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一百一十九章:斩元婴 中
    与此同时云墨月大吸一口凉气,惶恐地望着秦渊,心想这家伙居然拥有一件传承之宝,还好自己当初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要不然一个大意,很有可能就丧命在这传承之宝之下。

    秦渊悬空而立,左手死死的扣住龙渊剑,同时右手抓在龙渊剑的剑柄之上,表情沉重地望着对面的杜兴平与云墨月两人。

    片刻之后秦渊脸上表情一凝,随后一声大喝,紧接着猛的将龙渊剑从剑鞘之中拔了出来。

    刹那间以秦渊所在的位置为中心,整个玄天宗所有的天地灵气疯狂地往这边汇聚而来,就连天地也为之变色。

    正负责主持白袍试炼的梁苍海与方歌见到见到这一幕不禁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同时强大的神识从识海之中散出,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同一时间玄天宗某处大殿之内,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觉察到天空中的异样之后,瞬间化作一道惊鸿,直奔秦渊等人的位置而去。

    此时此刻杜兴平望着天空中的异象,心中居然出现了一丝害怕,看着惊天动地的架势,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承受住这致命的一击。

    想到这里杜兴平不再犹豫什么,决定要先发制人,一张口从口中吐出一件寸许长大小的小剑,这小剑散发着耀眼的红光,在空中略微一个盘旋之后,迎风便涨,眨眼睛的功夫已有数十丈大小。

    “斩!”

    随着杜兴平一声低沉的怒喝声,天空中的那柄散发着耀眼红芒的巨剑朝着秦渊所在的位置当头斩下,巨剑尚未真的落下,四周的空气便已经发出了阵阵的爆裂之声。

    秦渊见此情景心中一惊,只希望这龙渊剑千万不要让自己失望,能够接下这一招。

    顷刻间的功夫过后,那巨剑带着无尽的气势已经来到秦渊头顶上方,此时此刻站在秦渊的位置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巨剑上铭刻的一些神秘符文。

    而就在这个时候,杜兴平面色忽然一沉,因为他觉察到自己居然无法再继续操控本命法宝前进一步,在那片区域中存在这某种神秘的禁制一般。

    正当杜兴平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天空之中忽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

    这老头身穿一身白袍,看起来似乎弱不禁风,可偏偏给人的感觉却威严无比,在那白袍之上存在着许多金色的云纹图案。

    在这老人现身的一瞬间,杜兴平双眼之中充满了惶恐的神色,他做梦也想不到本应该已经飞升了的太虚真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不对!这不是太虚真人!”

    很快杜兴平便觉察到一丝不对劲,眼前的太虚真人不过只是一道虚影而已,并非实物。

    可即便如此杜兴平也丝毫再战下去的勇气,此时的他满脑子只想着该如何脱身,可下一刻杜兴平却惊讶的发现四周空气之中存在这一股巨大的压力,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师傅!”

    在看到太虚真人的一瞬间,秦渊的眼角瞬间就湿润了,在他心中有很多很多话想要问他,同时也有很多委屈想要找他倾诉。

    虽说那天空之中的太虚真人不过一道虚影而已,当他听到秦渊所喊的那声师傅之后,竟然回过头望向秦渊,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紧接着太虚真人不急不缓地伸出右手,秦渊手中的龙渊剑顿时颤抖不已,同时发出阵阵的轰鸣之声。

    下一刻秦渊手中的龙渊剑消失不见,再看太虚真人手中已经不知何时将龙渊剑握在了手中。

    此时此刻受到天空中异象的吸引,梁苍海等高阶修士纷纷朝着秦渊这边赶来,以及那些前来观礼的修士也朝着这边赶来,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太虚真人出现的这一幕。

    而就在太虚真人手握住龙渊剑的一瞬间,天空顿时为之暗淡了下来。

    刹那间,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惶惶中,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龙鸣响彻天地,却又闻一声如同出自凤鸣直冲九霄!

    一炽黄一幽蓝,两道急光顿时破土而出直奔太虚真人手中的龙渊剑而去,世间万物放佛慑与这两股神威,这片区域的天地灵气,变得沉寂无比。

    这一刻放佛只有这一黄一蓝从远古长存至今。

    在这片区域之中,在场的所有人只觉得四周存在着一股莫大的压力,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炙黄如龙,犹如炎炎烈日,焰耀九天。

    幽蓝之凤,形似皓月当空,寒射斗牛。

    一龙一凤在这片区域中交缠不休,就在这交缠中可以看到一道鲜明的界限将黄蓝二色分开。

    突然!那龙鸣与风吟声统统消失了,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再次归为沉寂。

    就在众人准备喘口气之时,一股冲天之气,拔地而起,向着无边无际的天空蔓延而去。

    再也没有谁胆敢抬起头观望这一幕,因为他们已经被这无尽的气势慑服。

    此时天空中一黄一蓝两道极光融入到龙渊剑之中,使得龙渊剑发生了质变,一面灼黄,一面幽蓝,一面阳炎无比,犹如咆哮之龙,一面阴寒至极,酷似激鸣之凤。

    此时此刻的龙渊剑已然已经变成了太虚真人的本命法宝——大衍天玄剑!

    后来赶到这里的灰袍老者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他的身份是玄天宗的太上长老,同时也是玄天宗唯一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

    本来杜兴平心中想着让秦渊多催动几次这传承之宝,到时候等这传承之宝威力下降之后,再出手抓住秦渊,不过现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杜兴平才恍然明白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别说多催动几次了,就眼前现在的情况,杜兴平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挡住接下来太虚真人的一击,现在的他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可奈何现在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虚真人缓缓地挥动手中的大衍天玄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