    莲花之上坐着一名面貌和蔼可亲的紫袍老者,此时老者正坐在莲花之上闭目养神。

    出乎秦渊意料的是,那些首先到达广场上的弟子,并没有因为争夺好位置而发生混乱,一切都井然有序,不慌不忙的进行中。

    片刻之后,秦渊跟白天华也达到广场,两人同时遁光一敛,降落在下方广场之上,他们两个人来的还不算很晚,广场之上还没有人满为患,找了个比较靠近高台的位置之后,秦渊与白天华一同坐下,等待着讲道的开始。

    在等待的过程中,白天华详细的跟秦渊讲述了一遍讲道时需要注意细节,以及紫袍讲道与白袍讲道的区别。

    众所周知玄天宗是一个以炼器而闻名的宗门,门下弟子数万,门规森严。

    玄天宗对于内门弟子的要求,并不像其他宗门那样苛刻,只需要熟练掌握几个基本的禁制,一般都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玄天宗内门弟子的身边放在外界并不是很值钱,但如果你是白袍弟子,那地位可就不一样了。

    能够成为白袍弟子的人,都是些在内门之中炼器术出类拔萃之辈,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方式。

    其次想要成为玄天宗的长老,首先第一个要求就是拥有白袍身份,否则就算修为达到金丹期,也不可能拥有长老的身份。

    而在白袍之上就是紫袍了,由于白天华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对于紫袍的是事情,了解也不是很多,只知道想要获取紫袍的身份,堪比登天。

    正因为如此,每一次紫袍讲道,基本上所有的内门弟子都会参加,从中学习一些关于炼器的经验。

    听完白天华的介绍,秦渊大致上算是懂了一些。忍不住的望了一眼静坐在高台上莲花中的老者,心中隐隐期待讲道的开始。

    时间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一会,此时陆续又赶过来许多内门弟子,这时候白天华用手臂轻轻的碰了下秦渊说道:“看到那个穿着白袍的青年没有?”

    顺着白天华的目光望去,秦渊果然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青年。那青年看起来大约二十多岁,长得是一脸的凶神恶煞,颇有几分强盗的感觉。

    “他叫任良,是梁长老其中一名弟子,此人性格极其暴躁,你可千万不要招惹他!”白天华望着坐在对面的任良,小声地对身边的秦渊说道。

    秦渊点了头并没有说些什么,任良给他的感觉活生生就是一个强盗,就算白天华不说,秦渊也不会闲得无聊去招惹这种人。

    “咚……!”

    就当白天华还想对秦渊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想起一声钟声,那些原本还在交头接耳交谈的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用说秦渊也可以猜到,八成是讲道开始了。

    随着这一声钟声落下,原本坐在高台上莲花中的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扫视了广场一圈开口说道:“本次讲道大会正式开始!在我讲道的过程中,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等讲道结束之后提问,不要在讲道的过程中提问,影响讲道的进度。”

    老者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楚地落在下方广场中每一个人的耳中,声音不高不低不急不缓,就好像坐在对面与你交谈一般。

    至此讲道大会算是正式开始了,所有人全都仰着头,全神贯注的望着高台上的老者。

    出乎秦渊意料的是,老者并没有一开始就讲述那些比较高深的东西,而是从最基本的炼器材料开始讲起,之后便是一些最基本的禁制。

    一名紫袍长老的讲道,对于任何一名内门弟子来说,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哪怕是从原本根本不屑一顾的最低阶开始,也没有人愿意会放过一句的。

    有时讲道兴起之时,老者甚至还亲自演示一遍布置禁制的过程与手法,让这些在广场上的内门弟子受益匪浅。尤其是秦渊这种刚拜入玄天宗半年多的,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炼器与禁制,现在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再加上老者是从最基本的炼器材料开始讲起,所以秦渊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数个时辰后,老者的讲道声一下嘎然而止。

    一些正听得如醉如痴的内门弟子们顿时一惊,不少人当场从顿悟境界中回过神了,但目光皆带着些许的迷茫。

    又过了片刻之后,老者淡淡的话语又在众人耳边响起。

    “今日讲道大会到此结束,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如还有什么不太清楚的地方,现在可以提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